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给人带来希望的缅甸“渐进式改革”

据网络报道,人民网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表示,随着美国在亚太地区巩固其与印度和日本等国的关系,北京越来越警惕其盟友朝鲜、巴基斯坦和缅甸,这些国家也在西方的影响下动摇。该文章称:目前,中国与日本、印度和东盟国家的关系略显紧张。同时,北京以前的亲密盟友,如朝鲜、缅甸和巴基斯坦,正在向西方开放。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在称呼这三个国家时,使用的是“前亲密盟友”。

文章称,一旦中国的经济发展放缓,中国的吸引力就将消失,除非中国能够成功地通过软实力,去赢得他们的心。看来,官媒开始注意到,以前的老朋友之所以成为“前亲密盟友”,不是银子不吸引人,而是“”不得人心;一旦没有了银子,都会成为“前亲密盟友”。

但缅甸的转变的确让人大吃一惊。在那里,中国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为前缅甸军政府统治下修建输油管道基础设施。一位以前北京坚定的盟友缅甸,去年也转变了其对美国的态度,缅甸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访问后,迅速向美国开放。缅甸和美国彼此接近是一个自然举措。在此之前,缅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姬去年11月获释……后来,缅甸政府停掉了中国在缅甸投资的密松水电站项目。“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缅甸将最终落入西方怀抱,并成为美国部署在中国边境的一个重要棋子,如果缅甸向美国靠拢,这将是北京能源战略的一个挫败。在缅甸的能源开发,仍是北京避免与美国在马六甲发生冲突最好的解决方案。

不过,令人担心的不仅是缅甸,还有不是中国盟友的伊朗。据英国《每日邮报》消息,伊朗政府切断国内互联网和国际主要新闻网站、社交网站的联系及阻止邮箱的使用。报道指此举为伊朗政府阻止公众于今日“伊斯兰革命33周年”时的示威活动。

210日,英国《每日邮报》、《国际观察》等报道了伊朗已切断接入部分国际互联网,包括GmailHotmail等邮箱无法使用,伊朗网民也不能登陆FacebookTwitter微博和国外一些主要的新闻网站。但伊朗政府尚未作出任何有关服务中断的公告。但伊朗人仍然能够通过使用代理服务器,规避政府对国际互联网的限制。报道称,211日,是伊朗“伊斯兰革命”33周年纪念日,有传言伊朗人计划通过网络号召民众开展反政府游行和示威活动。伊朗政府切断国际互联网之举应该是为阻止这些活动。

上个月,伊朗信息部部长曾宣布,伊朗计划建立国家互联网。这个巨大的“内联网”将切断伊朗互联网与世界其他网络的联系。据德国之声介绍,“这对伊朗来说是很重要的一步,因为本来就要推出伊朗本身的局域网,这明显是走向朝鲜的方向了。”

德国之声在国际报道后面的评论中观察到,有指伊朗正在使用和中国、朝鲜一样的互联网审查手段,这也是国家专制统治的手段之一,既对信息的控制。中国和伊朗在互联网管制上有相近的本质,但中国与伊朗相比,有更多的技术上的手段翻越“长城”,中国网民面对中国不断升级的互联网审查和管制,反弹也愈加强烈。“从审查的程度、普通民众被慢慢引导只看本国内容,在心理上产生自我审查,伊朗和中国都差不多了,难兄难弟。”

对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并不表示悲观:“中国了解翻墙的人也一直是大幅增加的,可翻墙在伊朗可能就比较奢侈,他们从来没有在互联网上的自由,中国处在一个对互联网使用的增长状态中,所以中国互联网的走向没有那么悲观,或者说中国公众对加强的互联网审查有更多的反弹。尤其在知识分享、全球交流等领域,互联网审查已经不得人心了。”

但这次缅甸政府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中,也涉及了媒体的领域。一个新的媒体法正在筹备当中,虽然审查制度没有废除,不过已经有很多话题“解禁”,报纸的独立性增强也标志了缅甸民主化的进程。

