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长期在总后机关工作,到过福建某部代职副师长,后来又任空军某学院副院长,2004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在一些同志眼里,我这个人不太“上档次”:且不说我的“专车”不专用外,无论在何处,担任何职,单位给我配的车子均不装警报器。出差时,有的单位安排装有警灯警报器的开道车,只要我能说了算,都会劝说尽量不要使用:并非紧急任务,时间安排好自然不耽误事,何必一路喇叭鸣灯光闪?2000年8月,我在河南某部调研,部队派有警车。出发前我再三交代不要使用警报器,并半开玩笑说:“在其他地方我都不让使用警报器,在河南老家,更不能打扰父老乡亲。”到空后工作后,有关部门还是按照规定给我的车安上了警报器。好在司机小苏了解我,至今没响过警报,没闪过灯光——我虽然“不上档次”,但心里自在坦荡,觉得对得起这身军装!

(作者为空军少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