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会场

2012年是中共高层重新洗牌的一年

2012年是中共高层重新洗牌的一年。同时也是“”这两个字最被滥用的一年。“”大概是中共政治中最便宜的用词。事实上,要揪出一个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用过“”这两个字的中共官员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并且中共关于“”有着形形色色的修饰语:坚定不移的、大刀阔斧的,等等。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现象,因为只有最愚蠢的专制政权才会宣布自己已经达到了完美境界并且因此而切断自己遇到麻烦时抛出“”两个字自救的机会。

与其浪费精力去探究中共高官们抛出“改革”或者甚至“政改”两个字的频率,不如看看有几个在位或者离位的高官提到过“改”前和“改”后的区别到底是在哪里。“改”后公民有无组织政党的可能?有无公开撰文抨击政府的可能?有无和平的游行示威的可能?有无投票选举执政党的可能?事实上,最根本的一个问题(当然也是所有中共高官都没有提也不敢提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改”后中共有无出局的可能?

在中国最奇怪的现象是,一个靠暴力和谎言夺权,靠暴力和谎言执政的政权,每当其高官含含糊糊的提到“改革”或者是“政改”这两个字时,特别是临近权力交接的年头,总又会激起许多幻想。那些幻想最终无非是多多少少牵连到当年蒋经国在台湾开放报禁党禁式的“改革。”

然而在台湾的解除报禁党禁,虽没有以动乱或武力的形式发生,但其实质却是一场全面改变社会的革命。也正是因为这场革命,在台湾,没有哪个政党可以安心的稳坐执政党的地位。当在大陆的国人隔岸观看台湾文明的竞选、辩论时,是否曾想过如果当年蒋经国只不过动点皮毛式的搞了一点模模糊糊的一党领导的所谓改革,假如他的改革之后,台湾的媒体还必须是国民党的“喉舌”,台湾的异议人士还必须继续稳坐牢房,台湾今天的社会现状,恐怕真的可以和大陆“统一”了。

可惜的是,很多人忘了促成台湾的开放党禁报禁式的改革的很多因素在中国目前都不存在:比如一个已入晚年的独裁者、被美国和世界多数国家断交而带来的巨大被动局面,等等。中国不存在一个孤零零的独裁者,而有着人数众多的专制利益集团;世界各国目前也在迫不及待的讨好中国。假如从台湾的特殊的经历中只记住了“独裁政权会自己平稳的改革到最终给公民自由和民主政治”,那么恐怕中国人需要有足够的耐心继续无限期的等待。假如国民对中共抛出的“改革”空谈不断的叫好和期待的话,那么似乎中共已经是稳操胜券。

尽管从中共官员到一些异议人士都在说“中国已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了”,事实上,中国是已经到了非革命不可的时候了。这当然不是说需要当年中共使用过的暴力和残杀。那只不过是暴力夺权,算不上什么革命。在中国历史上也发生过了无数次,没有什么稀奇的。

而从古至今,改朝换代,中国人的政治权力基本没有什么变化:无权撰文批评皇帝,无权撰文批评中共;无权挑战皇帝的领导地位,无权挑战中共的领导地位;无权建立和朝廷持不同意见的组织,无权建立和中共持不同意见的组织;司法由朝廷的官员掌控,司法由亲一色的中共党员身份的所谓的法官们掌控,等等。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到了21世纪,中国还流行着“上访”“上书”。假如国人的以上提到的政治权力有了根本的改变,那么哪怕没有流一滴血,也完完全全称得上是一场巨大的革命。正如在台湾发生的革命。

中共不光绑架了“改革”这两个字的使用权,也绑架了“”这两个字的使用权。这是一个在和平时期还存在“反革命”这种逻辑混乱的罪名的政权。它用自己以“”为名义的暴力夺权所带来血腥记忆来阻碍国民对权力的要求。它给国民灌输的信息无非是:革命等于暴力,等于失去一切。而事实上,中国历史上只发生过以革命为名义的暴力,而还没有发生过象台湾一样的全面改变社会的革命。在专制集团洗牌的一年,中共自然又是毫无新意的大谈“改革”。而真正重要的问题是:从来没有享受过真正的政治自由的国人是否要选择中共的“改革”还是台湾的“”?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co.uk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