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孔庆东在炮轰香港人是狗引发部分港人对大陆民众的仇视之后,近日又有一段他破口大骂新加坡人的视频被曝光。官方经常宣传要对待香港、台湾不能搞分裂,但孔庆东的行为就是在搞分裂。

近日,在第一视频网的节目中,主持人问孔庆东,怎样看中宣部针对新加坡记者提问“唱红歌与意识形态向左或向右转是否有关?”的回答,孔庆东首先肯定了中宣部的回答,随后即破口开骂这位记者,并把矛头指向了新加坡人。其实,提倡唱红歌就是为了鼓吹意识形态向左转,而新加坡记者提出的推广“唱红”是不是表示中国的意识形态有点往回走的观点,也代表了中国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观点。从的意识形态出发,从“维稳”出发,一旦有些人提出反调的时候,孔庆东就破口大骂。孔庆东除了骂过香港人、新加坡人,也曾骂过台湾人。

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公开谩骂“香港人是狗”的言论,激起香港人强烈反弹。继“万人围堵中联办”行动之后,香港网民号召10万人“反蝗虫”行动。大陆极左网民则发起抵制香港旅游,骂战逐渐升温,两地矛盾日益激化。

由于网上盛传有大批内地人计划集体在香港火车上饮食,公然践踏香港法律,香港网民为此已准备“捕蝗大计还击。而香港最具人气之一的聊天网站《香港高登讨论区》的网民,在5天之内已筹得10万元港币,登报发表声明,要求政府堵截大陆“双非人”到港分娩从而取得香港居留权的漏洞。香港资深媒体人蔡淑芳表示,如果从人道的立场和我们个人的想法,是从来不想有这种矛盾和分裂的。大家同样都是中国人。

香港自由党126日已给北京大学发信批评孔庆东言论,挑起中、港纷争,要求孔庆东收回言论及公开道歉。而香港地铁骂战男出面澄清:我是在地铁(其实那是从红磡到罗湖的火车)上劝止国内乘客吃东西掉地上的那位香港男子,看到引起那么大的争议,和引起那么多误会,借这里和大家澄清几点——

1,我在网上也有详细描述:事缘当天与女友在红磡站上车,上车后近我的两排位都坐满人,一边一个大人三个小孩,一边即是三个大人以及他们的行李。后来看到那个妈妈把一包童星点心面倒进她旁的小孩手中,而另外两个女孩则有一个拿着糖包。及后双手捧着一堆点心面的小孩不小心将一些洒到身上及地上。看到这个程况,我便以我有限的普通话,指着不准饮食的牌向他们说:不好意思,这里不能吃东西。之后……换来一轮呼叫。那妈妈说只是小孩子吃,以及正在收起,问我为何要多事……我向她说刚才我都有见你放进自己口中,你也有吃……其实说了几句我都知会没有结果。这时他们对面的友伴边笑边出声讥讽,他们说普通话得真是很差!我很火用广东和她们说:我是说的差!这里是香港人的地方,你和我讲广东话啊。他们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继续讥讽我,这时有位见义勇为的男仕出声:收声吧! 很吵呀!继续吃好不好?自己做错事还要吵,需要叫职员来吗?那些人还继续在吵,男仕在旺角东站按着车门,等职员过来。而我亦第一时间下车向职员挥手叫他们过来。之后的你们在片段里看到了。

2,那句“佢地D大陆人系咁(他们大陆人就是这样)”,指的是那几个在车厢里高声叫骂的人,特别是那个那个黄外套女子。在第二片段中248秒,黄外套女高声的MLGB你,当时还没全懂她的意思,但也知道是骂娘的话,所以说“佢地D大陆人系咁”,指和他们(地铁车厢那几个)讲道是没用的。但只单是从片段来看,也确实可能引起误会和骂战,所以在其它人把片段放到网上后,我马上就在我的面书上为这句澄清并致歉。2012/1/17:及我无意冒犯大陆人仕,至于我那句:大陆人系咁,如果对各位做成不便我在此致歉。这次是个别事件,我不想引起甚么反甚么的情绪,谢谢!

