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 | [转载]Living Life from the Heart

Living Life from the Heart


 

半年前,我收到了两张支票,一张给我们“恩典华人团契”,一张给我和力哥哥。支票的主人是5年前从我们团契离开,去外州工作的一名中国留学生,张同学。

 

当年我们常请张同学和他患轻度抑郁症的妻子以及他们的儿子到家里吃饭聊天,希望能够因着朋友间的扶持,为他们排解些许生活的愁苦。我们经常聊到夜深,豪豪和他们的儿子和衣睡在沙发上,万籁俱寂中,张同学手扶眼镜还在以一名清华理科生的思辨和我们论证上帝存在之不可能性。

 

如此过了大概两年,张同学毕业在外州找到工作,临行前,团契为他们举办了特别的送行聚会。曲终人散,大家一一惜别,只剩下我们两家,他的妻子忽然郑重对我说:“你知道吗?如果在国内,我们根本不会参加你们这种团契。但凡过得好点儿的人都不会从上帝那儿接受帮忙,只有软弱的人才需要上帝。”

 

信主后,我成为了一个不会轻易被伤害的人,当时知道她并无恶意,但还是觉得心上被划了一小刀。

 

就这样,张同学带着一肚子对神的质问和质疑,带着他的家人,离开了新英格兰。我们后来通过几次话,我心里耿耿于怀地体贴着自己曾经的“受伤”,没有多做交流,他也苦于奔波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后来他们又搬家,我们失去联系。

 

半年前,收到支票后,我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找过去,和张同学再次谈到深夜。

 

这些年来,他一直兢兢业业地与神进行着“天人交战”。一年多前,被告知罹患淋巴癌,经过漫长艰难的化疗,在感觉到自己的肉体日渐衰败、曾经赖以安身立命的东西无以为续时,他忽然就放下了三十多年来自认为最伟大光荣正确的东西,头脑里经年累月细心构筑的铁丝网,轰然倒塌了。他说,那天晚上,他来到神的面前,双膝跪下,热泪长流,好像失散的孩子回到家中。

 

如今化疗刚刚停止,妻子抑郁症情并不稳定,工作压力巨大,房子贷款沉重,孩子青春期问题棘手……张同学在电话里说,但是这辈子心里面从没像现在这么平安踏实过,“活到快40岁,终于开始真正的人生。”

 

电话结束时,我说会把钱给他寄回去,这个从湘西偏远农村出来的苦孩子几乎要和我拼了,他语无伦次试图表达一个意思:过去他的生命里没有神,所以不懂得爱和给与;如今他生命里都是神的爱,已经满得溢出来了,想不出别的辙,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

 

那天晚上,回想过往相聚的日子,也回想起当年自己“受伤”的感觉……那么轻易的“受伤”,好像贫瘠的河流,让人一眼看到了河床里横陈的自怜、自恋、自我……触目可见的,是那么有限的承载和付出……

 

那天晚上,当我无意间抬头,发现窗外的夜空已经布满了繁星,那样的星空好像是向我再次印证一个恒久不变的事实:我虽是如此的软弱自私,但我的软弱和自私阻挡不了祂要成就的美好。

 

 

 

****

一年前,一对留学生夫妇来到我们团契,妻子每周准时参加聚会,并以极大的热切和渴望来了解这个信仰。丈夫林同学每次开车将妻子送来,旋即离开。妻子越来越喜欢这个大家庭,在她的“威逼利诱”之下,林同学终于临幸了“恩典华人团契”。

 

那天,在一片笑语喧嚷的热烈交谈中,独见林同学一人以“你们都醉了但老子醒着”的神情端坐一旁,嘴撇得基本像瓢,眼神基本很穿越,脸上基本写着三个墨汁淋漓的大字:“表—惹—我”。整晚不置一词。

 

后来的几个月,他就消失了。

 

再后来,他妻子兴致勃勃地告诉大家,“我们圣诞节要去佛罗里达的迪斯尼玩儿啦!”

 

再后来,新年后某个暴风雪的夜晚,我接到她从奥兰多机场打来的电话—他们当晚半夜回来,但因路况不好,本来说好去机场接他们的朋友改主意了,建议他们在机场过夜。她问我们能否去接他们?当时力哥哥还在风雪中被堵在回家的路上,但他得知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再后来,林同学忽然开始来参加我们每周的聚会,他不仅和我们一起“排排坐,读圣经”,而且开始以极其真诚的态度提各种问题,并以一个北大理科生的严谨认真态度仔细研读揣摩回味圣经。

 

再后来,一次查经结束后,他忽然说:我虽然还不是基督徒,但我很想和上帝说话,我可不可以祷告?

 

半年后,他郑重告诉大家:“我要决志信主,成为基督徒。”

 

然后他说了这样一段话:
“大家也看到了,我刚开始来你们这个组织,哦,不对不对哈,这个团契,我其实是非常反感,非常排斥的,我一直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大家也可以理解哈,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说,基督教是鸦片嘛。”

 

然后他讲了力哥哥雪天半夜接人的“英雄事迹”—-“我那天晚上就在想啊,我的那些朋友都不会来接我,但是力哥却会。那天回来的那一路上我就在想啊,我要交这样的朋友,我要去了解他参加的那个团契,了解他们说的那个神。”

 

“然后,我就来参加这个团契了,完全不是因为你们在查经时说的那些话和那些道理哈,我就是因为看到力哥做的事,我很感动,我想了解这些事情后面的东西,是什么让基督徒和别人不一样,然后,我就来了。然后,我就真的被神吸引了。”

 

再然后,去年的感恩节,林同学和他的妻子同时决志信主。

 

我很感谢林同学直白而勇敢的表述,力哥哥不是一个张口“感谢主”闭口“荣耀神”的基督徒,他也完全没有人前的“属灵表演”,甚至会在查经时问一些在某些基督徒看来“不进步,不属灵”的问题,但我相信,那晚林同学的话让我这类擅于“坐言”,而怠于“起行”的基督徒们羞愧并警醒—-我们真以为向别人真诚郑重或义正词严或絮絮叨叨地阐述了永生、公义、爱和恩典、罪和救赎……之后,对方就能够因此而对基督信仰徒增好感、对上帝心生爱意吗?

