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3月02日 11:17:34

  八卦掌 2月29日
 
  潘采夫专栏

    1、刘德华:“看见蟑螂,我不怕不怕啦,我神经比较大,不怕不怕啦。竞选也是勇敢表现,一个人开会也不怕不怕啦。勇气当棉被,不怕不怕不怕啦。”(虚拟歌词)
    2月28日 南都娱乐周刊
    香港特首选战正酣,候选人都被扯掉一把鸡毛,一社交网站借机娱乐,搞了个特首候选人提名,刘德华以32%排名榜首,专栏作家陶杰第二,“超人”李嘉诚第三。上面这首就是歌迷给创作的竞选歌曲。但刘德华发话了,人家只想当一个演员。 
 
 
    2、赖声川作品:“有时候我真不懂,在台湾做政治干吗读那么多书?每天去都是讲没知识的话。伦理、民主、自由,政治、媒体、下水道,这两句话对我来说,完全对称。一个靠脑筋使唤的人怎么会去做政治?我们其实根本活在一个原始丛林的状态之中。”
    2月28日 《中国新闻周刊》
  赖声川在北京复排1999年的旧作《十三角关系》,老台词,新意思,刚体验过“众口铄金”威力的赖声川,对这句台词应该品味深刻。

  3、张伟平:“当我们遭遇麻烦的时候,贝尔没有帮我们的忙,他帮的是倒忙!他在很多场合都强调自己是一个演员,不关心政治。他这是在往外摘自己呢,是在努力和这部影片撇清关系。他的这种行为,是对我们投资方的巨大伤害,给影片起到了巨大负面作用。美国一些奥斯卡评委和观众一听他们的影星在中国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火全撒在这部电影上了。”
    2月24日 凤凰网
    去年张伟平还在忽悠,说请到贝尔就像中了彩票,拿下10亿票房易如反掌,话犹在耳,怎么就掀了桌子翻了脸?奥斯卡败了,票房颓了,投资亏了,加上这几句耍赖就齐活儿:人品没了。

 
  4、:“学者余秋雨参观黑宝药业时在黑宝熊乐园的题词:百般熊姿,一派人道 。”
    2月17日 朱大可微博
    学者朱大可先爆了个料,看到这个消息后,一位叫“铁人姐”的博友将题词改为:“熊姿百般惨烈,一派人道全无”。余秋雨助理金克林很快出来否认,于是朱大可也改动了一下题词:“百般人姿,一派熊道”。

  5、王自健:“郭德纲代表的是一个标准的天津人,而我是一个标准的北京人。周立波是不是会谈论时事,姑且不说,但论时事在相声界是古已有之的,从东方朔到穷不怕,再到近代的相声大师,相声从来都是对现实有讽刺意义的,没有这个,那就不叫相声了。”
  2月23日 《时代周报》
  王自健是一个相声演员,但他用相声抢了评论家的饭碗,从萨达姆、卡扎菲、小布什到中石油,没他不敢砸“包袱”的,至少在这一点,王自健可没给北京人丢脸。

  6、孙俪:“小朋友:如果说写这样的东西可以给你带来高薪的话,我可以原谅你。在杂志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你的名字。我想说:以你的想像力做这样的工作有些屈才,改行做编剧吧!薪水不低还又体面,妈妈也会为你骄傲!”
  2月28日 孙俪新浪微博
  一家娱乐周刊报道孙俪是恶儿媳,把婆婆也就是邓超他妈给赶走了,对于这样的重磅打击,孙俪写了这段话进行反击。但是,这不符合常识,因为如果记者在造谣,不是应该法庭见吗?难道不应该听雷锋的,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吗?
 

  7、彭晓辉教授:“由于反响过大,恐听课人数过多,出于安全考虑,决定取消日本前女优红音萤进课堂与大学生交流的计划。不可能劝阻和拒绝任何人进课堂,现场极可能会发生拥挤和围观现象,难以保障课堂秩序和听众安全。
    2月28日 《武汉晚报》
  华中师大性学教授的“心血来潮”宣布夭折了。AV女星惹谁了?演戏是人家的天赋人权,不能因为咱这儿没有AV也没三级片,就觉得比人家道德上有优势,道德这个紧箍咒,只适合要求自己,无权去铐别人。

  8、杨二车娜姆:“封杀一词听起来很可怕,但是,遭封杀的这段时间,自己过得很好,在家乡开博物馆、开酒吧,休闲地过日子。只要心态好,没有什么难过的日子。还是坚持一点,情愿被人家说二,也要表现自己内心真实的一面。”
  2月26日 《长春晚报》
  久违的杨二老师又出山当评委了,还把“封杀”当作炒货端出来,看来这是个好词,你咋没提“代笔”呢?

  9、:“包括用的证据包括说我文章里写了一首歌,这首歌是谭咏麟的还是谁的歌,陈百强的歌,只有像我爸这样的人才会听这首歌,我不可能听,所以断定我的文章是假的。这些都是让我真心的觉得,其实人都是一样的。”
  12月28日    中国新闻周刊
  韩寒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不分左右,地不分南北,真的都是一样的。经此一劫,韩寒如果有慧根,当对这世界会看得更通透,否则只会剩下抱怨,说什么“将来不能让女儿当作家”的丧气话。

  10、《咬文嚼字》:“语文基础存在缺陷的人,在一些容易混淆的字词面前往往会失去选择能力。韩寒就存在这样的问题。比如《谈革命》中说:“任何的革命都需要时间…..权利真空……”其中的“权利”是“权力”之误。这一组词语便是容易混淆的。“权力”侧重力量,体现的是政治上的强制力量;“权利”侧重利益,体现的是公民、法人和其他社会团体的利益。”
  12月28日 北青网
  《咬文嚼字》是个特别好玩的刊物,它很像个特别实诚的语文教师,不管窗外风声雨声,只拿着一把放大镜趴在书本里辛苦捉虫。韩寒罹祸,从根上说,“三篇”难脱干系,如此敏感地带,您却还在抠“权利”的用法,真让人哭笑不得。

  11、汪峰:“虽然韩寒是我的朋友,但是从头至尾他们俩的事情我没有了解一点点细节,也不是回避,从他作品里得到信念和得到愉悦的人,这才是重要的,从他的作品里得到愤怒、得到自卑的人,这才是真实的。至于他们俩的事情得他们俩自己解决,我们可能真的是太闲了,我们应该花精力做自己的事情。”
  2月27日  《扬子晚报》
  就是不表态,就是不站队,该干嘛干嘛去,这也是一种不错的态度。

  12、杨丽萍:“舞台并不是承载舞蹈的唯一地方,舞蹈是我的生活方式。我奶奶老到背都驼了,依然去村子里跳舞,她告诉我,跳舞是件快乐的事,我也会一直跳下去。”
  2月24日 中国新闻网
  当我们以为这个世界鸡飞狗跳鸡犬不宁,其实不然,还有杨丽萍这样的人在“闻鸡起舞”,还有她的奶奶在村子里跳舞,因为跳舞是快乐的事。这是一个简单的好故事。

 
  13、:“(有思想的人)孤独是肯定的,但孤独不代表不快乐。我的原则就是“想大问题,做小事情”,我越是孤独,就越是思考、越是做事,所以每一天,我都过得很踏实、很快乐。”
  2月27日 《南方日报》

  老钱今年73岁,每天伏案7、8个小时,每年写五六十万字,正在写是一本关于中学语文教育的新书,这就是他说的“做小事情”。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2月24日,是胡适逝世50周年。

  潘采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