缅甸周报《七天新闻》主编阿曼刚刚从审查机关返回办公室,对德国之声说,缅甸转向民主化,媒体审查制度虽然没有完全取消,不过对新闻自由有所放松,“他们要求报导不要过于尖锐,要有所缓和。在我的文章里,我提及了许多人关注的话题:昂山素季的竞选旅行。”这位年轻的主编表示,基本上关于昂山素季的报导已经不再是禁忌话题。现在缅甸的独立报纸几乎都刊登过这位受到崇拜的反对派政治人物的照片。阿曼说:“从去年8月昂山素季与总统吴登盛会晤后,登出她的照片已不是问题。这是以前在头版绝对禁止的事情,以前就连在报纸内页,也只是有的时候才允许刊登她的照片。”据德国之声报道,《七天新闻》这个星期会使用一张昂山素季的照片,照片上的她从一辆敞篷车向外面挥手致意,照片摄于海滨城市土瓦,这是昂山素季选战之旅的第一站。另外一家周报《声音》也使用了昂山素季的一张特写照片,他们每周销售量是85000份,而《七天新闻》目前在14万份报纸左右。阿曼表示,近日的销售量直线上升:“因为新闻突然得到了重视,从去年4月起报纸的销售量就有所上升。因为人们相信我们发表的信息属实。再加上去年年末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希拉里访问缅甸,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另外,媒体的时效性也增加了,《声音》的副主编涂泽雅表示:“以前人们买报纸阅读的时候,上面的新闻已经是‘旧闻了,因为审查需要最少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不过,缅甸政府与众多少数民族的谈判目前仍是禁忌的报导话题之一。因为这场和平谈判目前进展拖沓缓慢,媒体不允许媒体发表少数民族、尤其是顽抗的克钦族的声明。尽管如此,涂泽雅表示,他不再时刻担心审查管制的问题,现在的情况真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架在脖子上的斧子被拿掉了:“以前很多领域是不允许涉及的:比如关于政治犯、人权,而现在这些话题都已经解除禁令。所以我们现在想写什么都可以写什么,然后审查部门会决定他们在这些话题上会删减哪些内容。”

缅甸是个多民族国家,除了占人口多数的缅族,被缅甸官方承认的民族多达130多个。克伦族、克钦族、掸族、孟族等民族是缅甸国内最重要的少数民族。这几个少数民族都拥有自己的军队,几十年来他们和政府军之间不断发生交火。最近几个月来的谈判似乎带来一丝和平曙光。缅甸南部的克伦族同中央政府签署了停战协定。缅甸政府的一位公职人员说:“内比都政府和克伦族之间此前没有签署过停战协定。这是63年来签订的第一份停战协定,这对整个国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不久前前,克伦族庆祝了他们谋求独立的63周年纪念日,同时撤回了最前线的战士。内尔达是克伦族军队的指挥官。他说:“如果现在举行和谈,我们感到很高兴。我们想坐在谈判桌旁继续协商。但如果我们的愿望被驳回的话,那我们就需要继续为我们的权利而战了。”

几十年来克伦族一直在争取民主自治和文化自决。克伦族的首领卡普索博心中的疑虑仍然很大。“我们现在和政府之间签署了停战协定,但是我们必须保持谨慎,对政府我们不能百分之百地信任。”但是不久前克伦族民族联盟的秘书长却宣布,停战协定并未签订,双方仍在谈判之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矛盾的现象?独立周刊《声音》的编辑则亚楚说,因为克伦族人对政府缺少信任。“达成停火协定是容易的,但是在停火之后还会持续一段充满不信任和紧张气氛的时期。为此现在必须加强的是信任建设。停战只是一个开端,双方现在需要的是对对方的信任,而且特别需要的是时间。”

克钦族是缅甸北部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这个族还没有和政府间达成停火协定,而且停战谈判还只是停留在初级阶段。政府方面的一名负责起草谈判草案的代表说,为了推动整个和平进程,政府和克钦族之间都要做出努力。

反对派也认同这种看法。昂山素季所在的全国民主阵线强调说,从长远看应该再出台一部新的联邦宪法,依照新宪法,所有族群都应该享有平等的权利和自治的权利。

缅甸的新政府还表示想要学习印尼的经验,印尼同样是多民族国家,但在1998年独裁将军苏哈托倒台后采取了自由式民主体制。缅甸在20119月份派出了一些总统顾问前往雅加达与印尼的议员们对话,以学习印尼的民主经验。但前方的路途仍然漫漫,缅甸首席总统顾问称,缅甸的新政府仍然在民主政治上进行实验;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战略和战术,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经验和技术。我们必须改变整个社会的想法和态度。改变人们的想法是非常艰难的。

201112月初缅甸总统吴登盛还签署法令,首次允许公众举行和平示威。缅甸官方媒体报道说,新法律要求抗议者至少提前五天提出申请,如果被拒,可以提出上诉。缅甸此前禁止公众举行示威,新措施是缅甸政府最近推出一系列改革措施的一步。201110月,缅甸同意组织工会和举行罢工,这也是该国1962年以来首次允许罢工。112日,缅甸政府还与主要的武装反对派南掸邦军达成停火协议,为西方国家解除对缅甸的制裁铺平道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对缅甸进行访问,并与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和总统吴登盛会晤。昂山素季表示,缅甸可以踏上通往民主之路,不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缅甸军政府去年将权力移交给民选政府,但军方仍对政府和司法保持强大的控制权。

