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伟:中国已经到了西式民主和革命的边缘?

作者:刘学伟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2-3-15

本站发布时间:2012-3-15 9:23:52

阅读量:5289次

    中国的官方报纸《》英文版上刊登了一个让西方人感到正中下怀的民调。

  http://www.globaltimes.cn/NEWS/tabid/99/ID/699684/Majority-of-public-call-for-deeper-reforms-poll.aspx 调查由下属《环球时报》的环球民调中心于本月4-11日在中国的七个城市中15岁以上的人群中按配额法抽样1010人进行。

  调查结果表明,80.9%的受调查者认为改革是成功的。但93.9%的人呼吁政府进行更深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

  其中近半市民认为,国家目前的社会条件,是改革的主要驱动器。约三分之二的受调者认为既得利益集团是改革的主要障碍。

  约有60.2%的受访者同意在该国的改革正在稳步推进,但71.8%的人不知道政治改革的真正意义何在。

  近20%的参加者,大多是在30-50岁之间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表示在该国的改革停滞不前。

  62.5%的受访者认为既得利益集团是改革的主要障碍。

  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如果改革的深化,不担心不稳定。其中80%对今后的改革有信心。

  以下是评论:这个民调在西方引起轰动,法国多家报纸大幅转载,并加以长篇评论。他们主要瞄准了这两项数据:有63%的中国人希望西式民主。近半数的人认为中国濒临革命。

    请大家看截图。

    这两个数据都有被移花接木之嫌。先看第一个数据。问题是:“你对采用西方民主看法如何?”47.9%的受调者的选项答复是“不反对,但不现实。”15.75%“支持这个理念,而且认为它是可以实行的。”19.1%认为这个理念有失于天真。” 9.9%认为是“西方的宣传”。剩下的7.5%没有定见。

  客观地看,近半数人的意见是“不反对,不现实”。这个态度很重要。他一方面表达了西方意识形态的强大影响力,另一方面也表达了中国民众的清醒的现实主义精神。从这里我们当然可以发挥出很多更细的不同态度。比如,“我其实很欣赏西式民主,只是中国今天做不到。”比如“那个制度适合他们的情况。但对中国并不适合。”比如“如果把西方的制度与中国的传统好好融合一番,应当会更适合中国今天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

  我个人的立场当然是第三种。而且我相信持这种意见的人在那47.9%中占多数。

  这个民调也显示其实支持现在就全盘引入西方制度的人在中国仅占一个很小的少数。这一点西方人就假装没看见了。

  再来看关于革命。问题是:“你认为中国已经临近革命了吗?“15.1%的人认为是。34.3%的人认为可能。认为不可能的占40.8%。9.8%无定见。这个“可能”是一个模糊的中间立场。如果按照民调的中立习惯,应当这样提问:“更倾向于临近革命”或“更倾向于不临近革命”。这样那个回答可能的人就会分解成两个部分。我们姑且认为是一半一半,即各17.15%。这样倾向于没有革命的就会达到将近60%,而倾向革命者则有32.25%。这个比例就比较真实。但三分之一的人倾向革命,这依然是一个令人忧心的数据。值得当朝的肉食者们拿出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态度来认真寻找化解之道。而那些西方人把表态“可能” 的人都当作支持革命者,似乎也真是唯恐中国的天下不乱啰。

  现在我们再来看另外两个问题:“改革的主要动力是什么?”我这回真的很欣赏最大一部分国人给出那么一个有学术水准的答案:44.1%的人居然选了现在的社会条件。26.3%选领导人的决心。17.3%选公众的要求。7.8%选舆论压力。4.5%无定见。有意思的是选“领导决心”的人明显多过选“公众要求”。在中国的现状中,这也真的是事实。不过这个事实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就又会见仁见智。那个选“社会条件”的比重那么大,意味这近半数的国人还在耐心等待社会条件的进一步改进,因为这个条件的改善可是急不来的。

  现在来看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否认为既得利益集团是改革的主要阻力?”这个问题国人给出了最一致的态度。62.5%的人说是。我也说是。但是我还是主张与他们妥协,主张赎买。主张走英国式的改良路而不是法国式的革命路。

  最后我十分庆幸有“80.9%的受访者认为改革是成功的,62%的受访者同意在该国的改革正在稳步推进,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如果改革的深化,不担心不稳定,80%对今后的改革有信心。” 这说明在中国革命实在不会是迫在眉睫的选项。

  但“93.9%的人呼吁政府进行更深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71.8%的人不知道政治改革的真正意义何在,近20%的参加者,大多是在30-50岁之间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表示在该国的改革停滞不前。” 这说明政府不可以把政改再长期拖沓下去。现在大家都把重望放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班年会全面接班的习李身上。我们且看他们能不能领着中国人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成功之路。

  还想很可能不得体地补充一段的是:10年来的故事说明,我们的现任领袖胡锦涛同志虽然胜任,但稍嫌谨慎有余而魄力不足。但即使这样,中国依然取得了举世称羡的巨大成就。这说明,中国的崛起真的已经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如果我们再有一个普京式的杰出领袖,那中国的崛起就肯定更加灿烂辉煌。这就是我对领袖的价值的理解。再杰出的人物也必须有所凭借。在一个已成之“势”上,要有所成就,那就比在一个巨大的危局(比如1910年的中国)中必须去寻找出路,力挽狂澜,容易太多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