 

当我们自认在“传福音”时,我们“传”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是在用知识传,还是在用生命传?我们是传给对方的头脑,还是传给对方的内心?我们口里说的,是否就是我们心里确信的?我们心里信的,是否成为了我们生命里生长出来的?

 

 

 

****

 

去年秋季,因为豪豪主日学的缘故,我们万般不舍离开了参加了三年多的“曼彻斯特华人教会”,回到我们镇上的美国教会。在此地布道三十余年的Terry牧师今年展开了一个新主题:Living
Life from the Heart —-过一个由心而生的生活。

 

蒙福的心,明亮的心,公义的心,远离的心,仇恨的心,虚荣的心….每一个讲道都幽默诙谐气势磅礴,每一次都听得我内心涌出若干战兢的小哆嗦…与台下听众席里游走的哆嗦们汇合。

 

“你在带领查经,你在教主日学,你在传福音,你会把圣经一字不漏地背下来,你知道列王记里所有的王的名字,你每日灵修,你禁食祷告……但是,这些真的能够代表你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属灵光景吗?这些真的能够反映出你和上帝之间的关系吗?”

 

”今年是1月1号,你的新年计划可能是:今年要读完一遍圣经,要向10个人传福音,要让5个人信主,要给教会捐钱……这些都很好,但是,上帝说:我更要你省视自己的内心—-你有多么渴慕我?当你的这一切行为都是由心自然而然发出的时候,它们才能真正造就人。”

 

“当这个世界里的很多人将‘基督徒’和‘伪君子’(hypocrite)
联系在一起时,我们这些基督徒为什么那么急于动怒?我们有没有认真思考过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们这些基督徒向别人展示的光鲜美好的一面其实并不是我们内心真实的自己?”

 

“当我们戴上信仰的面具,向着这个世界表演的时候,就是我们变得伪善的时候。”

 

“在新的一年里,让我们学会不在意世界的掌声,不追求人的赞许,让我们一起学习在生活中只有唯一的一个观众,那就是上帝。”

 

 

 

****

 

一个在北京刚信主受洗不久的朋友来信中说,入冬前,她向教会建议为山区的贫困孩子捐助些衣物,但教会里那些“资深”基督徒们闪烁其词,最后给了她一个答复:“最明智的帮助就是传福音,没有福音为基础谁都不能真正得救”。

 

一个来自农村的学生的父亲重病,没钱治,一直拖着,病危时,这个学生来向她的团契寻求帮助,并坦白告知,家里是信佛的。团契后来拒绝的理由是:“如果不接受福音就不得神的荣耀,不得神荣耀的事不做更安全”。

 

看完这封信,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上帝从来没有让所有的鲜花都开在基督徒家门口,从来没有让所有的冰雹只砸在非基督徒的脑袋上;主耶稣让死人复活瘸腿行走瞎眼得见光明时,从没见祂要先查一下对方的户口本儿,是犹太人就治,不是的就由他去死。但是,今天,这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他们凭什么?在这面他们自己竖起来的威风凛凛的大旗之下,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理直气壮、高人一等地挑挑拣拣?

 

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一直难以接受并且相当厌恶加尔文的“预定论”,他理解的宗教虽然貌似圣洁,但却冷酷无情,以至于我毫不怀疑,如果面对行淫的妇人,加尔文大义凛然的石头绝不会迟疑半秒钟。

 

林语堂在他的自传中提到“行李箱中的拯救”—对很多基督徒来说,信仰好比旅行时自己行李箱中的牙膏牙刷,虽是必不可少,却又信手拈来唾手可得。这种程式化的宗教,让我们对他人的一切需要都预备好了最政治正确的答案—你没饭吃吗?读圣经吧;你冬天没衣服穿吗?接受福音吧;你没钱治病吗?我会为你祷告的;你难过吗?我会继续为你祷告的;你对上帝有困惑吗?要信靠主啊。

 

“你只爱看不见的神,却不爱你看得见的人”,我猜这一定是先知在旷野的呼喊。

 

真理若没有爱,只会沦为伤害。真理若没有爱,就不可能是真理。

 

 

 

****


从写博客的第一天起,我就赋予了自己在网络上传福音的期许。6年后的今天,在这里,我不再敢妄谈什么“传福音”,我只想把自己在这条信仰旅程上经历过的不安、挣扎、收获、感动,以一颗谦卑的心记录下来,作为自己生命成长的标记,也或许可以安慰到其他在困惑挣扎中的弟兄姐妹,让我们卑微渺小愚妄自负的生命,得以仰望神信靠神,不至迷失,不至怯懦,更不至悲观枯萎,在任何时候,都有一份活泼的盼望。

 

 

 

 

 

一个基督徒,如果除了圣经以外什么都不尊重,说明他并不真正尊重圣经。

一个基督徒,如果除了圣经以外什么也不理解,说明他压根儿没理解圣经。

基督信仰不是越狭隘越纯正、越封闭越虔诚。

基督信仰是越像耶稣基督越纯正、越谦卑舍己越虔诚。

别忘了耶稣指着大自然讲述神的爱,为罪人们死在十字架上。
                                                —–远志明牧师

 

 

(演唱:Matt
Redman)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9日, 9:5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