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日伊朗将举行议会选举,由于担心再次掀起抗议运动,德黑兰当局加大了对反对派人士的监控和打压。据大赦国际调查称,尤其是网络活跃人士受到巨大的压力。

不久前伊朗内政部长纳扎尔(Muhammad Mustafa Nadschar)宣布,互联网及社交网站上所有呼吁抵制选举的活动都是违法的,要受到刑罚制裁。来自德黑兰的网络活动人士诺罗兹(Ehsan Norouzi)认为:”政府要在互联网上开展一场清洗,扫除异议人士和反对派。他们要阻止互联网成为反抗力量的工具。”

2009年的伊朗大选和阿拉伯之春让德黑兰政府看到,博客和社交网站具有多大的威力。伊朗数年来一直在开发一种审查网络内容的过滤系统,通过禁止登陆、封锁网页、浏览速度降低、拘捕网络活跃人士阻止用户接触未经审查的信息。

伊朗网民则通过”反过滤”、代理服务器和虚拟专用网络()来跳过封锁墙。但上述服务器越来越多地被屏蔽。最近当局还封锁了谷歌邮件、雅虎、YouTube等网页。但这并没有能扼杀网络上的反抗。数周来,网络活跃分子在自己的博客、推特和Facebook上呼吁抵制选举。

网民变得小心谨慎

但网络审查还是留下了印记。著名博客作家阿巴德波(Arash Abadpour)指出,2009年抗议运动以来一直活跃程度不减的伊朗博客圈,受到的限制最多:”最近的监控措施和技术限制对博客领域造成了负面影响。出于对监控和迫害的担心,博客作者也力图避免风险,因此批评性的内容明显减少了。”

大学生阿米尔·沙菲萨德(Amir Shafizade)4年搞了一个自己的网站,刊载自己和朋友们对政治和社会现象的冷嘲热讽。他的网页有20万热心读者,还上了Facebook。但就连社交网站的空间也受到了管制的压缩。阿米尔说,网民们变得小心谨慎了:”以前多的时候我们的一篇文章会有10万点击,现在的点击量最多只有3万。”

从网络到社会

3000万互联网用户的多数是年轻人,年龄在25到35岁之间。他们之中的反对派网络活跃分子知道如何利用新技术绕开封锁,但阿米尔说,这些人是少数。此外:”虚拟空间里的讨论和交流总是不出固定的朋友圈子。这些讨论以及反抗精神无法走向社会。”

为了让反对派网络活动人士和普通网民的沟通更加顺畅,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正在为一种被称为”影子网络”的技术提供支持。阿米尔也认为,如果当局进一步严格信息审查,可能会导致反对派的网民将他们的抗议活动从网络转移到现实世界中:”如果我妹妹不能在Facebook与她的朋友们交流,她会说服我们的父母不去投票。”

作者:Yalda Kiani 编译:叶宣

责编:洪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