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 | 与朋友的通讯

1.朋友来信

读了你和易中天的文章后有一个感觉,就是都回避了对“人造韩寒”的质疑,而从另一个角度去引申,即肯定韩寒的出现对社会的功效。我的看法是如果他本身就是另一个“梁效”或“螺丝鼎”,一个代笔(或集团)的产物,那根本谈不上什么“叛逆者”、“思想者”和什么价值观,而整个一个经过预谋、包装的玩偶。在博取了巨大利益之后,“社会良心”不过是他的副产品。用沙子堆起来的灯塔或许在一段时间也可以指引过往的航船,但最终是要坍塌的,或许会造成更大的海难。

你是专业作家,应该知道写作是一项艰苦的工作,需要有大量的书本知识、生活的阅历、长期细致的观察、缜密的思维作为积淀。当然天赋很重要,如果没有上述的积淀,很难相信天 ……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17日, 7:24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