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 | [转载]中国人的英语到底怎么样(没有几个中国人懂英语)

中国人的英语到底怎么样

(没有几个中国人懂英语)

 

中国人的英语能力到底怎么样,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或者说应该是一个问题,大多数的探讨者都是从若干年以来中国人的英语实际能力增长有限的角度切入来大肆批驳英语教育失败的现状,至少这个教育并没有随着在所谓的中国模式驾驭下的高速增长的经济发展、进步而同步的发展,就是说,教育止步不前了,理念落后,教材僵化,模式死板,创新被管制,越来越不公正,越来越缺乏爱心。当然考虑到英语特性方面的话,这里面其实是有一个隐蔽的玄妙之处的。本文并不打算去关心怎样去改变来提高国民整体的英语水平,即使想这么去探讨恐怕也是超越个人有限的能力范围的。本文也不着力去批判现存的教育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和衍生后果,虽然任何一个有良知和责任的人都不免痛心于此,希望有所作为,不过,为了这个事关重大的关系民族国家的特点,在没有辗转反侧、仔细思考和长篇大论、专文分析的时候还是不要过于妄下结论,以免信口雌黄、祸从口出。

 

中国人的英语能力到底如何,答案不言自明,可以说总体看就是毫无进步。不仅是因为广为被人诟病的听说能力传承般的欠缺,而且更在于即使是英语听说还不错的人除了运气好从事相关物质性为主的与外国人打交道的经济、政治等活动之外,根本就缺乏深入了解英语核心精神精髓的能力,而且如果不从事,以语言这种不用就死掉的特点,那就更是难以相信数年以后他们还能有个像样的英语认知水平,可这正是四级、六级证在手的广大学子的实际状况呐,学而不用,自然学而无用。如果以固定的真正懂英语的中国人数量为衡量标准的话,我看再加上国家这么多年以来不遗余力的大肆推广英语教学和英语应试,再加上可劳动人口的增加,固然那个衡量的数量有增长,可依然足够判断,不说英语教育一无是处,起码也算一塌糊涂。

 

英语难道不重要吗?英语难道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语言吗?难道这个世界的最重要的精神财富不是用她来保存的吗?难道最前沿的思想、精神探索不是首先用她来表达的吗?运作这个世界的大量文本信息不是以她为载体吗?世界到底有多少个国家、有多少人口把她作为母语或者第二母语来反映她的地位之重要?难倒几乎不是每个人都清楚这些吗?那为什么中国人的英语水平没有进步呢?前面我也说过一些现实的教育原因而使得教育结果不如人意,可是我也说过,这里面其实是有玄机、微妙存在的。实际情况就是,大家普遍都把英语看简单了,英语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学,而就算是国内英语高分学生,如果他出去转转他就会立刻明白他或许很擅长考试,可他的英语水平、运作驾驭语言的能力连一个美国社会上的痞子都不如。那些街头的黑人饶舌歌手玩转语言灵魂的能力彻底映衬出了中国皓首穷经、一心扑在英语这条死路上的万千学子的悲哀。不要告诉我们在天安门广场给几个老外指出了去鸟巢的途径就算是会语言了,这真是十足的笑谈。我记得曾有留美的华人学者说,学好英语不出去是不行的,而且从时间上要比想学汉语来中国的外国人花费更多时间,对方要二三年,我方得五六年;没错,他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这根本就是说99.9%的中国人学外语都是死路一条,因为他不可能出国这么长,也很难能真正了解到这种困难而致力拼搏于此,也不可能真正学而大用之,除了貌似好像懂几个英文单词,也许训练训练蹩脚的口音后可以为老外们指导一些方位,买卖时向老外砍砍价外,英语对大多数人毫无任何价值可言。更令人恐惧的是,就算是有机会去外国留个十年学,我看也未必能学好外语!人的大脑是有限的,认知的速度也是固定的,在以汉语这个特别喜欢关联传统(例如书法、成语故事等)的语言作为母语的前提下,去跟那些一生下来就操之、用之的英美人士竞争谁更擅长使用英语,简直是不自量力,语言的学习有一大半是岁月的积累,没有岁月的积累就不会出原创性的以活的语言作为因子的思想大师;就不会出如狄更斯、海明威那样的文学精神大师;而这些才属于真正触碰到语言灵魂之核心的部分,远不是那些完形填空、阅读理解、速听速记和毫无生气的作文所能企及的。张爱玲这种大才女穷极一生想在英语界有所斩获、到头来只是一场空,难倒不恰恰说明真正懂语言正是能够完美的驾驭语言的这一能力并非国人所想当然的那样简单吗?

 

除非把英语作为第一母语(如同新加坡)、至少是并列第一母语(印度),否则中国人的英语就不会本质上真正进步!印度有泰戈尔这样的英语语言大师,真正深入英语灵魂的人,可不是偶然的,而这样的中国人又有谁呢?懂英语的人真的不多,我们头脑中塞了汉语的这么多东西,还希望学好英语,除非是天才,头脑极端聪明,否则无疑是扯淡,人的大脑就是一个电脑,装了一个汉语操作系统了,再装一英语版的,不慢才怪,而得多聪明、电脑性能多高、其速度和处理能力才能达到普通只装英语系统的电脑呢?而如果同样性能呢?英语版的电脑不比你厉害多了吗?那是一定的啊。既然如此,我看要么全面普及英语第一母语的状态,要么就别瞎折腾,到头来浮光掠影的、只言片语的、人云亦云的英语要不得,取消高考英语也利国利民。

 

文艺复兴时期,西方有哲人曾慨叹自己这一代人的思想比起古人退步了很多,他认为可能就是因为他们把大量精力都花在了古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对古人来说理解不存在丝毫障碍的语言上面了,他们被拴在了拉丁文和希腊文上了,所以文艺复兴真正摆脱复制走向文艺新兴,前提必然是各国民族语言的崛起,只有活的语言才能有活的思想,而不再是简单的拷贝,得成开辟出新的时代。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2日, 7:11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