核心提示:如果让民众更多地参与政治决策对经济发展和中国的国家利益有利,中国领导人就准备这么做,否则,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让子弹射向失控了的政治参与热情,正如他们在1989年6月4日所做的那样。西方的领导人失去了这种能力,因而西方的民主制度将掉下悬崖。

原文:Why China’s Political Model Is Superior
发表:2012年2月16日
作者:李世默(ERIC X. LI)上海的风投家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

本周,奥巴马政府正在招待中国的国家副主席兼继承人习近平。世界上最强大的选举民主国家和世界最大的一党制国家在两国都处于政治过渡的时刻会晤。

许多人都把这两个大国之间的竞争说成是民主和专制之间的冲突。但这是错误的。美国和中国以根本不同的方式看待自己的政治制度:美国认为民主政府本身就是目的,而中国则认为,其目前的政府形式,或任何政治制度,仅仅是一种实现更大的国家目标的手段而已。

在人类治理的跨越几千年的历史上,有过两次民主的重要实验。首先是雅典,历时一个半世纪,第二个是现代西方。若把民主定义为每个公民一票,则美国的民主只有92岁。实际操作则更是只有47年历史(如果从1965年的投票权法案算起的话)——与中国的大多数朝代相比,要短暂得多。

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大胆地宣称,他们已经为全人类发现了理想的政治制度,它的成功永远得到了保障?

答案就在当前的民主实验的源头。它以欧洲的启蒙运动为开端。有两个基本的理念构成了其核心:个人是理性的,以及个人被赋予不可剥夺的权利。这两个信念为现代性的世俗信仰奠定了基础。而这种信仰的最终的政治表现是民主。

在其初期,政治治理的民主思想促进了工业革命,迎来了西方世界的空前的经济繁荣和军事强大时期。然而,在最初期,领导这场运动的人们当中有一些就意识到在这个实验中嵌入的致命的缺陷,并试图加以遏制。

美国联邦党人阐明,他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共和国,而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并设计了种种手段来限制民意。但是,就像在任何宗教中一样,信仰超越了规则。

政治专营权范围的扩大,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越来越多的决策。正如美国人所说:”加州就是未来。”而这种未来就意味着无尽的公投、瘫痪和破产。

在古希腊雅典,不断提高的民众参政程度的结果是以煽动来统治。在今天的美国,现在钱是蛊惑人心的伟大推动者。正如诺贝尔获奖经济学家A·迈克尔·斯彭斯(A. Michael Spence)所说,美国已经从”每个有产者一票、每个男人一票、每人一票向一美元一票发展。”用任何标准来衡量,美国都是一个名存实亡的宪法共和国。选出的代表没有自己的思想,在寻求当选连任时,他们只不过是对公共舆论进行回应,并无恒久的理念。在特殊利益集团的操纵下,人们投票支持不断降低的税收和不断增加的政府开支,有时甚至是支持带来自我毁灭的战争。

因此,西方与中国目前的竞争并不是民主和专制的对峙,而是两种根本不同的政治观的冲突。现代西方把民主和人权视为人类发展的顶峰。这种信念以一种绝对信仰为前提。

中国所走的道路则不同。如果让民众更多地参与政治决策对经济发展和中国的国家利益有利,中国领导人就准备这样做,就像他们在过去10年中所做的那样。

然而,如果国家的情况和需要改变,中国领导人就会毫不犹豫地削减这些自由。 20世纪80年代是扩大群众参与国家政治的时代,帮助人们从破坏性的文革的思想桎梏中解放出来。但它走得太远,因而导致了天安门广场的大规模叛乱。

这场起义于1989年6月4日被果断地镇压了。中华民族为这起暴力事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如果不这样做,后果本来会糟糕得多。

由此形成的稳定开创了中国经济增长和繁荣的世代,从而推动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看法的根本区别在于,政治权利被认为是上帝赐予的,因此是绝对的呢,还是应被视为可以根据国家的需要和国情来加以谈判的特权。

西方似乎越来越无力减少民主,甚至在它的生存全赖于这种转变的时候也无法办到。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的美国类似于昔日的苏联,因为当年,苏联也认为自己的政治制度就是最终目的。

历史对美国的道路给出的预兆不祥。事实上,基于信仰的思想傲慢可能很快就会让民主制度坠下悬崖。

相关阅读: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这里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