3,“二十几个香港人围攻吃食物小孩”。很有趣的说法,车上出声的香港人,有我,女友,见义勇为的香港男人,职员;剩下的十几个香港人不知道那里冒出来的。“围攻小孩”,小孩有错都是家长没教育的错,这个道理还有人不懂吗?我们从头到尾都是和小孩的家长在说话,骂小孩你们是从哪里看到的?至于说会为小孩心里留下阴影,言重了,第二片段52秒,“应该是老妈不对吧”,说明小孩的是非观念还是有的,落在那么些父母的手上,可惜了。

4,“按停列车”。当天并没有人按停列车,我们是到站后,找职员进来处理。如果按停,职员进来后是要开锁的,要不列车不能开动。

5,“如果吃东西的是洋人……”香港洋人太多,不论是常住或者游客,香港人没有特别的心态,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有没有。地铁吃东西而掉地上的洋人没遇到过,但也有碰过打的不知道排队那里的洋人,我叫他排后面去,他说声对不起就去排队了,倒也没有什么不愉快。

6,本人:也算是一些人口中“多事”的人吧,碰到游客,不论是大陆的,台湾的,洋人的,印度的拿着一张地图在彷徨的时候,我都会走过去,问一下“你想到哪里?”歧视是有一点点,就是歧视那些不顾他人,自私自利而拒不改过之人。

7,香港也不是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地方,地铁巴士也确实有人吃早餐什么的,一般也没人举报。但你吃东西,不要掉在地上,那是肮脏和会引来老鼠蟑螂这样的东西,这是常识吧?香港地铁在地底,每天上百万人次在用,坐100次,看到蟑螂的一次也没有。

8,香港地方很小,1000平方公里多一点,住了700万人,这里是我们的家。人人不讲公德,香港就住不下去。清洁香港运动,香港推动了几十年,我们是不会放任一些人把她随意污染。就是这种归属感,我们“多事”,我们发声。

9,公德心还要从小培养,有我们这些“多事”的人在香港,才不会有老人摔到人群四散;才不会18/1的没人打个电话去救一个小女孩。

“蝗虫论”很快流传到大陆网络,大陆左派人士随即发起反击行动,称要从旅游、商品等方面抵制香港。但也有理性的声音,网民艾尔说“一个从来没有在香港纳过税的人想在香港生孩子,使自己的孩子享受香港的福利,如果你是香港人你会愿意跟这些人平分福利资源吗?”《苹果日报》发表《不与之为伍,不与之为敌》的文章说:“201224日中港骂战,结论如下:世界上有这样的一个民族,当你去买他的水,他会说成是他免费送给你的;当你卖电给他时,他会说成是他卖给你的;当你把自己畜牧、农业舍弃去支持他的农产品和肉类出口市场时,他会说成是他支持你的社会发展。这样的国家,会有怎样的将来?笼中之国,除了以为自己仍然是元、清时期立于世界中心外,还对世界有着甚么样了解?「高压政权」衍生「愚昧国民」,泱泱大国亦只能抱着自诩五千年的历史继续封建制度的噩梦。这样的历史,大概有着这样的一页,描述汉人在满清覆亡时为欺压自己的清政府 倒台而哭哭啼啼,终日为殉或不殉而议论不休。更可笑的是,即使踏入二十一世纪,这种国中之国的清朝遗民心态仍植根于绝大多数人的潜意识内。这样的国民,必然无法理解「艾X未」为甚么会向天()门竖()指,亦必然无法理解为甚么竖一下中指会换来全场人的赞赏。面对这样的人时,港人只要不与之为伍,不与之为敌,继续为自身存在而奋斗,又何须为()权之下的愚()而感到气愤?”。

据统计,大陆孕妇赴港产子人数从2001年时的620人飙涨到2010年的32千人;“双非”婴儿,也就是双亲都不是香港居民的婴儿人数10年间增加了大约50倍。台湾传媒也高度关注,《中国时报》以“香江赶‘蝗虫’”为题,指“广告暗讽大陆孕妇是蝗虫,内文更嘲讽大陆人没自由、教育落后。中港‘骂战’升级越演越烈,现象令人关注”。南韩《朝鲜日报》也有跟进。据《苹果日报》报导,一批香港民众在21日于报章刊登全版反蝗与反双非广告,大字标题“香港人,忍够了”,要求港府尽快修改《基本法》第24条堵截内地双非孕妇涌港产子。没想到,这个蝗虫创意的广告在大陆引起强烈反弹,更意外掀起“排外广告潮”,全国多地都有网民以港版蝗虫广告为蓝本,换上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背景图及文字,讨伐心中不满之事。

如广州版的主题是:坚拒做水鱼——在“广州人,顶唔蒲了”的版本中,内容主要诉求政府修订法案,指广州人“不是任人宰割的水鱼”,强调不愿再花 9.9亿人民币为自来水公司结账、花巨额“亿”迎亚运等。另又怒指有人挪用纳税人金钱吃喝玩乐,听证会变“听涨会”,又将可行性报告互相推卸。不少网友都直言“作为广州人应该支持”、“声讨蝗虫政府无休止地掠夺人民的财富”。

