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冒名发财,如果这事搁在姚明身上,早撺儿了。但申纪兰没有。

  申纪兰是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人,1952年申24岁,加入村合作社并当选为副社长。当时的妇女是不下地的,申纪兰却动员村里的妇女参加劳动,并实行男女同工同酬。一个是把刚分到手的土地并入合作社,一个是破除女主内且男尊女卑的传习,如此看来,申纪兰算是改革者,犀利。

  1953年申纪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之后担任过平顺县委副书记、山西省妇联主任。如今申纪兰83岁了,从1954年第一届到刚刚闭幕的第十一届,她都是全国人大代表,这在中国政坛可能是独一无二的。领导们换了一茬又一茬,但申纪兰是铁打的兵,她受到过毛泽东、周恩来、华国锋、胡耀邦、、胡锦涛等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在人大前无古人地参政58年,申纪兰的名气大大的。

  在市场经济中,一个人的名气是有货币价值的,在企业这叫商誉。1983年卸任山西省妇联主任后,申纪兰没有留在太原养老,而是回到西沟村。平顺是全国著名贫困县,申纪兰凭着自己的名气,到处给村里找项目。她曾找过河南七里营刘庄的史来贺和天津静海大邱庄的禹作敏,那时大家同是风头人物。但项目不好找,搞了个铁合金厂,半死不活。

  无奈,申纪兰第一次向上要钱。1995年,西沟乡党委书记李培林得知姜春云副总理要来西沟,便让申纪兰向姜开口求助。申纪兰并不情愿,但拗不过乡亲,她对姜春云说:“西沟的山变了,有树了;河变了,有地了;就是上个企业办不成,引资引不上,合办没人来。”随行的财政部官员立马答应给500万元无息贷款。

  几句话就拿到500万优惠贷款,这主要是中央财政有转移支付功能,但这500万如此精准快速地落到西沟村,当然也要靠申纪兰的面子。不信让李培林去试试,可能连搭话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名气的货币价值。

  其实,从宏观角度来看,西沟村建铁合金厂并不合理,以致虽然有了这500万元,但仍奄奄一息。刚开始市场好,第一年纯利润120万元,第二年起就差了,产品一直在调整,炉子也时停时点。按今天的说法,这个村办企业属于规模小、效益差、高耗能、环保落后、缺少核心产品竞争力的项目,理应淘汰。但谁有权阻挡西沟农人发家致富的步伐?何况那里还有申纪兰这样的名人。

  申纪兰一再为自己的“中介”行为找根据,她说:“有些地方我说话比你们起作用,需要我出面我就去。咱是为发展又不是弄腐败,不丢人。”申纪兰聊以自慰的是,这些企业都是集体的,她个人没拿一分钱好处。她似乎站在了道德的高地: 我将个人名气无偿地让渡给了村委会。

  但是,申纪兰的名气是谁给的?是西沟村村委会吗?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实有代表2978人,其中官员和公务员代表2491人,民企员工代表16人(包括农民工3人,广东胡小燕、重庆康厚明和上海朱雪芹),农民代表13人(以村党组织书记为主)。虽然申纪兰是个退休的地厅级干部,每月有几百元的政府补贴,与普通农民不同,但她似应算是农民代表,她到底是生活在村里,是极为稀少的农民代表中的一员――是全国人民捧出了申纪兰的名气。

  申纪兰总是无私贡献着自己的名气。她代言了襄子老粗布,村里出品了纪兰核桃露。甚至早已与申纪兰无关的企业也打着她的大旗,比如纪兰地产开发公司(现改名山西和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公司网站,申纪兰的头像照片不停地滚动展示。对此,申纪兰并没有采取法律行动维权,大方。

  但是,如果谁要如此打姚明的主意,没门儿。相对应,姚明赚了钱,会在美国NBA、教练、中国篮协、上海队、姚明经营团队(相当于申纪兰的西沟村委会)之间分配,精细明了。但申纪兰不,她把全国人民给她的名气只给了自己的经营团队,并无视旁人冒名发财。

  如果申纪兰的名气不是全国人民给的,不那么宏大遥远,而像姚明一样,主要是自己创造的,她还会那么大方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