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人驳孔庆东“警惕全盘否毛”一文

作者:liuwanjun1963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2-3-27

本站发布时间:2012-3-28 0:01:31

阅读量:3201次

  前两天,同事A大放厥词,“中国要文明进步,就必须要清算历史上的两个人物,一个是孔子,一个是毛泽东。”我很替他担心,劝他不要这样过激,否则是会挨骂的。今天在乌有之乡网站看到孔和尚的一篇文章,名曰《要警惕某些人全盘否定毛主席》,就赶紧把它推荐给朋友,看能不能靠北大名人的文章封住他的嘴。

  A看后,找来与我论理。要知道,我是不善言辩的人,仅仅两个回合,就赶忙竖起白旗,变成一个洗耳恭听者。

  “毛泽东时代解决了我们不挨打的问题,邓小平时代解决了我们不挨饿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应该解决不挨骂。”A认为孔和尚文章中的这第一句话就有问题,“中共建国伊始就宣布‘一边倒’政策,再加上介入朝鲜战争,使自己彻底绝断了与资本主义国家的交往;可是,时间不长毛泽东又与赫鲁晓夫闹得不可开交,使自己又绝断了与主要社会主义国家的来往。事情发展到1969年,就是刘少奇遇害的那一年,中苏发生争夺珍宝岛的战争,险些招来苏联对中国的核外科手术的打击。上了一点年龄的人都记得,1970年到处都在挖防空洞,并有人教民众如何防范原子武器的要诀;农村的民兵也学会了两句俄语:‘缴枪不杀’、‘我们宽待俘虏’!根据一些史料显示,这次如果不是美国人表现出对苏联的强硬态度,中国恐怕在劫难逃。所以,与中国还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的美国,在尼克逊总统来华时,就显得格外高调。1962年中印因领土纠纷发生大规模武装冲突,据有关资料表明,这是印度一手挑起的事端。可是,这场战争很奇怪,在中国军事上取得胜利后,我们主动地放弃有争议地区;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国军队居然从战前所占据的地方再向后撤退二十公里,从而放弃广大藏南地区。这是不是毛泽东的‘国际主义精神’在作祟?他曾自豪地说过:印度一战保二十年的和平!假如中国军队在传统控制线往后再撤退二百公里,准保二百年和平!这就叫做中国版的‘土地换和平’。当然毛泽东的这种行为,给后人解决中印边境问题带来巨大的障碍。现在印度已经在藏南成立阿鲁纳恰尔邦,毛左们除了声讨政府的软弱外,还鼓动中国应像毛泽东一样果敢地亮剑,用武力来解决中印边境问题。这种奇特的循环逻辑令人啼笑皆非,我们只能说中国人在用屁股想事。其实,藏南问题比西方列强挟枪炮占据中国领土更耻辱,那时丧权辱国是由于国势羸弱而迫不得已,而此次呢?却是主动地给入侵的失败者以丰厚奖赏,还顺便捞了一个‘英明’的名声。试问: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愚蠢的事情吗?如果瞧不上那些土地,何必当初又要与老朋友尼赫鲁翻脸呢?中印边界战争正值中苏关系走向冷冻期,这是否还包含着别的什么‘战略意图’呢?这样倒霉的‘胜利’,是不是比被别人揪住一阵狂打更让人难受呢?再者,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有美苏两强的相持,始终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战争;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是那个时代的主旋。翻开世界史,我们发现被孔庆东所自豪的‘不挨打’的国家在毛泽东统治中国的那个时期,居然闭着眼就能数一大把,光我们的邻边就有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缅甸、尼泊尔、、澳大利亚等。看来,在以美苏为主导的新的国际秩序下,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解决了不挨打的问题,搞文学研究的孔和尚学富五车,应该对此有所认识。邓小平解决了中国人的温饱问题,孔和尚没有分析原因,但作为中国人都知道,邓小平理论恰恰是对毛泽东思想的颠覆,如果没有这种颠覆,中国人大概像朝鲜人一样仍然在饥饿线上挣扎,这一点孔和尚也应明白。”