重庆版则呼吁保留火锅的老油——“你愿意每次吃火锅多花四十块还是‘老油’吗?”,该山寨广告强烈要求当地政府修订食品安全法,呼吁让火锅老油得以保留,而不必增加额外收费。去年底重庆火锅协会宣布全面实施一次性锅底,但不少当地人反对火锅老油被外地人贴上的“口水油”的标签,认为老油代表口味,熬制时间久,味道较重,是与外地火锅区别的重要标志。

北京版则更像香港版,抗拒外来人——北京版蝗虫广告主要控诉北京外来人口持续增加。广告内文指,北京已有 2,000万外来人口,随迁子女达 47.8万人。这些外地人不但破坏北京文化、扰乱北京秩序、炒高北京房价,超生子女参加异地高考。“吃北京喝北京还把北京骂的一文不值,麻烦您件事儿,先建设好自己的家乡,再来建设北京”。广告更强烈要求北京政府修订法案,阻止外来人口无休止涌入北京。

在美国版中,则恶搞成:滚回中国——美国版蝗虫广告中,除了字眼及背景图转换外,更增加了大批在飞的蝗虫,寓意中国人群“飞”移民美国。广告指中国没有民主和自由,美国有,所以中国人就来了;又将中国有的贪官和腐败带到美国。广告又指中国人诋毁美国文化,却跑来学习美国文化,鄙视美国的生活方式,却跑来享受这种生活方式。广告结尾还写着“觉得美国不好?那就滚回中国!”

广告激起了大陆民众强烈反弹,有民众立即制作广告,讥讽香港是个不懂事的“儿子”,要倚靠大陆“爸爸”每年提供2100亿元(声称是大陆人来港消费数字)及供水、供电接济,并大字标题要求当局“给儿子暂时断水断电断粮”作为惩处。高登民众立即上载了“给爸爸的家书”反击,形容香港是“天生天养”的“孤儿仔”,无需靠大陆供养。

就在香港人骂来港购物产子的大陆人是蝗虫时,大陆民众却借这个创意恶搞出一系列蝗虫广告,矛头直指各种不满现象。外界评论说,随着这种互相排斥仇恨心理的蔓延,对这个社会的伤害会很大。在全球一体化进程的今天,为什么中国人要在不同城市之间制造矛盾,而不是努力消除隔阂呢?

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报导标题为:高登的反蝗广告是“反抗中国人入侵”。BBC及英国《每日电讯报》认为,内地中国大陆孕妇问题是两地民众“众多矛盾的其中一个”,分析指两地有太多文化差异,港人觉得大陆人不文明,同时,大陆人觉得港人自以为优越,导致出现港铁车厢食面对骂、“港人是狗论”等。美国《华尔街日报》以“香港、大陆口水战引发北京担忧”为题发表评论文章,认为形势已令北京当局“又愤怒、又担忧”。

除了触发中港骂战,反蝗广告也引起港人争议,2日晚,平等机会委员会主席林焕光发表声明,认为发表带有讥讽和中伤意味的言论,只会令关系紧张及带来更多敌意,损害本港多元共融和友善的社会形象。据悉,民政事务总署22日突然扫荡43个接待内地孕妇来港产子的“月子公寓”,或是为安抚港人不满双非情绪的行动。

北大教授孔庆东在第一视频网络电视上骂“香港人很多是狗,不说普通话都是王八蛋”,引起港人公愤,但他又在“第一视频”的电视上否认自己说过港人是狗的话,并指责媒体挑拨。继辱骂“香港人是狗”之后,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日前又在电视节目中讽刺台湾是假民主。台湾蓝、绿立委同声回应。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孔庆东近日在新闻评论节目中,炮轰马英九总统,称其干了四年也没有给台湾带来什么进步,同时,他还嘲讽台湾总统大选不过是“选举电视剧”而已,马英九在大选中“微弱胜出”,得票不过600万,“连半个北京都不如”。而台湾民众只顾着在电视上看热闹,把所有的事情都丢在了一边。台湾蓝、绿立委针对孔庆东的上述言论,难得联合在同一阵线,反驳孔庆东只会对共产极权摇尾巴,一点学术良心都没有,有绿营立委说,就算是民进党和马英九的理念不同,但“马胜选就是我们的总统,容不得孔庆东撒野”,“孔庆东愧为孔子子孙,发言让孔子都汗颜。”蓝营的立委称,台湾选举已获世界肯定,孔庆东的偏激言论只能表明他一点不了解台湾民主,其认知狭隘的程度令人惊讶。

