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选举与治理 | 茅于轼:世界潮流与中国转型

:世界潮流与中国转型

作者:茅于轼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12-3-19

本站发布时间:2012-3-19 11:17:12

阅读量:1361次

  一百年前孙中山先生就说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他说这句话的意思首先是肯定当时存在着一个全世界的潮流,其次他认为这个潮流势不可挡,如果逆势而动,必将被时代所抛弃。

  一百年后的今天,回想孙中山的这句话,可以感到他的远见卓识。至今,还有许多人看不见这个世界潮流,不承认有普世价值,认为中国特殊。事实上这个潮流不但没有消退,它正在以更浩荡的气势席卷全球。现在有了过去一百年的历史经验,我们看问题更为清楚了。

  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有五千多年。这世界潮流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潮流呢?顺应这个潮流和逆对这个潮流表现在哪里呢?潮流的现在和过去有什么不同呢?这些问题非同小可,因为这将指明全世界变化的方向,也能警告我们不要看错了路,逆潮流而动,被潮流所抛弃。

  在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在过去五千年中,在百分之九十多的时间里,虽然各国各地区之间有商品交换和个别的人员来往,但是并没有形成世界潮流。直到十八世纪,在欧洲逐渐建立了市场经济制度,这个制度开启了一个世界潮流,它使人类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

  在那以后的二百多年来,全球人口高速增长,从十亿增加到七十亿,二百年中的增量超过了过去几万年的积累;平均寿命也从26岁增加到68岁。西欧首先走上富裕之路,接着美洲和澳洲跟进,成为发达国家。市场经济促进了科技的发展,科技的成果通过商业化造福于人类。市场机制还能做到优化资源配置,使得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使社会的生产效率极大地提高。中国以市场经济为目标的改革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功,在三十年内财富的生产增长了16倍,人均收入增长了10倍。中国完全改变了面貌,经济总量列居世界第二。这是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从来没有过的事。

  人类社会找到市场经济制度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在上个世纪初,人们曾经一度认为共产主义应该是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大潮应该是共产主义。全世界有约四分之一的人口组建了社会主义阵营,走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的道路。经过七八十年的试探,以牺牲无数人口的生命为代价,终于放弃了这条路。以如此的代价试探一条错误的道路,从中得到的经验教训实在太珍贵了。但是人类社会能不能吸取教训,不再重蹈覆辙,选择正确的道路,实在是没有把握的。当今世界上最重大问题的争论,其实就是按照什么道路发展的问题。中国应该说是付出代价最大的国家,但是我们的觉悟却是最含糊不清的。

  市场经济制度还对人类做出一项前所未有的贡献,即消灭了为争夺资源而发生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逐渐形成了一体化的全球市场。世界上的一切资源都可以在市场上交换。

  在此以前,资源多通过战争获得。典型的例子就是日本。日本是一个资源穷国。它为了自己的发展侵占了中国的东三省,那里有煤,有铁,有粮食。后来又为了石油和橡胶侵占了东南亚。但现在日本虽仍然是资源穷国,却是经济强国。

  有了全球经济一体化,不费一兵一卒,可以获得全世界各地的资源。中国、美国、日本等都要进口资源有限的石油,但是因为有市场分配,从来没听说这些石油进口国会因争夺石油而发生战争。当然,确有少数国家的领导人不懂得全球经济一体化是世界潮流,违反潮流而动,这就非常危险,很可能导致战争。甚至一些大国的领导人违反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做出禁止进口或禁止出口的决定,以为是做了好事。在粮食安全方面强调自给自足,认为这样更安全,这是又一个例子。

  市场经济的大潮势如破竹。最典型的例子是原社会主义阵营试探计划经济和公有制七八十年,以失败告终,纷纷转向市场经济。其中有的更成功一些,有的不那么顺利。中国是最成功的一个。其实,在全世界转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都不很容易。亚洲、拉美、非洲都有许多转型不成功的例子。中国能不能最终转型成功也还有待观察。转型成功的只是极个别的,像亚洲的“五小龙”。最近古巴下了很大的决心,准备放弃计划经济和公有制,转向市场经济和私有制。

  但是,一百年前孙中山所说的潮流应该是他的理想——三民主义。为实现它,他提出宪治三阶段:军政,训政,宪政,就是讲过渡到宪政的政治准备。

  孙中山依照林肯所提的“民有、民治、民享”,结合中国的国情提出民权、民生、民族的三民主义,是和市场经济密切相关的。当前世界上,所有成功的市场经济国家都是宪政国家;市场经济搞得半半拉拉、进退维谷的国家,都是在宪政上遇到了困难。或者更直白地说,当权者不愿意放弃特权,把政权回归人民,于是发生市场和特权的冲突。市场的原则是公平竞争、自由选择。如果有了特权,既无公平,又无自由,市场就是一个不完整的市场,市场必定会和特权发生冲突,社会动荡不安。这正是当前中国社会形态的写照。

  世界大潮将收敛于民主。法治、宪政,配以市场经济制度。这个大潮虽然势不可挡,但是其进行也十分曲折。世界大潮和各国的固有文化和历史传统发生各种形式的冲突。在中国,当前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其实质就是五千年皇权传统和普世价值的冲突。可以预料,冲突的结果必定是传统文化中不合理的部分逐渐消退,让位于世界大潮。

  在别的国家也是传统文化和世界大潮的冲突。例如有的文化歧视女性,禁止女孩上学,禁止妇女开车。这显然和世界大潮的平等自由相冲突。我们可以预期,大潮最终将冲破这些反潮流的观念,实现男女平等。

  更普遍的问题是特权与人权的冲突。大多数历史悠久的国家里,传统的国家治理是靠特权者的管理。碰到好的统治者,百姓能过上平安的日子,但是更经常的是残暴的统治者,给百姓带来极大的痛苦。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大部分时间都是兵荒马乱,百姓流离失所。最近发生的文革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别的国家里,虽然表现的形式不同,实质上都是人权和特权的冲突。特权者以维护自己的统治为目的,压迫奋起反抗的人,形成社会动荡,甚至爆发战争。也有由于民族隔阂,民粹主义得以流行,导致民族冲突;或者宗教不同,互相看不惯,处处有摩擦,发展成为武力对抗。这些矛盾都能够在普世价值的概念下得到解决。平等,彼此尊重;自由,互不干涉;信仰不同仍能平安相处。将来的世界一定是多元化、求同存异、丰富多彩的世界。其所以能够成为普世价值,正是因为它给出一个未来社会结构的解决方案。

  与此相反的各种想法,例如排斥不同的文化,歧视和自己不同的人,干涉别人的想法,企图实施霸权,这些都不是普世价值,都不能解决当前全球性的大问题。可惜的是现在大多数国家和政治家(也包括不少百姓)却不是这样想的,都想指挥别人,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认为只有自己是对的,别人都错了。当今争夺资源的战争不会再有了,但是战争还在打着,都是想法不同,都想强加于人,造成的冲突。大陆和台湾的冲突可说是一个典型。这里没有争夺资源的问题,有的是统一和独立的对立。

  尽管全世界矛盾多多,冲突不断,但是解决方案是存在的。我深信,全球一定能够走上百姓安居乐业,没有战争,没有武器的大同世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19日, 12:29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