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什么颜色都抵不过透明

在博文《王立军事件,也许是中国政改的契机》被删后,笔者反省,可能是“王立军事件”之语比较敏感,因为当时官网没有出现;但之后,新华社29日称,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应询答问时表示,“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于2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1天后离开。有关部门正在对此进行调查”。网络上也一致称 “王立军事件”,可见自己多虑。所以,就用网上公共语言说话。

“一五一十部落”的凌宸说,一切都不需要讲明,仅一句“休假式疗养”,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话说明哲保身,跟风骑墙,先手下为强,向来是中国政治的传统艺术,翻一翻中国古典小说《三国演义》、《水浒传》之类,即可找到相关案例,连篇累牍,难以计数,辗转演绎至今,更成为酱缸国人的生存哲学,行为指南。况且,中国的政治,又向来是小人的凶局,派系斗争阴影幢幢,江湖仇杀黑幕重重,几千年来,党锢之祸,牛李党争,向来是小人弄权、恶霸当道的肉食森林,一切都赤裸裸,弱肉强食,血腥残暴;再到以阶级斗争为纲,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共产社会,更是集中人性最恶贱卑鄙的黑暗面,把国家化为一个活地狱,不仅对敌人是往死里整,即是曾经的战友同僚,动起手来也丝毫不会留情,“刘少奇一类骗子”、“林彪一类野心家”、“江青这个死婆娘”即是明证

如今又上演的夜奔美领馆,鱼死也要拼网破,其实还是传统的戏码,只是换了现代的造型,不过可笑的是有人毛主席还没做成,林彪倒先要成就一个。由此可见,缺少民主自由的社会,即使口号吹得再响,牛皮吹得再大,官位做得再高,平日里再怎么风光、英明伟大,一旦失势丧权,斗争失败,也只是条赖皮死狗,躺在地上任人宰割。社会主义体制的先进优越性,在此荡然无存。所以,不管如何大骂美帝国主义,关键时刻,还是美国是亲爹,可以投靠。因为骂美国,美国不会报复,骂得再响,也不会摆出一副流氓腔调“既然那么不喜欢美国,为什么不滚回你出生的中国做一个中国人”,仅这一点,就会让那些鼓吹“”的五毛气死,党国官员身在汉营心在美,如此精明识相顾大局,值得白宫夸奖!而且,龙年第一波,就是如此大手笔,接下来的故事将会怎样发展,如何不让人期待呢?

事情正在发生变化,扬州艳曲十八摸,可是越来越好听了。

何为中国特色?答:保护性拆除、、临时性强奸、轻度型追尾、和谐式维稳、幻想型自由、试探性自杀、合约式宰客、政策性调控、倒退性改革、疯狗式贪污、挽救性枪毙、正确性错误、保护性销毁、礼节性受贿、政策性提价、钓鱼式执法、确认性选举、临时性员工……普遍性无耻。王立军事件的三点建议:一,在非战争时期,官员病情应随时公告,并告治疗与身体状况。此次王立军病情公开虽是特例,希望由此特例成为常例。二,鉴于王长期负责打黑,了解情况多,得罪人多,在治疗期间一定保证他的生命安全。由他于精神负担过重,应防止其自杀。三,主治医生通告治疗与病情进展。

西红市事件后,某在去帝都的列车上听到民谣了:狗咬狗,酿新酒。三步并作两步走。今天红歌震山吼,明天押送鱼市口。拾捌大,真可怕,老爷们都在打群架。输了去休假,赢的当老大!

