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洛杉矶时报2112215日韩国首尔报道,愤怒的示威者214日在韩国首尔的中国大使馆附近举行集会,抗议中国的国家安全警察逮捕了数十名朝鲜叛逃者。如果他们被遣返朝鲜,将面临酷刑折磨、监禁,甚至死亡。

报道说,多年来,人权倡导者都在批评北京拒绝承认这些朝鲜叛逃者的难民身份,及北京将所有在中国领土上被捕的朝鲜逃亡者全部遣返朝鲜的政策。自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誓言要严惩那些试图逃离朝鲜的人,甚至扬言要诛杀三代之后,最近几星期,北京的立场变得更加紧迫。214日,在警察环绕之下,100多人聚集在中国大使馆马路对面,挥舞着旗帜,上面写道“中国政府应停止把朝鲜叛逃者推向断头台”和“强制遣返等于是判死刑”。

韩国报纸报道说,上周在中国北方,在多次拘捕中,北京拘捕了多达33名朝鲜逃亡者,但活动人士无法证实这些数字。根据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消息,最新的拘捕发生在28日,在中国东北城市沈阳的一个汽车总站,至少有10名朝鲜叛逃者遭中国的安全警察逮捕。这是自从年轻的金正恩掌控平壤以来,在中国发生的首次大组地抓捕朝鲜叛逃者。“一旦这些叛逃者被送回朝鲜,他们就死定了,他们将会被酷刑折磨并被公开处决。”捍卫朝鲜人权的公民联盟秘书长金泳三称,“我们正试图让中国政府停止让这种情况发生。尤其是金正恩去年12月下达了严格条令后,没有人能从中死里逃生。”

据报道,数以万计的人逃出朝鲜,躲藏在中国,沿着一个所谓的地下铁路,将把他们绕道经过东南亚,最后抵达韩国开始新的生活。目前已有约2.3万名朝鲜叛逃者生活在韩国。

其实,“朝鲜难民潮”早已经广受国际传媒关注,比如去年102日,据法新社报道,一个韩国基督徒团体表示,北京拘捕了35名朝鲜难民,并将把他们遣返回社会主义朝鲜。援助朝鲜难民委员会在其网站上的公告中表示,目前这些难民被关押在中国东北的一个看守所,等候强制遣返。该委员会称,一年多前朝鲜确认金正日最小的儿子金正恩的接班地位后,北京加强了(在中国境内)对朝鲜难民的打压,这批朝鲜难民是于上周的打压行动中在中国数个城市被捕的。该委员会敦促北京停止遣返因饥荒及逃避迫害而逃离朝鲜的难民。该委员会还要求首尔及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等委员会要求(北京)放人。

报道称,自从1950-1953年的韩战之后,有超过2.17万朝鲜人逃离贫穷、饥荒的朝鲜,其中绝大多数逃亡事件发生在最近几年。而北京不顾这些难民返回朝鲜后可能遭受严厉惩罚的风险而遣返他们。依据北京与平壤达成的协议,北京将这些()难民当作经济移民处理。

北京不将这些难民作为政治问题,而纯粹当成“经济移民”,引发的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现在,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正在访美,可以预料,朝鲜的“难民”问题或成为此访的一个媒体热议之题。因为,早前希拉里女士带领15个美国部长到北京拜码头之时,他们和中国政府也谈了朝鲜问题;坊间舆论呼应之,说是北京和华盛顿如果不能好好处理这个金家政权去留问题,就会对中国产生负面影响,其中包括可能出现金正日倒台引发的、100万朝鲜人涌入中国边境的难民潮问题。所以,北京方面不愿意不支持金氏继续其无道统治——而美国也理解中国方面的这个担忧。似乎朝鲜如果政权垮台,就会必然出现难民潮,所以,不能让他垮台;北京不愿意其垮台,美国也尊重这个选择;制裁朝鲜的任务在中美双方的避免难民潮政策上,达到潜在一致。一些人跟随这样看法,形成“共识”,叫嚣于舆论媒体。此结论衍生的逻辑是,既然这样,就要和中国一致,一致做生意;一致做战略;一致搞人权,此外,一无所有。

