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书记对重庆不厚

作者:王宏涛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2-3-27

本站发布时间:2012-3-27 20:04:27

阅读量:514次

  有署名为“重庆市民”的人在选举网上发表了一篇“薄书记对重庆不薄”的赞美诗,字里行间流露出对“薄书记”的留恋与不舍,中间还夹杂着叫屈与怨气。其实,对于明眼人来说,这种瞎子摸象般的见识本是不值得一搏的,但在此中华民族向前进还是向后退的关键时刻,此君的言论颇能迷惑一批人,故笔者不揣浅陋,放笔驳斥之。

  第一,此君认为薄在重庆执政期间城市面貌有了极大地改观,这是薄的政绩之一。对此,笔者首先提醒该“市民”,薄早在大连执政期间就善于“经营城市”,改善环境的目的是为了使土地升值,政府好卖地而已,当然客观上对于一部分市民有益处,但这本身并不是什么创新。笔者想请该市民注意薄的老上司,当时的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视察大连的评价:“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作为重庆市民的您,是不是也要将眼光投向您一直看不上眼的农民兄弟呢?难道他们不是重庆人吗?

  其次,笔者想请该君注意一下城市面貌极大改善的代价。下面是国际对冲基金经理刘海影先生的调查:

  “从财政收支角度分析,仍旧以重庆为例,2011年GDP合计约为1万亿元,而财政收入高达2908亿元(其中一般预算收入则仅为1488亿元,大量收入依赖土地出让金等预算外收入),占GDP比例接近29%。财政收入占比如此之高折射出政府对社会资源的强力抽取。而力度如此之强的资源占用依然不能满足政府开支需求:2011年重庆财政开支高达3961亿元,接近GDP四成;而全国该比例仅为23%。以此计算,一般意义上的财政赤字为1053亿元,占GDP10.5%,远超3%的国际警戒线水准。从地方债务角度分析, 2011年8月份披露的重庆市地方债务数据显示,不包括市一级债务、仅统计区县政府债务,总额约为2159亿元。考虑到该数据未包含市一级政府债务(全国平均而言市一级政府债务是区县一级政府债务的1.6倍),再考虑到重庆预算内收入仅1488亿元,债务的可持续性显然可虑。”而谭翊飞先生所得到的2011年重庆市的财政预算执行草案也得到了同样的证据。这些证据都证明了所谓重庆市区面貌大改善是建立在“寅吃卯粮”的基础之上的。

  第二,该君认为重庆在薄执政期间GDP有了大发展。引进外资若干,经济发展速度居全国首位如何如何。对此,笔者提请该君注意,有关部门已经发觉了重庆浮夸、虚报GDP的重要线索,请看重庆本地的媒体的有关报道:

  “自去年新《统计法》和《统计违法违纪行为处分规定》正式实施以来,我市()先后有40个单位因在经济普查和日常统计工作中弄虚作假被查处。今日上午,市统计局局长唐英瑜在全市统计工作会议上表示,因普法、执法力度不够,全社会依法统计意识淡薄。许多调查对象出于利益等因素,迟报、漏报、瞒报、虚报、拒报等违法行为时有发生。去年,全市查处统计违法单位40个,其中行政处罚13个,通报批评1个,责令改正26个。”华龙网3月31日报道。

  重庆的盖子还远远没有揭开,各种情况还远远没有显现,现在看到的只是重庆的自查而已,将来中央统计部分介入,会严重到什么后果,我们可以拭目以待。作为“重庆市民”,您可能只关注自身的吃喝住行,若您真是一般市民,倒也不能求全责备。可是,您只有关注自身吃穿的眼界,就敢大言不惭的评论国家大事,这只能说您太不自量力了。

  重庆的所谓大发展是建立在浮夸风的基础之上的。“上有好者,下必邀功”,只是这次是在工业领域,没有像60年那样饿死人罢了。

  第三,该“市民”列举了重庆引进了多少“五百强”大企业,将之列为政绩。这也正好说明了您所在的哪个基层的眼界的狭隘性和局限性。一个地方经济健康与否,并不是主要看引进外资的多少,而在于本土企业的多少与强大与否。

  广东和江苏曾经多年摇摇领先于诸省,其经济增长主要靠外资,可是,外资对本地并没有忠诚感,他们只不过是看中了本地的低成本和政策优势而已。一旦地区经营成本上升,他们就会毫不犹疑地拍屁股走人。现在广东和江苏上海的大量外资出走重庆和越南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反倒是浙江主要靠本土企业,这些乡土企业对本地有感情、有责任,即便是要迁移工厂,也往浙江的山区迁移,带动了浙江山区的发展,故浙江虽然经济总量不是最大的,但却是最健康的,也是省内区域发展最均衡的省份,它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居全国第一。