“王立军同志今天怎么没上班?”“休假治疗去了。”“怎会突然生病了?”“上错馆子。”“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话说王将军进入领馆寻求庇护,领事电话请示奥巴马。奥哥听说此人以“打黑”闻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广州的美领馆应随时准备接应我国政府官员,越是这样,越能体现我国官员对美国爱、博大的爱、公开的爱,而且身上都带着(鸡毛信)

人生在世,可以不高尚,但不能无耻;可以不伟大,但不能卑鄙;可以不聪明,但不能糊涂;可以不博学,但不能无知;可以不交友,但不能孤僻;可以不乐观,但不能厌世;可以不慷慨,但不能损人;可以不追求,但不能嫉妒;可以不进取,但不能倒退;可以不强壮,但不能羸弱

科幻片应该这样拍:王立军化妆进入美帝大使馆后,美帝在二十四小时里用碟中碟里的复制技术弄了一个假的王立军交出去,然后真的王立军从下水道里逃亡,被秘密送到朝鲜共和国。……

关于王立军出走美国大使馆,大陆网友还下这样的话语——

@中医戴夫:当了多年医生,没听说过“休假式的治疗”这一中文表述。不明白是医学专业用语,还是“官方语言”。令人迷惑和惊愕!病假就是病假,为什么要独创一个“休假式的治疗”名词呢?增加政治透明度,让传言消失在透明中,为什么不能让王立军副市长召开一次记者招待会,澄清铺天盖地的传言呢?是啊,辛苦打黑之余还要兼职博导,再搞100多项发明专利,浑身是钉能碾几斤铁啊?太操劳了。

@刘长:确实辛苦了,好好休息。

@何兵新浪个人认证:昨天会上遇@李庄。鉴于他已不是律师,就不和他谈法律了。问他:对国家政治前景,有何预判?这位眨眼犯,竟然对政治未来,信心十足。莫非他去过某个大使馆?

中国有老话说:“戏台小天地,天地大戏台。”意思是戏台只是缩小了的现实世界,而现实世界也不过是放大了的戏台而已。中国的这句老话,可以说跟莎士比亚的“世界就是一个戏台,天下男女只是戏子,有上台也有下台”的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戏跟戏又有不同。有的戏剧性强,有的戏剧性弱。有的令人看得昏昏欲睡,有的则令人激动心跳,高潮迭起,让人禁不住品头论足。近两天来,曾经权重一时和一方的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改任重庆市副市长还没有一个星期就接受“休假式的治疗”的王立军可谓戏剧性十足,让中国国内外看客看得欲罢不能。就在千百万中国人议论纷纷,高度赞扬/讽刺/挖苦/嘲笑重庆市政府写手发表“休假式的治疗”说法的戏剧性和创造性之际,重庆的戏剧再起高潮。在表示对王立军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庇护事宜“无可奉告”一天之后,美国官方又承认王立军在“休假式的治疗”之前确实是到过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但他后来“自愿离去”。如此这般富有国际性和中国特色的戏剧性发展,超出了所有的人的想像,再次印证了“最丰富离奇的想像也不会比现实更丰富离奇”。

关于戏台和戏剧,中国人还有老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如今,中国公众和国际媒体在看热闹的同时,也在各展才智,努力看门道。包括:

1)官方媒体对王立军的成都领馆之行长时间保持沉默;

2)对于如此这般的“敏感”事件,当局以往的一贯做法是竭尽全力的封杀,但这次当局一反常态,面对中国公众在互联网上、尤其是微博上七嘴八舌的议论;

3)王立军目前陷入困境是否是重庆陷入困境的反映?

美国彭博通讯社发表记者傅才德的报导,用了短短两句话,就把上述三个门道一网打尽。在傅才德报导发表之后,新华社29晚上援引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的话发出报导说,王立军在2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在领事馆内停留了一天。29白天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在被外国记者追问王立军可能寻求美国领事馆庇护问题的时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崔天凯轻描淡写又意味深长地说:“两天前发生的事情是一起极其个别的事件,已经得到解决。”

令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看得眼花缭乱的王立军案戏剧发展节奏在加快。

“官方的新华社29在北京时间夜间11点左右播发了一句话的声明。一天之前,官方宣布他()因身心疲惫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星期四发表记者基斯·里奇博格有关中国官方29半夜时分最新说法的报导,力图帮助美国的读者跟上迅疾展开的中国政治戏剧,并指点他们看其中的门道:“中国官方媒体在星期四白天一直说王立军身心疲惫,正在接受治疗。但中国互联网上则四处流传没有得到证实的传闻,说是王立军去了美国外交使团,试图谋求政治庇护,可能是因为他担心受到以贪污腐败的名义进行的打击。”在接着讲述了重庆进行的“唱红打黑”运动。

