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英杰 | 归真堂,归路在何方

归真堂,归路在何方
文/魏英杰
22日,福建归真堂举行养熊基地开放日,试图为激起众怒的“活熊取胆”正名。此前,这家企业拟申请上市,未料半路杀出程咬金,遭到环保组织狙击。反对方认为,“活熊取胆”手段残忍,这种企业怎么可以上市?
开放养熊基地能否平息众怒,不容乐观。大多媒体是带着问题意识去的,很容易从中寻找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更何况,这场争论本质上属于理念之争,是持环保立场人士发起的对他们所认为的虐待动物企业的讨伐。否则的话,“活熊取胆”手段再残忍,归真堂仍是合法经营企业,你凭什么让人家关门大吉?
从这角度看,舆论声讨归真堂也才具有积极意义。“活熊取胆”固然比滥杀野生黑熊更合理,但不得不承认,这仍然是一种不文明的商业行为。特别是,熊胆粉的药用功效并非无可替代,因此逐步取消“活熊取胆”,直至不再生产销售任何熊胆加工产品,才更加符合社会文明理念。换句话说,从捕杀野生黑熊到人工养殖、抽取熊胆汁,这是一个进步;从“活熊取胆”到这个产业完全退出市场,更是一种进步。对于这一点,归真堂想必也不会断然加以否认。
归真堂的发展历程,也可证明时代观念的变迁。由于笔者出生于闽南地区,恰好对这家企业有所耳闻。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归真堂开始人工养殖黑熊。那时候,一个惠安女养熊,简直被当地人视为壮举。只不过,当时没什么人会担心黑熊痛不痛,更多人是害怕黑熊万一跑出来怎么办。而如今,人工养熊不再被人看作了不得的大事,人们反倒为这些动物操起心来。这一点,恐怕也为归真堂创始人所始料未及。
经过这些年,整个社会的动物保护意识确实提高了。以前,许多富豪以吃鱼翅为时尚,眼下很多名人却公开表示拒绝鱼翅。有些海鲜餐馆为迎合这一社会趋势,也开始不再提供鱼翅菜品。但在看到社会进步的同时,也应认识到,再先进的理念都不可能于短时间内获得所有人认可和践行。取消“活熊取胆”,不仅要靠环保意识的提高,也要看熊胆粉是否具有市场需求。倘若市场对熊胆仍有需求,取缔“活熊取胆”后,“杀熊取胆”难免死灰复燃。
因此,在对归真堂等企业进行谴责时,千万别忘记了,恰是市场需求催生了这类企业,而不是相反。何况,对一家企业进行道德谴责容易,但如果企业并未从事违法活动,要让它退出市场,也应尊重企业历史和现状,而不该由民意直接给它下达一张死亡通知书。
归真堂养殖黑熊已十多年,其主业一直依赖于熊胆粉的生产销售。包括归真堂在内的黑熊养殖场,归路在何方?必须说,如果企业不加快技术革新或产业转型,彻底抛弃“活熊取胆”方式,市场之路将越走越窄。这是企业必须意识到的一点。此外,当社会普遍认为相关产业不符合环保理念,管理部门也有必要抬高行业准入门槛,或禁止新企业进入该领域。这才是直面问题、解决问题的合理合法途径。
2012年2月22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23日, 10:37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