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2月27日 10:18:31

      当人们评价一些朝代的政治,比如“秦政”时,不免会发生争议,也不难听到一些溢美之词,如车同轨、书同文、大一统,等等。吕思勉先生则曰:然此等事收效盖微,世或以为推行尽利,则误矣。
       又说:“秦王怀贪鄙之心,行自奋之智;不信功臣,不亲士民;废王道,立私权;紧文书而酷刑法;先诈力而后仁义,以暴虐为天下始”(《秦汉史》)。
       我看,这些就没有必要翻译成白话了。所以我们要评价这一类朝代的历史,首先还要从它的“根儿”上说起,不能只看那些具体枝节,技术层面。
       政治,不是小孩搭积木,不是文人写文章,可以随便加上或减去点什么。那都是不可能的,比如“改革”(“再改革”),比如“民主”(“新民主”),比如“内需社会”(相对于“为他人做衣型经济”),还有作对多年以后,突然要“为大多数人”啦,等等,那岂是任意便能拼凑上去的?秦二世亡秦,若传之三世、四世,便能改革了?谁信呢?有人说,已经花了那么大的几千万的代价,再给我点机会吧!那,还要看老百姓让不让?老天爷答应不?对不对?
 

上一篇: 您活在哪个阶层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