  “孔庆东说现在要解决‘挨骂’的问题,这是文章的主旨所在”。A停顿下来,呷了口茶,点上一支香烟,吐出几个青烟圈儿,悠闲地像是超脱世俗的雅士。过了片刻,他把烟蒂掐灭,小心翼翼地放到洁白的烟缸里,又开始他的说教。“孔和尚说‘外国人骂我们没有我们骂的多’,这可能是事实,但要知道中国的问题主要靠中国人来解决,中国人不研究自己,不把那些错误的言论、行为揭示出来,行吗?毛泽东不是凡人,如果是凡人的话就不至于做出那样多的荒唐事来。毛泽东让我们崇拜他,即使拉屎放屁都要向他老人家请示;他制造了城乡二元社会结构,农民成为随意宰割的对象;经过他的思想的改造,中国知识分子成了世间最无用的一类人;他鼓吹‘阶级斗争是纲’之学说,打着‘文化’的旗号搞运动,最后连自己的老婆、侄儿都搭上,真是害人又害己……毛泽东说,他一辈子主要干了两件大事:一是建国,二是文革。陈云评价毛泽东:‘建国有功,文革有罪’。我党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对文革做了定性,是‘一场浩劫’。这样看来,对毛泽东的评价不是三七开,成绩是主要的,而至少是五五开。再考虑他的其他劣迹,如人为地制造灾难使3700万农民饿死,将代表人类文明进步力量的知识精英打倒,等等,恐怕又不能五五开了。总之他的罪恶大于对中国的贡献,这是一个切合实际的判断。”听到这里,我的血都要凝滞起来了,真想学孔和尚来他个“三骂”,即“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大概只有这样方能解气。据我的那些毛左朋友说,孔和尚的“三骂”, “把汉奸卖国贼骂得抱头鼠窜狼狈不堪,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真乃兵法之上上也。三句国骂,骂出了国威、骂长了中国人民之志气,骂灭了汉奸卖国贼之威风。骂出了团结,骂出了进步,骂出了革命。”如果我对他这般,是不是也有这种奇特的功效呢?但是,最终我没有骂,不是我怕他,过去我曾在争辩中好多次骂过他哩,这次只不过是重庆的那面旗帜倒了,“革命处于低潮”,所以我就忍了,继续听他讲下去。

