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宰贤 | 我们如何能解决中韩渔业纷争

2012年02月06日 08:25:51

  去年12月,中国渔民刺死韩国海警事件掀起了轩然大波。当时中国和韩国对该事件的反应远远超过我的想象。日前,有一则新闻又引起了中国网友的强烈反应。据《环球时报》1月31日报道,1月17日下午3点左右,隶属于浙江省温岭市钓浜渔场的“浙台渔运32066”号渔船在济州岛以南韩国“专属经济海域”内缘遭到韩国海警稽查。据该报道称,韩方执法人员在没有鸣笛或发出停船警告的情况下强行登船,并对船上包括船长在内的13名中国船员进行野蛮毒打,导致3名船员当场昏迷。
 
   这则新闻立即引起了中国网友对韩国海警的强烈不满。紧随其后,多家中国媒体报道此新闻。对此,韩国政府有关人士已经向环球网回应并否认韩国海警打人等暴力执法行为。接着,韩国驻华大使馆于2月3日向中国多家新闻媒体发送邮件,称《环球时报》的报道并不属实。根据韩国驻华使馆称,济州海警3002执法舰发现“浙台渔运32066”号渔船后,为进行检查通过鸣笛等方法发出了3次停船信号,随后再次发出了停船命令,但该船仍然不理会并逃走。6名海警登船后数次命令停船,船员集结到驾驶室彰显威力并进行抵抗,在制服船员的过程中,双方都发生了负伤的情况(海警2名,中国船员3名)。
 
   关于这件事件的真相,韩国有关部门必须进行彻底的调查。不过,令我更加担心的是,中韩渔业纷争已经进入了常态化的阶段。如果我们没有根本性地解决此问题,它有可能像中韩文化之争那样继续影响两国民间之间的感情。正因为如此,相比揭开该事件的真相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中韩渔业纷争不断发生的前因后果,以及找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叶韩国与日本就有过类似的问题。那时韩国渔民扮演了当今中国渔民的角色。一些韩国渔船时常去日本北海道、岛根附近海域进行非法捕捞,并且他们捕捞得非常彻底,最终导致日本渔民的强烈不满。此后,这些渔船经常被日本海警截获。那么,当时这些韩国渔船为什么冒被截获的险去日本海域进行捕捞呢?因为,韩国海域没有鱼!韩国渔民的滥捕滥捞导致韩国近海渔业资源枯竭,他们最终只能去日本海域进行非法捕捞。直到韩国与日本签订《韩日渔业协定》,此情况才开始改善。
 
   韩国政府斥资6万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340亿元),指导韩国渔业从“捕捞渔业”转变到“养殖渔业”。这也是世界渔业发展的主要趋势。当时韩国政府禁止非法捕捞,甚至整顿了制造非法渔网的公司,因为网纱细小,幼鱼也难逃噩运。韩国有关部门在近海还投下了大量的人工鱼礁。当然受到经济损失的渔民表示了强烈不满,对此韩国政府也采用了软硬兼施的方式,通过给予渔民补贴减少渔船数量。后来经过几年的努力,韩国近海海域幼鱼的生存率开始上升,渔业资源显现出恢复的迹象。这样一来,韩国渔民就没必要去日本海域进行捕捞,与日本的非法捕捞问题也自然解决了。
 
   中国渔业人口高达约3000万人,渔船总数达到近100万艘,是世界第一渔业大国。如此庞大的中国渔业的滥捕滥捞使得中国近海海域的渔业资源早已枯竭,这迫使很多中国渔船到韩国专属经济海域进行捕捞。根据《中韩渔业协定》规定的配额,2012年1650艘中国渔船可以到韩国专属经济海域捕捞,捕捞量为6.25万吨。然而,韩国相关专家们估测,大致1万艘中国渔船会在该海域进行捕捞。对他们来言,到韩国专属经济海域捕捞也许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我看来,解决中韩渔业纷争的最好办法是恢复中国近海的渔业资源。为此,中韩两国应当加强渔业的合作,如此中国可以借鉴韩国恢复渔业资源的经验。具体而言,第一中韩两国可以探讨一起推进“放生幼鱼”计划。韩国仁川市于2010年将包括梭子蟹、黄花鱼等1770万幼鱼放生在黄海,不难想象中国渔民将会享受这一措施的部分成果。第二,养殖方面的合作。韩国在紫菜、鲍鱼养殖方面比中国具有优势,中国则在海参、扇贝养殖具有丰富的经验,我相信中韩两国都会得益于养殖的交流及合作。此外,韩国最近开始养殖黄海的主要鱼种黄花鱼。现在黄海的黄花鱼产量每年在减少,如果中国能够大幅养殖黄花鱼,可以减轻中国渔民的担子。为中韩渔业合作的常态化,中韩两国不妨考虑共同设立“中韩渔业基金”。
 
   解决中韩渔业纷争的唯一途径是恢复中国近海的渔业资源。更为重要的是,这也是中国渔民的处境得到改善的最有效途径。
 
   2012.2.6 发于南方都市报 见报有删减
   微博 http://weibo.com/jinzaixian

上一篇: 透过“道与术”了解中国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5日, 7:2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