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帆按语:时代周报记者徐伟采访我一个半小时,声称我的学生介绍来的,自己也是我的学生。

  我要求必须经过我审阅修改以后,才能发表。他整理的全部谈话我正在修改中。没有想到,他竟然这样炒作,完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今天我打他手机是停机,是不是有意回避?我已给《时代周刊》总编室发了抗议。

  误导如下:

  第一。我的目的是清除极左发展中左,而不是封闭乌有之乡,把张宏良送进监狱。我没有这样讲过。

  这样报导是断章取义,激化人事矛盾,如引发事端,作者和刊物要负责任。

  第二。相当多的采访篇幅,集中于追究我的个人目的,淡化了理论之争。记者似乎从来没有问:你们之间的理论分歧是什么?我告诉你们:从来没有个人矛盾,完全就是理论分歧。以后凡有参与的,可以参加理论争论,再攻击个人品质的,就是极左的阴谋,和社会风气的败坏。

  报导这样写:“有分析认为,这些异动表明,一些知识分子害怕受牵连,急于与其原来所属的团体作出切割、划清界线。”谁的分析没有说明。这是在报导中间直接损害我的名誉。

  第三。我在乌有之乡反对文革派篡夺话语权,已经6年,对于韩德强,苏铁山,张勤德,,郭松民等都有多次批评劝告,仁至义尽,但是他们不听。这和最近温总理讲话没任何关系。

  这样的事实完全没有在采访中间表现出来。无论是清理极左还是抓汉奸,都抓不到我的头上,没有必要和谁划清界限。这和我的个人利益完全没关系,和政治形势也没关系。我一贯反对极左极右思潮。

  第四。李北方多次跳出来攻击我的品质和个人目的,对于理论斗争的内容不置一词,他是《南风窗》记者。

  黎光寿是每日新闻记者,他呼吁新闻界制裁我,并透露我家方位号召去砸我的家。张宏良说我是汉奸,这都是犯了损害名誉罪。大家看看近日网络谩骂,就可以知道极左是什么东西。

  第五。韩德强说我从来没有给乌有之乡捐过钱,不是事实。是他亲自打电话给我,要我给地震灾区捐钱的,我说已通过学校捐了几次,但还是给了乌有之乡1000元。至于我自己掏腰包请大家吃饭有无数次,他们都吃过我的饭,每次只要我去就主动请客。我帮助他们推销书,广州开发区的朋友几次买走几百本,都是有发票的。韩德强不知道就不能胡说。

  总之,这样的报导是不严肃的,就是淡化理论斗争的实质意义,突出个人矛盾和个人目的。前几年薄在重庆的工作,反对者也是集中攻击他的目的,左派支持者就认为目的是无关紧要的。现在我批判他们搞极左坏了大事,他们不反省自己,反而攻击我的动机,是不是美国人的双重标准哪?

  我将全文发表我的采访内容:乌有之乡是怎样从中左走向极左的?就是要揭露极左的危害,清算极左思潮。至于个人恩怨,从来没有,也不需社会关心。大家关心的应该是:极左思潮是这样发展起来?有怎样的危害?重庆模式里面有没有极左?北京方面的极左思潮是怎样与重庆呼应的?这都是理论和实际问题,需要讨论的。我约张宏良公开辩论,他不出来,而是策划一些极左分子谩骂诽谤,想逃避极左的问题。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歪曲报道如下:

  乌有创站元老:要封掉乌有之乡把张宏良送进监狱(本网已转载——明镜新闻网编者按)

,作者博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