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由官员“雷语”再次引发的讨论和思考

作者:田大校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2-3-31

本站发布时间:2012-3-31 10:18:01

阅读量:122次

    中国官员“雷语”,没有句号,只有分号;没有更好,只有更多。据报导,贵州省毕节市驻贵阳办事处主任文永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宣称:“你是记者,你是党的喉舌人,你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党服务的,这个你要明确,这个问题你要鉴定清楚。”网友别以为自己穿越了,或者怀疑几年前郑州那位雷人的逯军局长再现江湖。这是逯军“后继有人”,是贵州毕节官员就停车问题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记者的呵斥。有网友不无嘲讽地说:现在某些官员真是懒到家,连呵斥记者都想不到新词,而抄袭现成的;更有评论分析称,雷人雷语后有着强大的制度根源,不是一场看起来轰轰烈烈的舆论曝光可以遏制的。为了帮助网民朋友了解相关情况,中国选举与治理网收集整理了有关评论,与网友思考辨析。  一、官员“雷语”为何层出不穷?济南日报发表评论称,当年逯军面对记者提出了“”的问题,今天毕节市驻贵阳办事主任文永东则提出了“为谁服务”的问题。他们二人反问的措辞虽然有所区别,一个是“”,一个是“替谁服务”,但用意显然是一致的,即记者要站在领导干部的立场上,替他们说话。按照常人的逻辑思维,记者替党说话,替党服务也好;替人民说话,替人民服务也好,难道有本质不同吗?在我们国家,人民和党应不是对立关系,而是血肉相连。然而,逯军也好,文永东也好,却把自己弄到了人民群众的对立面上。在他们看来,自己就代表党,代表政府,记者就应该与他们“保持一致”,殊不知,这恰恰是一种“官霸”嘴脸。评论认为,记者采访是为了求得事实真相,客观报道事实。如果官员依法行政,记者当然要与他们“保持一致”;但若违法行政,甚至违法乱纪时,记者如何与你们保持一致?“”或者“替谁服务”这样一个简单的反问,恰恰暴露出一些领导干部的观念问题,实乃愚蠢至极。河南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因为“说错话”而丢了乌纱帽,这位毕节驻贵阳办事处的官员是否得到处理,人们拭目以待。广州日报发表文章指出,从逯军的“”到文永东的“为谁服务”,暴露出来的问题发人深省:为什么总有官员“自觉”地把党同人民对立起来?他们的错误观念是从哪里来的?是怎样形成的?究竟该如何剔除这些人头脑中的错误观念……相信这些未竟之问,才是最需要人们迫切思考并解决的吧;否则,不知何时,下一个“文永东”又会出现。评论认为,同样的雷语再现官场,仿佛扇了民众和舆论一个响亮的耳光:你们大批特批,我们照说不误。雷语以这种方式再现,无异是一种对舆论的挑衅和羞辱。它似乎表明,某些官员根本没有将舆论的批评放在眼里,没有从媒体曝光中吸取教训,没有觉得这么说有什么错。问题出在哪里呢?显然不是舆论的批评不够激烈,不是官员过于健忘,而在于,寄望于舆论的批评终结这种雷人雷语,本就不切实际。雷人雷语后有着强大的制度根源,不是一场看起来轰轰烈烈的舆论曝光可以遏制的。问题首先出在问责的含糊上。创造“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的逯军,表面上被撤去了规划局副局长职务,可熟悉问责政治的人都知道,前台的问责根本挡不住后台的带病复出。这种问责,只是一种暂避风头的带薪休假。言论不当,粗暴对待舆论监督,却得不到制度性的惩罚,岂能指望后来者会吸取教训。没有真刀真枪的问责,仅仅作为公务员考题,对公务员丝毫起不到警戒和威慑作用。对“为党还是为人民”的问题,哪个公务员不答得冠冕堂皇?可一到现实中,有人就会用实际行动给出另一个答案。更何况,很多官员都觉得逯军不过是一个偶然被媒体曝光的倒霉鬼,权力总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盲目的自信和狂妄自负,自己不会像逯军那么“倒霉”。再说了,即使逯军被曝光,对官场产生了一定震撼,这种震撼也是有时效性的,热点过后,大家很容易就健忘了。比如,这个说出逯军同样话的贵州毕节官员,就不一定知道逯军其人和当年那场风波,他只是随着自己的权力习惯说出了那句话。同一句雷语,背后是同一个傲慢不受约束的权力,权力依然傲慢,雷语自然会不断重现。

