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一夜春风来,“屌丝”一词如今已经布满中文网络,从贴吧到微博,以“屌丝”自居的人也越来越多。究竟什么是屌丝?难道仅仅是失败者和可怜虫的比惨游戏?

虽然屌丝一词因为其自嘲和恶搞而迅速贴合大众的心理和趣味,其实无需对其中的自嘲和揶揄太过紧张,要知道,它解构的也许是本来早就该解构的东西,而这种解构,也并非第一次。

屌丝是谁,或在扮演谁?

屌丝来自五湖四海,一般都是农村家庭或城市底层小市民家庭出身,有的十二载寒窗考上大学,攻读理科专业,等真正工作后却发现没有获得理想的效果,投入与产出不成比例,很是得不偿失;有的初中辍学,进城务工,或成了发廊师傅,或成了网吧网管,在城市的繁华之中分得一杯苦羹;或是无业游民,但是自己一般不愿承认,网上经常以自由职业者自居。就像一位屌丝自己总结的:“用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来划分的话,吊丝应该是包括了赤贫人群的一部分,农民工,城市小手工业者,产业工人,不满现状的企业雇员,流氓无产者,困厄的3本狗,专科狗。总的来说属于社会的中下层。”屌丝喜欢用穷矮丑三个字描述自己,与之对应的自然就是高帅富。

当然,这只是屌丝们营造的自我形象。在现实中,屌丝是你,屌丝是我,屌丝就是每一个愿意将自己视为屌丝的人。

屌丝的情感状况:当备胎

按照屌丝的描述,屌丝一般都有自己的“女神”,但他们注定只能成为女神的备胎,甚至连备胎都不是,苦苦追求成为备胎的资格。尽管大部分屌丝已经走入社会,但典型的屌丝感情生活深具校园特征,这在屌丝们热爱的“备胎文学”中一再出现。

在典型的“屌丝爱情故事”中,女性的角色总是分外单薄,无非就是“土肥圆”,“黑木耳”,“白富美”三种类型。白富美和高帅富属于门当户对,自然是屌丝做梦也不敢奢望的;而土肥圆当然也喜欢高帅富,不过却不入高帅富法眼,只能从实际出发,对屌丝示好——屌丝却看不上;屌丝真正追求的是黑木耳,但黑木耳却只对高帅富情有独钟,最后被高帅富抛弃之后,才施舍一般的接受屌丝的追求……但往往已经身怀高帅富的孩子,于是屌丝就“喜当爹”了。

屌丝文化:聪明而刻薄的自嘲

屌丝,就是拒绝打鸡血的普通人。几乎任何宏大叙事都与屌丝们无缘,他们不是有志青年,职场精英,屌丝在餐馆吃饭总是躲在角落里,看演出坐在最后一排,连上学期间也没有出过风头,简历上受过何种奖励那一栏,很多屌丝都填的是获得过雪碧“再来一瓶”奖。

他们当然也不是所谓平民英雄,不是在电视中“”的那种80后或者接班人。他们集辛酸、自嘲、恶毒、恶趣味于一身,很难被感动,绝不被当枪使。屌丝善于自嘲,但他们的自嘲往往被误读,解读者常常以为“穷矮丑”和“高富帅”是对社会不公的控诉,实际上屌丝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怀才不遇。他们从不吹嘘自己卓尔不群,反而精心编造自己独立学院(三本),专科学历,甚至蓝翔、虎振、北大青鸟出身,说自己天生就是搬砖的命。

尽管喜欢把自己描述为天生的失败者,但归根结底这恰恰说明他们不相信丛林法则,因为丛林法则是弱肉强食,以丛林法则看待社会的人,无论如何也不敢承认自己是弱者,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自居弱者就等于放弃了任何权利。而屌丝敢于自居弱者,恰恰是因为他们狼奶喝得更少,他们相信弱者也有平等的权利,这种自我作贱的自尊甚至有一种“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味道。屌丝有意无意的提醒我们,在英雄主义之外还有一种平民主义。

屌丝是对成功学的一剂解药

励志演讲家、成功学大师、以及传销组织的讲师,这些人一定不会喜欢屌丝,因为当他们热血沸腾口若悬河,对屌丝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时候,屌丝会怯怯的插话,“屌丝何苦为难屌丝”。屌丝习惯了在最成功的意淫故事最后,加一个被“醒工砖”(醒醒,工头叫起床搬砖了)喊声吵醒的结尾,这足以解构一切成功学和“狼性崇拜”。

即使在女性面前,屌丝也仍然保持对成功学的免疫。当女性还在用凤凰男这根教鞭敲打那些“吃相难看”的追逐者的时候,突然之间似乎赢得女性的追慕就变成了中年和老派男人的爱好,屌丝们已经连凤凰男都没有兴趣做了。显然“凤凰男”仍然代表了以女方为出发点的价值观,而屌丝的到来则让她们措手不及。屌丝不会自称是潜力股,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矮丑穷”,如果对屌丝提出“不买房就不能结婚”的要求,屌丝也不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宣誓“X年之内挣到第一个100万”,而是被这个要求“吓出翔”,以致当场“给跪”,“求别说”——不要怪屌丝不争气,毕竟,相比在女神面前证明自己,还是“撸”来得更轻松环保一些。

屌丝的自我修养:欠缺对女性的尊重

但正如有评论指出的,在屌丝的话语中,女性永远依附于高富帅的钱和物质,对穷人嗤之以鼻;出生好的女性用“白富美”代替,但却包含着称呼“高富帅”时蔑视般的惶恐。对一般女性用“木耳”这样的词,并用分数代指女性的外表,用颜色代指女性是否曾经染指性行为。毫无疑问,在吊丝的语境中,女性已经被物化为男性的附属,并被定义为“用物质可以换取”的物品,她们是高富帅招之即来的宠物,却对一片痴心的屌丝不屑一顾。这样的属性被描刻得露骨而不加掩饰,屌丝在这些话语里表现出的流氓和侵略性,也有值得反思的地方。

无需为屌丝惊诧,他们只是于斯为盛

日本屌丝和美国屌丝。

屌丝绝非中国特产,在日本,总呆在家、迷恋网络和游戏的“宅男”和不思上进、缺乏热情和活力的“干物女”,显然也是屌丝一类。在美国文化当中,Loser(失败者)是一个较严重的词,常指在工作和生活中缺乏能力的“输家”,这一称呼是对人莫大的轻视和打击,人们认为可以接受失败,但决不能当失败者。不过,和中国的屌丝登堂入室一样,美国的年轻人也越来越自我,越来越不在乎做一个loser,代表消费一代的摇滚乐手Beck甚至戏虐的唱道:“I’m a loser,baby,so why don’t you kill me?”(我是个失败者,亲,你干嘛不杀了我?)。

边缘屌丝和历史上的屌丝

如果将屌丝现象定位为一种对主流文化的反讽,那么屌丝也并非新生事物。银镯女子用银镯和诗词构筑自己的小清新小美好,而金链汉子则大大方方的展示自己照片上的金链、肚腩,以及来自田间地头的文化品位,他们的一般形象是跨坐在手扶式拖拉机或驴车上,宣称银镯女子是自己“一生逃不开的劫数”。而豆瓣网一贯营造的文艺、精致、优雅形象,则催生了品位粗野、形貌猥琐但生机勃勃的“胡芦屯”群众——正如在80年代理想主义之后就有逃避崇高,在高举精神文明建设之后就出现某“神兽”军团,屌丝从历史深处向我们走来——这就是“毅种循环”。

来源:腾讯评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