法国《观点》新闻周刊29发表驻北京记者凯洛林·布埃尔发出的长篇报导,给法语读者讲解中国正在展开的政治戏剧以及戏剧的门道:“在中国即将发生政治大变动、中国第一场大危机在重庆市爆发。‘王立军案’影响所至,可能改变中国的政治牌局,并影响到中美关系。”布埃尔在报导中也讲述了“唱红打黑”运动,然后接着分析了中国最新的政治戏剧的来龙去脉,蛛丝马迹:“重庆轰轰烈烈搞的这一套,在北京看来却不那么妙。鼓动人唱1950年代和60年代的革命歌曲,结果再次招致众多非议。在媒体上歌颂一度导致灾祸的意识形态,让所有的最高领导人,尤其是改革派领导人不喜欢。王立军事件于是也带上了一种政治和外交意义,其意义远远超越主要当事者本身。”

韩寒博客“重庆美剧”写道,“昨天夜晚,相信很多网友和我一样,拼命刷屏人民网。我估计这是人民网第一次迎接来这么多真正的人民。刷屏的目的只为了三个字,王立军。宫廷大戏一出,我这样的民间闹剧就相形见绌。在这次闹剧中,由于我猪一样的发挥,深感愧对观众。没有想到王立军出现了,而主人公又去了美国大使馆,这就是美剧了。再次回头看看自己扮演的国产连续剧,真的太小儿科了。这又让我突然想到了常年在各个县城参加拉力赛发车时的情景。因为我是种子车手,所以都是县里的领导给我发车,但到了第二年,主持人喊着一样的头衔,出现的却是不一样的脸。发车过程结束以后,伴随着主持人的一句‘请领导下台’,我注视领导的背影,感慨万千。当然这其中有升迁的有栽的,而重庆具体发生了什么,在这种政治八卦里,我们终究是看不清楚的。大路消息深藏不露,人民网不仁,我就只能顺着小道一路攀爬,拼凑出了个大概。在这个过程里,我代入了王立军同志的内心,得出了一个字,累。

“中国的官员本身就是极其分裂的,他们上午进会场,晚上进会所,一方面要学习和领会六十年代风格的文件,一方面又要在互联网上仔细分辨微博和QQ的区别,而他们在批评美国的同时也要精确的知道美领馆的位置。在这里,你读不懂中国。我由衷的替他们觉得辛苦。今天只是跟了一个晚上的重庆美剧,过程跌宕起伏,消息层出不穷,连我都觉得需要休假式治疗了,何况当事人王立军,估计已经休克了。所以我不明白,中国的官员们究竟是怎么想的。很多人都想当官,这是肯定的,尤其是当了大官,想做生意的时候根本不用像吴英那样自己想办法筹钱,最后还换个死刑,只需要安排一个亲属,垄断一块资源,致电一下银行。官员做到了一定的程度,上上下下都不是我们普通人可以理解的,因为上海大火而辞职的官员很快就可以去新疆当官,好在不是被派往克拉玛依。今天能调动舆论机构的,明天就成负面新闻,今天能开动国家机器的,明天就被国家机器带走。对于官员,大家已经不再用腐败和清廉来形容了,只有得势和失宠。而大家也不知道重庆将要发生些什么,尽管这个城市刚刚去香港唱过红,而在此之前,香港人只听过张国荣唱的《红》。这次的破朔迷离,让我知道未来的中国,其实不需要预想一个什么颜色,红也好,蓝也好,都抵不过透明。”

一百年前几乎没有人相信,4个月后,大清帝国竟然覆灭。1988年初,只有3%的西德人认为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两德统一。然而历史的发展常常出乎人们的预想。正如鲁迅所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痛定思痛,回顾从前,每人心中都在寻找答案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