二、不是“雷语”或是现状?红网发表文章认为,舆论因此哗然,是出于对现行体制的共识。一个宗旨变成了二选一的问题,而且需要“明确”,需要“鉴定清楚”,这个毕节市政府驻贵阳办事处是何方神圣?那么,也同时产生了一个二选一的问题:毕节市政府是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还是凌驾于党和人民之上的独立王国?虽然文永东主任质问记者的口气理直气壮,笔者反驳文主任也言辞凿凿,但是,对照某些官场现实,看看某些权力的姿态,笔者反而是有点气馁的。因为,文永东主任说的是权力的一贯意识,而笔者只是在陈述一种常识。而当某些权力发生蜕变时,有些政治常识就会成为悖论。评论指出,在社会现实中,公民有求于公权力时,往往是以一种获取恩赐的姿态,唯唯诺诺甚至曲意逢迎,谁敢亮出“为人民服务”的“令牌”?按理来说,这种把党和人民的利益对立起来的观点,是一种严重的政治错误。但事实上,既没有看见逯军副局长因此犯下滔天大罪,也没有阻止后来的文永东主任大放厥词。看来,他们这种毫无顾忌的“实话实说”,更符合权力的现状,至少在当前的官场生态下,已经不值得大惊小怪。实际上,不管是“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百姓说话?”的逯军副局长,还是质问记者“你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党服务的”文永东主任,人们对其的愤怒是有点借题发挥的。因为这个“二选一”的问题,也是在某些社会现实下,人们常常会质疑或纠结的。其中真正值得指出的是,当事官员混淆了党和权力的概念,有拉党的大旗做权力虎皮的嫌疑,才使得舆论对此的抨击有了落脚点,也可以将此上纲上线因为,党和人民利益的一致性是毋容置疑的。但权力就不同了,在权力腐败越演越烈的官场生态下,权力的作为和人民利益相背是完全可能的。如果某些权力已经发生腐败蜕变,就必然与人民利益格格不入,在这种关系下,维护人民利益就有损权力的利益,反之亦然。评论表示,在“为谁服务”这个二选一的问题,其实一直是由权力来决定的。当某些权力发生蜕变时,为人民服务的公权力就变成了用来寻租的私权力,这就必然会形成与人民的利益冲突。在上访遭堵截,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媒体成了唯一的出头椽子。很多时候,媒体也只是想问个究竟,但因失控而狂妄惯了的权力,哪里容得下这样的“苦苦相逼”?逼急了就实话告诉你,给你一个“二选一”的立场取舍。假如相关记者还用常识来选择“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说话”,那就得借用文永东主任对记者的嘲讽:“开玩笑啊!”当“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宗旨变成了“开玩笑”,民众真的该欲哭无泪了。但这竟然是某些官员可以大言不惭甚至理直气壮的公开说辞。试想,要让这些官员形成这样的权力意识,要经过多少施政的实践和体验,要具备怎样的权力生态和官场环境?如此,应该被质疑和追究的,不仅是这些说出了心里话的官员,而且要对当前权力失控、权力狂妄引起的官场腐败抱以足够的警醒,并在制度建设上大力推进改革。新华每日电讯发表文章说,一个政治常识严重匮乏、媒介素养较差的官员,在一时冲动下蹦出“替谁服务”的雷语,倒也在情理之中。但是,质问“替谁说话”的逯军,曾一度成为年度风云人物,甚至引发国内主流媒体广泛关注,文某对这么大一件事岂能丝毫不知?进而言之,文某若果真不知“逯军”,则折射出了另一个深层次问题,即一些官员自我封闭与现代文明之间的割裂。不得不说,时下有些官员,终日沉浸在文山会海或觥筹交错中,既不读书,也不看报,更不上网。时间久了,很容易导致官员对热点事件、新鲜事物、舆论关切等的漠视和无知。去年,“微博开房门”主角溧阳卫生局局长将微博视为很私密的聊天工具,则是典型的官员对新鲜事物的无知,结果弄巧成拙,令人笑喷。“替谁服务”重出江湖,另外一种可能则是,该官员明知道“逯军”之前车之鉴,却因打心底认同“替谁说话”的错误观念,造成了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的“偏执行为”。需要指出的是,这种看似不汲取教训的愚蠢言论,实则隐藏着一种权力膨胀之后的过分自信和自负——我知道“替谁服务”不妥,但你们又能拿我怎么样呢?这一点,从文某的一些言论就可听出端倪:“我是一级政府派驻机构,你要采访我,就必须你们常务副台长来亲自过问这个事情。让我接受你的采访?开玩笑啊!”其潜台词明显就是,你一个小小的记者算什么啊?至少叫你们常务副台长过来说话。这其中的傲慢与蛮横,一览无遗。事实上,就算文某如此偏执地表达自己的扭曲权力观,他确实未必就会“因言获罪”,逯军的经历就是最好明证。但不管怎样,“替谁服务”的公然爆出,伤害的不仅是公共情绪,更是政府形象。如此素质的“公仆”,能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能为人民服好务?值得追问。