互联网上也是挞伐声一片,有网民说:“连民主都没有的地方批评别人假民主?”也有网民说,很想看看孔庆东和李敖PK。另有不少人则认为北大不该纵容孔的言论,眷养这样的教授给北大蒙羞,应该将他解聘。北大教授孔庆东讽刺台湾是假民主,但实地观看了台湾大选的大陆民众证实,台湾的民主制度真实而成熟。有大陆民众分析,台湾大选的真相使大陆当局多年来的抹黑彻底破产,所以当局现在利用孔庆东这样的御用文人,从另外的角度贬低台湾民主,是为了继续欺骗民众。

著名作家高瑜实地观看了台湾大选,她说这种对民主的体验是她平生的第一次。“我因为这次正好是在大选期间到台湾,我就看到,台湾到现在任何人都可以公开的发表言论,无论对马英九对蔡英文都可以提出批评。他们那个意见都非常的尖锐的、水火不相容、针锋相对,但是都是很理性的。我这是第一次体验,因为我从生来就没见识过民主,我不知道民主选举是怎么回事,我到台湾才看到,所以差得太远了。”高瑜讲述了一件真事,她感慨台湾人拥有真正的民主和人权:“你看那个马英九去拜票。到一个集市上,还吃卤肉饭,就是来亲民,结果因为人多,影响了一个小摊贩的生意。那小摊贩就可以喊‘我选蔡英文了,我不选你了!’要在中国这样,还不马上就给抓了?!”

大陆多家网站直播和报道了这次台湾总统大选的详细内容。很多大陆民众看到后都高度称赞台湾的民主制度,也增强了改变中国现状的信心;而孔庆东在这时发声讽刺台湾民主,是当局对台湾民主的抹黑破产后御用文人的再次诋毁,是为了欺骗中国老百姓。“最早的时候大陆御用媒体说,‘你看台湾民主就是打架,所以说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就不可以搞民主,一搞民主那就会天下大乱,中国适合搞专制、搞独裁’。但现在你现在看台湾的民主制度已经走向正轨,非常成熟,整个选举过程通过网路传播,大陆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大陆更多的人就渴望民主。”

“孔庆东是什么样的人物?他想换另一个话题来诋毁民主而已,但中国老百姓非常清楚了。中国御用文人一般的话看上面的脸色做事情。他是专门是被人牵着、乱咬人的,心术歪,长得各个地方都歪掉了。”有中国人(123yumi)发推特评论孔庆东:“哗众取宠的假学者,没有社会责任感和自我意识的伪知识分子”。

孔庆东的做法就是在搞民族分裂。官方经常宣传要对待香港、台湾不能搞分裂,实际上孔庆东他这个作法正是搞分裂。孔庆东提出“倒退有什么不好?”,倒要质问孔庆东:你要倒退到文革还是倒退到1958年大跃进那个时间?文革是全部红歌了,那很好吗?!当权者在推行暴力的时候,利用红歌使得民众产生一种畸形的、变态的心情。很多暴力,都是在文革的鼓舞下进行的。孔庆东很多观点之所以非常荒谬的,就因为是文革余孽——谁要反对他就是挂羊头卖狗肉,谁要反对他就要被他骂。孔的说辞不仅丢近了自己的脸面,也破坏了中国最高学府北大的形象。孔庆东是毛派代表人物,思维上沿用文革作风,是因为体制内有人为他撑腰,所以他才敢这样放肆。

著名独立媒体人安替写道:“说实话,我好奇孔庆东教授在北大教的是什么课?《精神病人的修养》吗?”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发微博反驳孔庆东说,不说普通话的并不只有香港人、广东人,还有北方与南方方言区的人,他表示宁愿和所谓的王八蛋在一起,也不愿与孔教授为伍。原山东大学物理系教授孙文广分析说:孔庆东他们不能够用说理的办法,就是摆事实、讲道理,还是拿着文革的那套,对待不同观点的人,动不动就给他加上一个帽子“反华势力”、“卖国贼”。

孔庆东自称是孔子73代孙,近年来他多次公开表示希望回到文革时代,并辱骂独立敢言的知识分子及媒体。据悉,他14岁入团,21岁入党,是文革中最后一批红卫兵,至今最崇拜的是毛泽东。而网友爆料,孔庆东的父亲在文革中是造反派的头子,文革结束后被当局枪毙。孙文广指出:“他现在对知识界有一些坚持普世价值这样一些有多礼的见解知识份子他们是非常仇恨,心理状态是非常阴暗的,表现出来的根本不是一个学者的风度。”孙文广分析孔庆东能如此行事的背后原因是:“体制内部有一些他们的后台,有人给他撑腰,他就敢做,他就可以很放肆,非常的霸道。象紧跟毛泽东的打手姚文元、江青,他们当时就是这样子,对他们不满意的可以任意辱骂,不但辱骂还关起来。”

大陆著名律师滕彪写道:人类已经阻止不了孔庆东乱咬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