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熊飞骏


人类步入信息化地球村时代,民主法治已成为大势所趋,任何阻挡民主法治潮流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国家和个人不但最终力不从心,还必将受到无情的历史清算。

这是一条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现代文明规律!

任何存饶幸心理者不但表现出不可救药的弱智短视;也是对自己的亲人和家族的未来极端不负责任!


尽管民主宪政已成为文明世界的共识,可四大文明古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亚洲第一共和国,文明最为悠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却仍在民主宪政的门外徘徊,近两年甚至表现出渐行渐远倒退回独裁文革的悲剧趋势。


中国一旦长期游离于民主大门之外,必将错过现代文明的最后一趟末班车,被世界文明远远抛在后面。悲剧性的平民大革命不可避免,当初坚决抵制民主宪政的势力将付出最为惨重的代价。满清特权阶层就是前车之鉴。

如果倒退回独裁文革,用雇佣大蛇对付粮仓硕鼠的集体自杀手段来应对社会危机,中华文明将灾难性解体,永远丧失东山再起的机会。既得利益集团一样在劫难逃,多数将被打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受尽凌辱折磨。普通民众最终兔死狗烹,象嚼过的口香糖一样被权力粗暴踩在脚下。文革期间湖南道县大屠杀、广西大屠杀和九大后清算造反派、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就是对“奉旨造反”民众的反攻倒算。唯一的胜利者独裁强人最终也难逃天谴。

所以民主宪政是共和国的唯一出路!

令人痛心的是:共和国依旧没有形成民主宪政的朝野共识!


中国抵制民主宪政的主要责任方是特权集团!这个集团内部的“守旧派”(以权谋私不怕洪水滔天派)不愿放弃凌驾于平民头上作威作福伤害国家民族并最终反噬自身的任何特权享受,昧着良心妖魔化“民主宪政”,甚至把“”列为敏感词?


中华民主的停滞不全甚至暂时倒退,平民大众也并非完全无辜?“杀尽贪官”的呼声和“一蹴而就的普选”令特权集团心怀恐惧,不但坚定了“守旧派”一条道走到黑的顽固;也把体制内的“良心开明派”推向孤立无援无法影响大局的劣势。


结果官民双方在民主宪政的十字路口纠结成互为仇寇的敌对局面,无法形成推动民主改革的共识与合力。中国民主变革不但无法前进哪怕一小步,甚至在二十年前的位置上大大倒退了。


这不但是国家民族的悲剧,也是执政集团的悲剧,更是人民的悲剧!

中国民主改革的钥匙是:和解、宽容、面向未来!

通向和解、宽容大道的铺路石是“大赦”!

一方面是特权集团大赦“”和“异见人士”!

另一方面是平民集团放弃清算心理,从思想上大赦多数因体制原因形成的“贪污腐败分子”!少数民愤极大恶贯满盈的民贼独夫也不能诛连他们的亲属!

我们要有“宽容过去面向未来”的文明胸襟,特权集团和平民大众各退一步,化解消除专制形成的多年积怨,在推进中国文明进步的层面握手言和,形成民主宪政的朝野共识。


中国人之间本来没有阶级仇恨,一切的悲剧和不幸都是“专制体制”造的孽,不能把“专制罪恶”完全由个人来承担。在专制人事体制下,你完全不贪污受贿能在官场混下去吗?不能!所以多数贪官也是专制体制的受害者,对所有贪官抱有深仇大恨的“民粹思想”不利于中华民族的和解进步。

无论特权集团还是平民大众,都是专制体制的受害者,专制体制才是中国人民的共同敌人!

任何一个有理智有良心的中国人,都有义务和责任来推动中国告别专制走向民主!


民主共识一旦达成,即刻启动民主改革就成为当务之急。中华民主改革刻不容缓,否则改革的车轮必将被革命的车轮超过,百年前辛亥革命的悲剧将再度在中华大地重演。


民主改革的基础是宽容和共识!要想达成民主共识,就不可避免要同时照顾平民大众和特权集团的利益。

民主改革要从阻力最小的方向找到突破口!


对于特权阶层来说,你们要有主动放弃部分既得利益的智慧和远见,顽固坚持甚至拓展特权享受只会招来灾难性的平民大革命,那时你们将面临整体清算,失去所有的既得利益。这是百年前满清特权阶层走过的悲剧之路。

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企图“千世万世而为君”者愚不可及!

两害相权取其轻,主动放弃部分即得利益还是被整体清算丧失全部即得利益?台湾国民党已经为我们做出了表率。

你是愿意做台湾国民党还是愿意做满清达官贵人?