三、也别因为“雷语”伤不起?法制日报发表评论指出,“雷语门”等事情表明,官员们说“雷人话语”并没有因为网络的曝光而收敛。与此相对应的是,网民面对官员频繁的“雷人话语”却是司空见惯,越来越提不起兴趣,他们懒得跟帖、懒得评论,很是有些“审丑疲劳”了。在我看来,这种趋势表明官员的某些“潜规则”正在变为“显规则”,民众的监督越来越乏力,这种趋势比官员说“雷人话语”本身,更值得人们警惕和担忧。文章认为,稍有头脑的人不难想象,“你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党服务的?”这样的不符合党章、将党与人民对立的“雷人话语”如果是为官员群体们所唾弃,那么,一个官员说出这样的话,他将很难在官员群体中容身。但现在的问题是,一个官员说出这种话后,一个接一个的官员又说出这种话,这表明一些官员已经在认同,要将“党的利益”偷梁换柱成为他们小集体和个人的利益。而且更可怕的是,他们将这种私底下认同的“潜规则”通过不断地发声,逐步扩展成“显规则”。这凸显了某些官员扯破底裤的肆无忌惮。另一方面让人沮丧的是,网民们已经出现不同程度的“审丑疲劳”。因为,说这些“雷人话语”的官员,不是在一次又一次网络的猛烈抨击之下变得更少。以前那些说“雷人话语”的官员,大多数是安然无恙,少数是当时停职,但不久就官复原职。这说明网民的监督貌似强大,实则乏力,既然监督乏力与无效,网民们也就提不起多少兴趣来。将“党的利益”与“人民利益”对立起来是很危险的,而官员将自己个人利益、小集体利益绑架成“党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对立更危险。所以,眼下某些官员口吐狂词,绝不是说错了话那么简单,而是涉及某些官员到底如何使用权力,如何对待民众,到底要将地方党组织和公权力带向何方,以及公民如何才能有效监督和制约权力的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任其泛滥,就会同腐败一样,严重危害国家的肌体。人民网发表的网友评论认为,面对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若不愿接受,婉拒也就作罢,贵州毕节市政府驻贵阳办事处主任文永东反而质问起记者“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党服务”,不容分说之下,还亮出自己“一级政府派驻机构”的权威,声称必须要“常务副台长来亲自过问”。看过此段视频的人,恐怕都会被这名官员的凌厉犀利话语和咄咄逼人攻势所震慑。如此拒绝乃至蔑视舆论监督,可谓煞费苦心又自欺欺人。

更可怕的是,这并非个案。在官员言论的跑马场上,“雷语”向来放荡不羁,前有“替谁说话”,今现“为谁服务”,如此等等,源源不断。从小处说,这体现出某些官员个人的文明素质低下、态度粗鲁恶劣;从大处讲,这反映了当今官场生态中仍存的“傲慢与偏见”。对待记者采访尚且这般气焰嚣张,不难想象,若遇普通公众前来办事,恐将更是“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可以说,层出不穷的官员“雷语”,加剧了官民之间的裂痕与冲突,也将一些公职人员的本来面目暴露在阳光之下。透过诸如“为谁服务”之类的叫嚣,我们亦能够看出,在现实中确有部分标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其实更像是“官老爷”。文章也认为,对于接连不断的官员“雷人语录”,我们不妨少些义愤填膺,免得伤心伤神伤身,就当是一个个小丑演绎的一出出舞台经典搞笑桥段,一笑而过罢了。毕竟,除了“止增笑耳”,这些雷人雷语恐怕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社会功能。而笑不仅是一种超然态度,更是一种价值判断,公众可以“用脚投票”,在心底对那些官员进行评判。尽管这样可能也无力改变现状,但百姓心中这杆秤,会掂量得很清楚,谁是真正为人民服务,谁是为小圈子乃至自己个人服务,公众都记得。
注:汇编参考文章
《“为党PK为人民”雷语再现尴尬了谁?》,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作者为曹林;
官员“雷语”不能只当成说错了话》,法制日报,作者为杨涛;
《“替谁服务”为何重出江湖》,新华每日电讯,作者为邓子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