  而作为“重庆市民”的您,却以为这些“五百强”企业会永远落户重庆,我只能说您太天真了。

  薄督其人,一贯崇洋,注重引进“外资”,看不起本土企业。尤其仇视民营企业家,早在辽宁执政时,就弄出了影响极坏的“仰融案”。仰融本是极有创新力的企业家,将垂死的华晨汽车打造为了产值仅次于“三大国有汽车公司”的“第四大”汽车公司,在一汽、东风、上海汽车都躺在“中外合资”的怀抱中酣睡的时候,仰融已经打造出了多款自主研发的车型。正当华晨汽车蒸蒸日上,大有希望成为中国的“丰田”时,薄督出手要将之以“侵吞国有资产”的名义拿下,迫使仰融出走美国,而华晨汽车从此一蹶不振。依靠洋品牌来支撑GDP,就像考F15来守卫国防一样可笑。“华晨”这一民族品牌的没落,薄督该首负其责。

  无独有偶,据说在重庆“打黑”中,有600多名民营企业家被打掉,有人穿着麻衣在市政府喊冤。李俊成为了有一个“仰融”。企业家本是一个民族最稀缺的资源,在当今世界这样一个“商战”的大环境下,薄如此残酷的蹂躏企业家。我倒要问问该“重庆市民”,重庆的发展有何后劲儿,等到薄入常以后,重庆的快速发展就只能是昙花一现而已。

  薄督打黑,打掉了那么多的民营企业家,而不动国有企业,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国有企业是“党产”,名义上每个国民都是重庆国企的十三分之一股东,但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您是国企的职工,我问问您,您也对国企老板的腐败恨之入骨,您作为国企的主人,可有权利遏制吗?恐怕没有,因为现在这些国企都被有背景而无能力高官垄断,企业搞好了升官,搞不好政府财政支持,政策支持,都是纳税人的钱。其实如薄督这样的思维,并没有超过一百年前的李鸿章,这样的经营模式,洋务运动早就试验过,没有任何出路,如果您的意识形态还是在支持国企,那您就等着再一次甲午战争吧,您国企里生产的产品会再一次把中国军队扔进海里,您的子女们将再一次面临如“南京大屠杀”的局面。

  薄督的“打黑”,是公检法宣传行政一条龙,名誉上抹黑、经济上掏空、政治上打倒,法律上判刑,律师不和政府保持一致连律师一块打,这些手段正是薄督在文革中学到的,也没有什么创新之处。成了所谓的“黑打”,期间造成的冤假错案,将会逐步显现,我们亦可拭目待之。“黑打”打掉了重庆的企业家精神,使得民营企业家们人人自危,出逃海外,正所谓贻害无穷。

  第四,“重庆市民”认为,薄督在职期间,重庆被外界评委“最具有发展力的城市”、“东方芝加哥”,重庆的知名度提高了,这也是薄督的政绩之一。这两年,重庆的知名度提高了是事实,外资的高唱,无非是哄着薄督多给些优惠政策而已。我想问问“重庆市民”,您久在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以为全国百姓都如您一样愚昧无知,难道你听不出总理所担心的文革余孽陈杂泛起正是说重庆的吗?重庆的“唱红”,花费少说一千多个亿,唱出了什么?除了一些文革中打手以外,有几人是真心在唱?期间甚至出了“唱红”可以治好精神病,可以让瘫痪的老人重新走路的“奇迹”,“唱红”还可以减刑,公然违背司法规范,“唱红”张悟本的“绿豆汤”,成了包治百病的“神药”。真是遗笑大方,遗臭万年。堂堂的帝国陪都,沦为了“西红柿”,不知这等笑谈,尊驾听说过吗?

  看得出“重庆市民”是毛风毛雨的灌溉下茁壮成长起来的,自然相信“人民是创造历史的主体”。岂不知将眼界、见识最低的民众作为历史发展的动力,这正是马克思、毛泽东的“民粹主义”的危害之一,也是中华民族重大灾难不断的重要原因之一。您以“市民”自居,言外之意乃是自己作为生活与重庆的市民,比你们这些专家学者都有发言权。我只能告诉您,您最好还是多读写书,再来网上发表您的高见。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