…………


对于平民大众来说,“一人一票”的全民直选虽然快意人生且属你们的基本人权,但在当今中国实现起来确然有一定的困难。特权集团的“惯性思维”,不可能多数一个早上就能在放弃所有特权利益上达成共识。如果平民大众坚持“一蹴而就”的全民直选将会招致特权集团的整体反抗,那样民主改革的共识就会破裂,全民共赢的理性改革就会胎死腹中。

平民大众应该拥有“尊重历史”的智慧,在民主改革前期适当照顾特权集团因为历史原因形成的部分既得利益,从而赢得特权集团的多数对民主改革的理解和尊重。


我们应该在经过理性的深思熟虑之后,双方都能勉强接受的方向找到民主改革突破口。

飞骏认为这个突破口是“县官直选”和“开放一定比率人大代表直选名额”。

第一个突破口是“县官直选”。


县官腐败在当今中国已登峰造极旷古罕有,是威胁社会稳定的主要肇事方,绝大多数“群体性事件”都由县官腐败引发,如不及时遏制县官的疯狂腐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运将毁在县官手里。

有效遏制县官腐败的唯一良方是“县官直选”。


“县官直选”虽然减损了特权阶层的部分既得利益,但高层统治结构没有撼动,当初打江山者依旧在坐江山,暂时保存了红色政权的颜色;总比整体江山崩溃造成的震撼小得多。

政治高层如果连“县官直选”都拒绝让步,任凭腐败县官疯狂折腾下去,要不了多久就会玩出全国性失控的“群体性事件”来,那将立马撼动红色政权的根基。


对于平民大众来说,一旦实行货真价实的“县官直选”,县乡两级政权的贪污腐败层级将会十倍缩减,基层政权跑官买官现象将很快绝迹。中国的多数民众都生活在县级政权之下,那样多数中国人将会在贪污腐败高压下大大喘一口气,不但生存质量大为提高,还能得到必要的民主政治历练,为迎接未来的全国民主宪政打下基础。


台湾民主就是从“县官直选”开始的。

第二个突破口是“开放一定比率的人大代表直选名额”。


中国传统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已沦为平民大众广泛诟病的落后政治制度。每年耗资巨大的两会,不但解决不了任何社会问题,不能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相反集中暴露了“人民代表”的暗点,加深了广大民众对人民代表的不满,加剧了中国社会的危机。


之所以出现事与愿违的悲剧情势,根本原因是两会“人民代表”都不是民众直选产生,根本不能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不但代表不了人民的利益,相反一再玷污“人民代表”这一名号,为官僚特权说话,炮制损害广大民众根本利益的提案。


结果每年的两会是“代表”和“人民”自说自话:沦为网民揶揄人民代表的盛会!


所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已到了非变革不可的时候了!


改革“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核心是“人民代表”直选。

在中国当前的政治背景下,粗暴拒绝“人民代表”直选平民大众不答应;呼吁“人民代表”全体直选特权集团不答应;但双方有可能在“开放一定比率人大代表直选名额”这一层面达成共识。


“人民代表”分为“钦定代表”和“直选代表”,“钦定代表”照顾特权集团的部分既得利益;“直选代表”满足人民争取民主权利的部分诉求。


官民双方在相互妥协的基础上实现从专制到民主政治的顺利转轨,每年逐步扩大“直选代表”的比率,最终实现全体人民代表完全直选。

这是一个官民双方通过理性权衡后应该能够接受的民主方案;只有罔顾大局不计后果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傻子疯子才会坚决反对。


…………


飞骏把“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文字发到微博后,不少读者根本拒绝相信特权集团会做出任何让步:独裁之下能直选吗?


我的回答是:
在未经全力争取的前提下不应完全绝望,未到最后关头不应轻言放弃,更不应失去必要的耐心。独裁体制并非百分百拒绝民主变革,苏联和台湾当初也是独裁体制啊,后来不是不经流血就直选了?中国人难道天生就喜欢集体自杀吗?


中国特权集团虽有部分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浆糊政客;但也有不少拥有政治远见和民族责任心的良心政治家,并非铁板一块“坚持专制不动摇”。


体制内良心力量虽然处于暂时的劣势,但不一定是永久的劣势,如果率先觉醒的民众通过理性手段一点一滴坚守抗争,良心政治家就能顺应形势有所作为。

 


中国的民主变革是当务之急!


中华民主从“县官直选”做起!从“开放一定比例人大代表直选名额”做起!

 


天佑中华!

 

 

 


二0一二年三月十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