  “中国如果不挨骂,需要解决那些问题呢?首先要用极大的勇气做好制度安排,而这个制度是现实世界中最不坏的制度。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坏的制度能把人变成鬼,好的制度能把鬼变成人。中国人善于自我标签,爱面子爱到了不要脸的地步,但就是没有安排一个合理制度的智慧。这都是由于自私自利、追逐特权的思想造就的。从人类文明的角度出发,毛泽东搞独裁专权,一开始就将“共和国”的神奇光环戳得千孔百疮。在这样的环境下,势利小人,投机分子都在这块土壤中强劲繁殖,最后必然要弄得个‘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必然要有人站出来对这种错误加以清算。孔和尚批判我等否定文革,说‘我们找到了毛泽东的错误,但找着找着,错误就变成了罪恶,最后变成全盘否定。’把社会搞乱,把人心搅乱,把民生扰乱,又死了那样多无辜者,就一个‘错误’了事?我们不知道人犯了多大的罪才算‘罪恶’,孔和尚有悟性,应该给大家一个界定。打开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左派网站,满眼都是红色的装潢,这里发出的是捍卫文革的强硬语言和打倒汉奸的暴力语言,当你看到这种状况时,你还相信这种环境下能建立起一个运行良好的制度吗?要文明进步,就必须把独裁者所有的信息公开,让人们去辨别、去思考、去评价;就必须把人民的幸福与安宁放在超越一切教条的前面;就必须在自由的阳光下扫除一切社会诟病;就必须将原则视为衡量社会形形色色事端的标准……一句话,要建立符合世界发展潮流的民主制度,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否定毛泽东的真实含义。其次,尊重人权,把自己融入世界,为世界和平发展做出贡献。近些年来,在胡温领导下,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进展,做出了一定的成就,但由于制度的缺陷,还远远没有达到人们期望值。从最近两年国际上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看,中国的立场耐人寻味。在利比亚、叙利亚危机上,我们是站在独裁者一边,而独裁者漠视人民的生命,制造一起又一起的流血事件,严重地侵犯了人权。当然,从对这些事件的态度中看到,我们不能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站在同一条线上,原因主要是价值观念的不同,而非利益驱动。这世界,到底是“人权大于主权”,还是“主权大于人权”?如果主权至上,就必然产生侵犯人权的情况,可文明的信条是:人是万物之灵,人是最珍贵的,人性的光辉盖过一切,所以,摒弃这些认识而妄论主权,都不过是为达私人某种目标的欺世之谈。国家之间的宽容与信任是建立和谐关系的条件,而这些条件又必须在价值判断上有所相似,否则南辕北辙,很难产生共鸣。孔和尚批判我等,说我们骂自己、骂朝鲜,‘只有一条路,指得很清楚,就是去给美国当孙子’。我认为孔和尚说错了,揭一下自己头上的疤,无非像鲁迅所言“以引起疗救者的注意”,要不在铁屋子里会被闷死的,这不会是犯多大的忌吧!我等不是美国人的‘孙子’,也像孔和尚一样‘主张学习美国’。学什么?孔和尚认为我等没有学习到人家的精髓——‘美国精神’,即‘弘扬民族精神’,那么请问孔和尚,美国的民族精神又该是什么呢?我想恐怕不是对华盛顿的个人崇拜,不是对他族与他人仇恨的渲泄,也不是喊着‘五不’与‘绝不’来抗拒世界文明潮流吧!孔和尚这样的毛左分子真是中邪了,一睁眼就要把一切好东西与毛泽东联系起来,以前是‘公平’、‘平等’、‘幸福’之类的,现在居然要说‘美国的精神,最宝贵的东西跟毛泽东思想处处相同’。自由,被世人广泛认为是美国的立国之本,毛泽东确实也有‘自由’,而且是‘四大自由’,即‘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这是否与美国人追求的‘自由’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呢?毛左大营中有一位较有影响的人物,名曰张宏良,他把毛泽东的‘四大自由’吹捧上天,认为它是回归毛泽东政治路线的一张王牌,甚至成了‘中国人民对世界文明最伟大的贡献’,相比之下,罗斯福总统的‘四大自由’,即‘言论和表达的自由,宗教信仰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显得不值一提。殊不知,毛泽东的‘四大自由’是主子为了夺权教唆奴才造反的自由,而罗斯福总统的则是保障人的基本权利的自由,二者对世界的贡献孰大孰小,不言而喻,用不着那样矫情。盛唐的伟大,在于它能够敞开胸怀,接纳世界文明;先进的文明成果激发了盛唐时代蓬勃向上的精神,新的创造便应运而生,又反过来影响他国。如果盛唐没有把自己融入世界,或许也就谈不上对世界有多大的贡献了。把自己的门严严实实地关起来搞愚民政策,做不负责的实验,打断的是这个民族的脊梁,摧毁的这个国家的希望,这样的国家能摆脱被人斥责的命运吗?”

