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 咬定秦陵不放松

匆忙开挖秦陵,弄不好暴殄天物。可以预见,把挖秦陵的议案提交全国人大,仍将被否决

龙年入春,一岁草木未绿,各地就连环出现了文物保护频频告急的热闹季。媒体最新又爆料陕西省文物局《关于抢救性发掘秦始皇陵西侧中字型墓葬的请示》被否决的消息,当即就有人赶着纠正,国家文物局并未否决,陕西方面只是刚提出了书面的申请——真此地无银三百两也!

神州掘墓成瘾,吓坏了藏在深处的秦始皇。两千年间,秦陵侥幸躲过了项羽火烧阿房宫的灾难蔓延,躲过了后来无数的盗墓之劫,可眼看着躲过初一,难逃十五,当下总有人惦记着它。

因为那号称“世界第八奇迹”的秦始皇兵马俑,只不过是皇陵外围的一角,就吸引海内外观看者潮水般接踵而至,给当地旅游业带来了滚滚财源和巨大的经济效益。再继续深挖扩大,那更是最佳最大的旅游热点和经济增长点。一方面知难而进一再表示要挖皇陵,一方面为新的城建开发,不惜将古镇和名人故居弃之如敝屐,所谓“抢救性发掘”和“维修性拆除”,其实是功利主义的车之双轮。

文博业已经很热闹了,吸引了太多的眼球!我用功读了一遍2011年出的十卷本《夏鼐日记》,夏鼐是顶尖考古学家,读他的日记,料不到里面涉及陕西考古工作的见闻也多。1958年“大跃进”,北京挖定陵以后,陕西方面即欲跟进。1979年正式发掘秦兵马俑,开头现场混乱,使得前来参观的夏鼐大发脾气,为此而引发了考古发掘条例和文物保护法的起草和制定。1982年,文物保护法第一次出台,但文物保护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而扩大发掘秦陵周围的声音从未消失,虽然每一次都是变着法子和花头,在法眼如炬的夏鼐看来,他们就是要挖秦陵。

《夏鼐日记》1984年5月24日,记六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会时的情景:

晚间,我因为所中送来《邓力群同志在全国文物工作会议上的讲话》(5月6日)的稿子,要于5月26日前将意见并文稿退文物局,所以晚间不去看电影,将这篇讲话细读一遍,并签注了几点修改意见。刘东生来,他是人大常委会中教科文卫委员会的委员,拿来两件提案:(1)陕西省孙达人代表提出扩大秦始皇墓的发掘(要掘秦始皇陵墓),建议由陕西省组织人力,议定方案,尽速筹备进行发掘。(2)湖北省代表建议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随县擂鼓台墓地提升为国家级,并要求“人大责成国务院命令文化部文物局将该处列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不知道《文物保护法》已有规定,这些事只能由有关单位依法向文物局申请,人大不能管理具体行政事务。

秦陵该不该挖?多年来,地方与国家文物局各执一词,不断角力,尽管文物局和专家三令五申,不允许开挖包括秦陵在内现存的各个皇陵,但地方上却不惜再三申请挖秦陵。在网上搜索“秦陵考古”,有浩浩50万条信息不止,可从中不难发现,当地的文物专家和为政者并不一心。文物考古工作者多认为秦始皇陵不可挖,因为现有的遗址和文保单位,管理尚且不到位,而匆忙开挖秦陵,只会增加损毁宝物的风险,弄不好将贻误后代子孙。但也有呼应的,2006年张五常发博客呼吁,《是打开始皇陵的时候了》。他预计秦陵暴露后,珠宝遍地,满目琳琅,一定会惊倒地球人。每年光门票收入,陕西就可增加25亿。文物在地下,锦衣夜行,等于没有。看!越是专家,越多好奇之心。有趣的是,不仅是张五常,海外几位有名的华裔科学家,都对陕西挖皇陵极感兴趣。我们可以预见的是,虽然陕西方面还不会善罢甘休,但即使你再一次改头换面,把挖秦陵的议案提交全国人大,仍将被否决。

(作者为文化学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3日, 7:59 上午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