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olites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言论自由, 民主, 政治, 司法, 责任

今天看到一条好消息,平西王和护士长王丽娟被免去重庆市相关领导职务。为啥是好消息呢?最明显的好处是避免了全国性、运动式的唱红黑打的可能性。包括学生在内的体制内的人们可以少扯些蛋,多学点知识和少做些假大空的事。电影《让子弹飞》预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吃着火锅唱着歌迟早会出事。在全国人民还没有被迫边吃火锅边唱歌之前,平西王休假式疗养去了,所以说这是个好消息。

此时想起在2009年暑假的时候与家人驾车去稻城亚丁和丽江的路上,因塌方的原因交通被阻断而偶遇几位来自重庆的旅游者,在回答对平西王唱红打黑的看法时说,他们认为这样好,他们支持。当时我很默然,没有告诉他们当我看到穿着单薄、在大雨里唱红歌的孩子们和主席台上被人撑着伞的领导们时的感受;也没有告诉他们当我看到充满巨大广场上被血色的各种旗帜捲裹下的男女老幼放声高歌的时候我的联想——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德国慕尼黑。只是隐约的感到某种悲哀——难道三十多年前文革的浩劫真的没有在这一代人头脑里留下悲剧性的记忆吗?同时我也想到,是不是我太容易被历史的记忆所牵动?毕竟时代不同了。

昨晚在微薄上看了温总理任内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被这个老人这样的几句话所触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我忽然明白有类似隐忧的不仅仅是小民我,温总看得更清楚。为了加强语境和警示,温总两次提到1981年中央作出《关于正确处理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我们知道,那次决议最重要的命题是否定文革。不可谓不意味深长。近些年来,极左思潮泛滥,文革势力抬头,法律被肆意践踏是个不争的事实,重庆当局的做法是其典型代表。温总理的立场和忧虑在本次记者招待会上表现的非常醒目。幸运的是,总理在昨天的记者招待会上严厉批评和高调否定了重庆的人和事:“…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可以预见,平西王从此将一蹶不振,但我希望事件能够往深层次发展——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不振,更应该是一个制度将要终结的丧钟。这才是这个国家的关键所在。

温家宝的记者会是他在两会的最后告别,在长达三个小时的答问中,罕见的少有官话、套话、推诿和敷衍,在中国古墓一般的政治舞台上出现了一抹难得一见的丽影——坦诚、率真、真情流露而且悲情、悲悯和悲愤。

他说,“我真诚希望,我,连同我这一生,给人民做的有益的事情,人民都把他忘记,并随着我日后长眠地下而湮没无闻。”试问哪个在政治舞台占有一席之地的政治家或政客不希望在历史上留下一笔荣耀的注解?而温竟然希望人们忘了这一切,他心中的悲情、伤感和挫折感可见一斑。这种综合的情绪可以从下面这句话窥探一二:“在最后一年,我将像一匹负轭的老马,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松套。努力以新的成绩弥补我工作上的缺憾,以得到人民的谅解和宽恕。”谅解应该说是一个表现谦逊的词,而宽恕的含义也许要到多年之后我们才可能知晓。这个老人要人民宽恕他什么呢?这句话让我们看到一个精疲力竭、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承认失败和勇于承担历史责任的老人,看到一个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国家总理。无论如何,我喜欢允许自己真情流露的人。

关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温总其实在国内外多个场合都有多次论及,令人诡异的是贵为总理的温家宝的政改言论竟然都遭到了封杀。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言论自由在中国有多大尺度,既得利益集团的势力有多么强大。但这一次,温总用这种决绝的方式突破了体制的禁锢和束缚,让人们看到了他有别于另一个人的思想。他说,“改革只能前进,不能停滞,更不能倒退,停滞和倒退都没有出路。”,“群众能够管好一个村,就能够管好一个乡的事情;能够管好一个乡,就能够管好一个县的事情。我们应该按照这条道路鼓励群众大胆实践,并且在实践中使他们受到锻炼。我相信,中国的民主制度会依照中国的国情循序渐进地得到发展。这也是任何力量所阻挡不住的。”不管这些语言是否证明了温总与“”告别的决心,还是为了他极为敬畏的历史感(个人认为,历史感是一个政治人物最基本的政治素养和道德)都不在重要,重要的是在政治顶层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温总即将离去,体制内理想主义变革的愿望是否会熄灭?这个问题现在无法获得答案,既无悲观也无幻想。因为这片土地实在是太缺乏想象力,就像王小波所说的“银色的世界”。

温总在不同的场合都提到,“政府的一切权力是人民赋予的,应该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甚至考虑把一些经常批评政府的代表人士请到中南海,面对面地听取他们意见。”,在零下273度的冰冷体制下,说这样的话当可看作一种进步。尽管这样的说法和想法与昨天高票通过的刑诉法73条相背离。

法律是有良法与恶法之分的,而恶之横行往往并不以恶之面目,而常常以善之名义示人。73条的内容使公权力很容易把一个国家变成一个警察国家,前提是只要他们愿意。等到自以为其善的举手者们哪天幡然醒悟,恶已既成,灾难已临。历史屡屡重演,而这个民族似乎并没有长多少记性。

在回答阿拉伯之春的提问时,温总回答:“阿拉伯人民追求民主的诉求,必须得到尊重和切实的回应,而且我以为,这种民主的趋势是任何力量不可阻挡的。” 同样与中国在安理会否决有关制裁叙利亚的议案相矛盾,这不能不令人惊奇和惊讶。同样是因为这一点,让我对被称为影帝的温总有了新的认识。也许以前有点误解他了。他接着说,“在我担任总理期间,确实谣诼不断,我虽然不为所动,但是心里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这种痛苦不是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痛苦,而是我独立的人格不为人们所理解。” 进而又说,“我愿意经受历史和实践的考验” 我个人认为,自49年以来,能把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展示给人看的总理绝无仅有,尤其展示的是对“谣诼”和“独立人格”不被理解的痛苦,还有对历史评判的敬畏。这应该是诚实的真情流露(有哪个行尸走肉、尸位素餐的人会为谣诼和独立人格而痛苦?会思考历史评判?他身边的那个人就是明证)。

对我来说,温总说的最振聋发聩的一句话是,“任何一项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这简直是一句针对沉默大多数的悲悯呐喊,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愤啼鸣。这句话说的是,没有人民对政治意识的觉醒、没有个人对权利意识的觉醒,你指望谁来改革并改变我们的命运呢?!纵观49年以来的历史,每一次的进步改革无一例外的都是民间推动的,希望的火焰都从民间燃起,而官方只是被迫允许民间这样做。历次改革的总设计师都是人民,而官方只是总允许师而已。仅仅放松管制,中国就迸发出如此惊人的创造力和财富积累。而现在明显的有一种势力在重新加强管制,重新禁锢和束缚人民的思想和创造力。我们唯有以更加强劲的公民运动来回应温总的良知和内心呼喊,推动关乎子孙后代命运的改革,从而改变我们自己乃至国家的命运。这样的力量来自每一颗奔腾的心、也应该来自每一个有孩子和将要有孩子的人、更应该来自我们之所以为人的社会良知和良心。不是因为我们渺小而自弃,而是因为我们渺小才抗争;不是因为我们无权而沉默,而是因为我们无权才争取;不是因为我们无知而冷漠,而是因为我们无知才求索。

温总理,今天,我想说声对不起!也许以前误解您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