  我已经出离地愤怒了,后悔自己把孔和尚这样好的文章推荐给A,让他恣意羞辱。但是,面对他的一派胡言乱语,我又能说什么呢?这时他大概揣测到我的心思,停顿下来,望着我。此时,我分明看到他那丑恶的嘴角露着一丝笑意,这更让我难以忍受。毛主席、薄书记就是专灭这等右种威风的人,可如今到哪儿去寻找他们呢?岁月无情,人心冷酷,去年还是风风火火唱红歌,转眼间就烟消云散;去年还在痛打辛子陵、茅于轼这样的汉奸,今年汉奸却又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唉!白色恐怖时期,还是要像那《智取威虎山》中的小常宝一样,把仇恨强捺压在心底,当然,将来一定是“要报仇,要雪恨,血债要用血来还”。

  他又讲开了:“孔和尚认为‘最了不起的一点,美国学毛泽东思想学得最好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你说这话离谱吗?这里我就要谈谈中国要解决不挨骂的第三个问题,即改善自己的思维方式,用理性来说话。所谓理性就是你们崇拜的毛太祖所言的‘摆事实,讲道理’,也就是在逻辑范畴下来说话。中国历史确实是打出来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这里很有市场。但是,美国的情况却与中国不同。独立战争是用枪杆子打出来的,那时毛泽东思想没有诞生,谈不上是毛泽东赐教的。后来,除了内战,两大政党的政权更迭,都不是用武力来解决的,而是用选票。孔和尚总是老念歪经,又影响你这样没有头脑的人,真是不负责任啊!”我的脸都胀红了,猛然起来,想把他赶走。他似乎明白我的心思,站立起来。然而,他没有走出去,又给我来了一大堆不上台板的话。“你看,孔和尚是这样说的,‘今天汉奸们动不动就抓住三年困难时期说共产党饿死了多少人,可你为什么不追究解放前饿死多少人?你们的良心何在?1840年到1949年中国至少蒸发了10亿人!为什么没人追究?’幸亏他没有说奴隶社会死了那么多人,没有说原始社会死了那么多人,要不我们就真的没辙了。对待历史应持怎样的态度?我想绝不是轻薄的戏说,也不是不负责的乱说。腐朽的晚清与民国搞得国将不国,生灵涂炭,对此我们已经追究了好几十年,到现在课本上还印着批判的字样。孔和尚到底不是和尚,是从小学、中学、大学一路走出来的人,现在又在中国的最高学府教书,总不能把这种追究熟视无睹吧!多少年来,报刊上追究那两个时代罪责的文章还少吗?孔和尚总不能盯着黑字,无心到似敲木鱼一般吧!100年间蒸发了至少10亿人,是不是包括寿终正寝的人?红朝建立,先前的历史都已经做了清算,作出了结论,而成为研究禁区的恰恰是六十年来的我党执政历史上的一些事件。‘三年困难’这一词语表现力不强,应该改为‘三年大饥荒’,此时饿死了多少人呢?有学者说是四千万,有的说是三千七百五十万,也有二千多万的说法,而官方的数字是‘三年减少一千万人’。看来离我们很近的这一重要历史事件,至今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从历史学的角度出发,研究它难道就是错误?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亘古未有,一批判罪恶的制造者,就让孔和尚们心里不舒服,质问别人的‘良心’何在,这是不是搞乱了乾坤,无良知者鞭笞良知者?不敢正视自己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不敢对自己的历史负责的人才是最缺乏良知的人。以孔和尚为代表的毛左们,应该清楚,历史不因你们的遮掩就失本真,我们相信,终有一天那些制造饿莩的罪人一定会钉上历史的耻辱柱,否则几千万幽魂是不会消散的。”

  谢天谢地,A总算说完了;谢天谢地,A终于离开了。我的屁股重重地压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起呆来。忽然,我觉得他已经不是我的朋友了,如果条件允许,我会毫不迟疑地杀死他。此时,女儿闯了进来,看到我不同寻常的神色,忙问:“爸,您发烧?有病得找医生啊!”我如梦方醒,忙摇摇头。女儿给了我一个快乐的笑,轻盈地离开。我忽然又思忖起来:什么都是望眼浮云,只有我们后代的生活最最重要,给他们安排怎样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呢?是金钱?是官位?不,都不是,那么到底是什么呢?难道是A所讲的合理制度?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