但如果这样,朝鲜半岛还指望什么呢?指望两个价值相反的政权和谐指导天地、赋格、对位?至少很长一个时期,人们看不到任何有限的指望和现实考量。其实,这是一个假问题:朝鲜如果政权垮台,就会必然出现难民潮。也就是说朝鲜政权垮台就会出现难民潮,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在朝鲜这个动物庄园里,难民早就造就,人民早就不堪金家王朝的统治和压迫,政权早就糜烂——它只有垮台,才能结束这个难民和奴隶被压迫之问题。20世纪后期发生的系列东殴共产党政权垮台局面,试问造就了所谓难民潮之问题吗?苏东波人民东、西乱跑,出现世界大乱之情景了吗?苏联政权崩溃,苏联人都跑到中国或美国去了吗?回答是非常清楚的:不!没有出现这样的结局。

在中国大陆,也曾出现这样的判断:比如领导对美国人说,你要是不控制局面,就会跑到美国几千万人,形成黄祸——所以要有秩序,要有镇压。美国人就说,是的,要继续中国之改革,要继续美国之中国市场,要继续和“同舟共济”,要继续战略与对话云云。但仍然出现奥巴马接见达赖,售台武器,搞出一时间的价值外交,而“中国市场的极度需求”却无法满足美国民众的“同舟共济”,“寄希望于无限之将来”也改变不了世界普世价值观的历史洪流;中国大陆被围堵之局日渐明显,美国国民对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非议日盛。

所以,考量朝鲜垮台、是不是会出现难民潮之可能性,该从理论和实际两个方面给予预估。朝鲜在遭受中美联合制裁,尤其是中国严厉制裁后爆发革命和造反,人民推翻金政权,一时间全民起义,到处是陈胜吴广;但在此时刻,朝鲜百姓却不会跑到中国和吉林来。他们会簇集在他们的造反领袖之旄下,重新整理他们的政权,分配他们的资源,配备他们的粮食,清洗金王朝的统治,并且重新调整与韩国、与北京、与美国的关系。他们的大部分人民,会自动建设一种民主秩序,并且依靠美国的支持,最大限度压抑一时间的乱跑,包括跑到中国,跑到韩国;跑了,也会很快回去。如果出现这样的情景,作为同是朝鲜人的韩国国界将会基本消失;韩国统治者会迅速统一朝鲜;加上美国人的支持,日本人的支持,所谓难民问题,即便发生也会迅速消弭,实现一种众望所归的国家统一秩序。朝鲜人知道,在那样一个动乱时期,唯一依靠者,还是驻军在韩国的美国人,绝对不会是中国人。

按照任何政治理论和政治历史,所有实现民主之国家,不会出现东西南北乱跑的任何可能性。因为,他们的政治地理选择就是政治上的民主选择和对外关系中的和民主国家体系的联盟或者连接。没有哪个政治理论说,如果法国革命,法国人就会渡过英吉利海峡跑到伦敦去了;而英国一旦革命,他们就要回头游到法兰西了;这种事情,历史上绝无可见可查。即便是美国人向日本投放原子弹,日本人也没有涌向夏威夷或者台湾,更不要说跑到中国来了。所以,最后,释放这样信息者,含美国和中国大陆的人,都是对朝鲜政治课题的乱说和胡解。

中国大陆专家学者看待问题的方式,不知道在何年何月发生了这种双重的偏移:一是,在历史没有发生的时间,硬性规定一个不许革命的硬件,即不许以任何手段和方式推翻金家王朝,把一个正常和健康的朝鲜回归朝鲜人;二是,这些编造难民潮者,遂编造一系列不能废黜金家王朝的政策,使之苟延残喘,涂炭生命,压制百姓——据说,这是“鲜血凝成的友谊”,云云。

