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王凌 | 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

2012年02月06日 09:57:32

      钱穆先生曾经写道:西方“个人主义”,在其心理上,有一大缺点,即不肯承认自己一切行为中有过失,不知悔悟己失。故其心理上只向前不退后,仅外顾不内视,仅知有进步,乃无“改过自新”一观念(《个人与国家》)。
       最近一两年来,颇有几位与我等同龄的学者走了(其中也颇多大腕),有人把这当成“偶然”——在所谓“唯物质论”看来,一切都是偶然(发生)的、随机(而遇)的、自然(而然)的——因而不免大为伤感,也仅此而已。可是我们又看到,他们有的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死去(最后该立遗嘱时却说不出话了),有的则是多活一天便算一天(也不管花多少钱花谁的钱)。不管他们曾拥有多少学术成就,抑或仍旧忙碌不休(有的还要带博士研究生,还要写大块——其实是“无关痛痒”的——文章),他却没有过了“生死关”,没有考虑回答“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这样一个大问题。
       我早在课堂上就跟同学强调过,这一个问题也许跟你的职业、你的学术生涯有关,但却决不是那些“工作”就可以包容了的。
       而且,跟大多数年青人的认识不同,这并不是年长者才会面对的问题,而是从年轻时代就存在的。如果从头就没想到,到头来只有悔悟——只怕的是,连悔悟都来不及了!
 

上一篇: 下次开会讲些什么(致海外友人)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6日, 4:03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