201211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称,缅甸释放数百名政治犯的决定是是走向民主改革的重大一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称缅甸政府释囚举动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举措,因为获释囚犯中包括一些重要的知名政治人物,他们可以为民族和解作出贡献。作为回应,希拉里宣布,美国将启动与缅甸互派大使的程序;释放囚犯满足了美国与缅甸修复外交关系的条件。但奥巴马和希拉里分别在声明中指出,缅甸需要做更多工作。奥巴马政府敦促缅甸政府为今年举行自由公平的选举铺平道路,并无条件释放其余的政治犯。

缅甸当局准备采行新媒体法规,可望结束历时半世纪的严格新闻审查制度。同时,愈来愈不耐的新闻业,也正小心翼翼试探新近获得自由的尺度。缅甸新政府正迈向开放新闻自由之路,针对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的报导已不再是禁忌,这或许是该国大规模变革当中最引人注目的改革措施。随着缅甸逐渐放宽管制,系狱的新闻记者也获得释放,且该国在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的去年新闻自由度评比中排名也有进步,上升至榜单上179个国家中的169名。由于缅甸当局承诺废除宣传部的“新闻审查暨登记局”,如今新闻编辑们热切期待脱离出版审查的枷锁。缅甸宣传部官员告诉法新社:“在国会……每个人都同意应该关闭审查局”。他并表示,除非媒体法规草案有所修改,否则审查当局将关闭。

在一月末,缅甸信息部给缅甸记者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缅甸议会目前正在筹备出台新的媒体法,此法案中,将进一步放宽审查制度,不过这仅限于纸媒,声明中写道:“我们确定,新媒体法出台以后,您会感到高兴”。一位信息产业部发言人表示,缅甸的新媒体法案会借鉴柬埔寨、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媒体法律的一些条规。不过,越南并不是媒体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典范。阿曼认为,离新媒体的具体实施最少还要半年的时间。并不是缅甸所有的记者都持乐观态度。独立报社《缅甸邮报》的记者棋娜表示:“我和一位著名的演员做采访时,他和我讲述了电影业审查的情况,这一段当然被审查机关给和谐了。”

这是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经过这件事之后棋娜对自由言论是否真的可以突破严格的审查制度之墙持怀疑的态度。同一报社的编辑乌昂名特也有同感:“当然在过去的14个月里有很多改变,但是这些改变的力度还不够。审查制度虽然有所放宽,但是它并没有被完全取消。我们手稿在出版前都要等待批准,甚至广告也要经过审查。这不算新闻自由。”

这位从业15年的记者在多个编辑部里工作过,现在他只想在《缅甸邮报》不受限制的安心写稿,但是受审查限制的例子还是比比皆是,他说:“我刚刚与全国民主联盟的领导人丁吴的整篇采访都被枪毙了,采访内容与缅甸的未来和军队的意义有关。”

目前缅甸的新闻自由是指,媒体可以发表一些对政府有些不同声音的报导。尽管持着批评和怀疑的态度,涂泽雅是对未来还是持乐观的态度:“可以从每个报刊的头条新闻感觉到有所改变。”他和同事的愿望是把报社从周报变为日报。到目前为止,只有政府报纸才享有这项专利。

2012120日,缅甸总统吴登盛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独家专访时表示,缅甸所进行的民主改革不会回头,而昂山素季如果在即将来临的国会补选中获胜,缅甸政府也准备接受她以国会议员身分参与政府运作,甚至也不排除昂山素季有朝一日进入内阁的可能。不过就算是缅甸政府欢迎反对派人士进入国会,军方仍然会在政府的运作中扮演很强有力的角色。“我要传达的讯息,就是我们现在是在通往民主的正确轨道上,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只能往前进,也无意再走回头路”。吴登盛表示,几十年来的制裁,限制了缅甸的经济发展,也伤害到五千四百万的缅甸人民。吴登盛指出,缅甸已经努力配合、达成了包括释放政治犯、举行国会补选等西方国家的要求,甚至也不排除昂山素季有朝一日将以国会成员身分进入内阁的可能。他说,“现在,该是西方国家作出反应的时候了”。

昂山素季则在接受华邮访问时表示,她并不认为西方国家现在就应解除制裁。不过她认为吴登盛确实真心希望改革,只不过“政府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人,我也不知道他在军方有多少的支持,他本人过去是军人,我只能假定他有一定程度的支持”。

和中国一样,缅甸也是个多民族国家,除了占人口多数的缅族,被缅甸官方承认的民族多达130多个。缅甸军政府以中央集权的方式在领导这个国家,在这一点上总统吴登盛虽然态度也很坚决,但是最近隐约出现了一些渐变的光亮。看来,缅甸在“硬实力”拼不过美国的时候,也就不得不转过来打造软实力,向美国学习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