其实,最大的问题不是鲜血和不牢可破之友谊,而是美国人真的手中没有办法。一,美国朝鲜政策的误导在于其指望中国制裁之,这是错的;中国大陆根本就不想制裁金家政权,权贵阶级与金家政治具有统一模式、同一性质、同一气味;幻想中国权贵制裁朝鲜,是美国人设计的全球政治策略中最为错误和最为愚蠢的意愿。二,美国人认为联合国可以躲开中国单独制裁朝鲜;但这个联合国究竟是中国之玩物还是美国之玩物,现在还不好说。指望联合国来做一件联合国无法做到的事情,是一种旷日持久的不严肃游戏;要指望六国会谈,谈半个世纪还是谈一个世纪,现在也还不好说。近年来平壤与韩国抗横,在朝鲜半岛制造紧张局势,多次进行挑衅,先后制造了天安舰事件以及炮击延坪岛事件等;两年多前,联合国因朝鲜核试射对其实施制裁,朝鲜却因此退出了六方会谈。

两年多年,历次中国大陆领导人访问朝鲜与韩国,显示出北京在南北韩之间尽量保持某种平衡外交。北京既不愿意过多的向平壤施加压力,也不愿意得罪韩国。法新社说,中国做为朝鲜的盟友,在经济上对于挣扎在深渊边缘的平壤当局,扮演“救生圈”的角色。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朝韩都是中国重要邻国,中朝、中韩一直保持经常性高层交往。有分析人士指出,大陆领导人访问朝韩双方,目的有两个,一方面是双边关系,中朝、中韩之间的双边关系和合作,另一方面当然就是朝鲜半岛整个的局势包括促使双方能够实现和解,就六方会谈的恢复达成一个共识。如果达到这样的话,当然有利于中国在朝鲜半岛甚至在东北亚会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外交地位。但韩国方面曾表示,若在中国和美国当中,韩国只应选择一个国家,这对韩国外交来说是一个最为严峻的考验,无异于一场“噩梦”;称若不能得到美国和中国的支持,韩国无法实现韩半岛统一,从这种角度来讲,韩国应在韩美战略同盟的基础上,继续发展与中方的合作关系。而且,韩国已成为美国充分信任的战略伙伴,韩美关系已得到明显加强。

韩美同盟是解决朝核问题的重中之重。美方将朝鲜履行其在2005年六方会谈所作出的无核化承诺以及是否愿意採取切实步骤去核为考察朝鲜问题的标尺。但中国大陆就连这个游戏也是时时旷课,予以轻视!

美国整个仰赖中国之政治、之外交、之观念的政策和二战以后、罗斯福主张苏美共治世界,如出一辙。这个政策导致的绥靖主义,使得邱吉尔攻击“铁幕”的努力大打折扣,而使得雅尔塔殖民主义色彩,更趋浓厚;苏联统治欧洲的基本理由就是不能让美国破坏“有限主权论”——这东西今天移植到韩国问题上,就是美、中不能破坏各自“有限主权论”——而美国,把朝鲜放进了中方的口袋,一切由其做主。这个战略根本就是美国人把世界政治和韩国政策放到梦想大厦里而和中国大陆左右逢源,玩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而这个游戏,绝对玩不过中国人,也玩不过朝鲜人。为什么美国还玩不过朝鲜人?因为美国面对的是根本可以毫无原则的政治;这种政治可以将3千万朝鲜百姓继续放在野兽面前,让其食其肉,寝其皮,以最大面积死亡,造就一个秩序,一个外交,一个稳定。

西方经验主义哲学,有时候是对的,有时候是错的。当全世界都对金家政权极端厌恶和仇视的时候,都不能以无经验、不举事为借口,来延迟这个野兽的寿命。如若如此,美国的价值观和警察观将会受到历史的否定;而朝鲜人和中国人,也将会势必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