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述思 | 贪污50万就判死刑的荒诞

    天下无贪是全民之心愿。

有公民一视同仁。否则仍是人治思维,无法震慑贪腐,以实现吏治清明。 贪污50万就判死刑之说纯属盲目迎合公众情绪,使其视线从推动体制变革、健全依法行政、推进民主进程、健全社会监督之根本制度进程中转移,而没有这些制度进程完善配套,这项举措无异于哗众取宠,只为了博取公众廉价的喝彩。 与其让那么多官员贪污50万被杀,不如努力推动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公开各级预算账本,遏制三公消费,健全日常监督体系,极大提升其贪腐成本。 毕竟,纳税人的银子主要是用来支持政府替人民谋福利的,而不是用于支付越来越昂贵的反贪成本的

    尽管反腐倡廉这些年成效显著,各类贪官不断涌现,不仅危及党政执政之基,也在无形中恶化干群关系,影响社会稳定。

    近年来,一个令人不能容忍的现实是:落马贪官贪腐金额水涨船高,以至于挺进亿元时代。

    于是,全国人大代表、菏泽市委书记赵润田日前表示,如果贪污50万元就处以死刑,就没人敢贪污了。旋即引起社会各界热议。

有公民一视同仁。否则仍是人治思维,无法震慑贪腐,以实现吏治清明。 贪污50万就判死刑之说纯属盲目迎合公众情绪,使其视线从推动体制变革、健全依法行政、推进民主进程、健全社会监督之根本制度进程中转移,而没有这些制度进程完善配套,这项举措无异于哗众取宠,只为了博取公众廉价的喝彩。 与其让那么多官员贪污50万被杀,不如努力推动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公开各级预算账本,遏制三公消费,健全日常监督体系,极大提升其贪腐成本。 毕竟,纳税人的银子主要是用来支持政府替人民谋福利的,而不是用于支付越来越昂贵的反贪成本的

    众网友纷纷追捧赵代表。甚至认为不仅要严办贪官,甚至连家属亲朋都要连坐,如此则所有官员闻贪色变,从此走向廉洁奉公的人间正道。

    必须承认,其中公众对贪腐愤慨之情严重值得执政者关切,但如此不顾情绪化地鼓吹严刑峻法,使人不禁感到完成了一次穿越,宛如回到王法当道的封建年代。

    史上最痛恨贪官的莫过于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为了整饬吏治,他不禁推行严苛的低薪制,官员如果廉洁奉公,很难维持正常体面生活——海瑞一生清正廉洁,身居二品大员以至于死后无钱安葬。此外辅以残酷刑罚——按当时法律规定,官员贪墨60两纹银将被剥皮实草,结果竟然是贪腐依旧前仆后继,不少地方政府减员严重,只好令官员戴枷办公。后明太祖一声叹息:为何贪官杀之不尽,如韭菜一茬一茬地生长?

    凡官员贪腐,一般都与吏治存先天缺陷有关。首先在选拔上当尊重民意,公开公平公正,规避裙带之风,更要堵住卖官鬻爵之制度黑洞。封建社会显然难以寻到万全之策。现今已是倡导民主法治的现代社会,当有能力规避封建王朝无官不贪导致政权覆灭之能力,从源头上严格选官制度,将真正德才兼备之人才选拔上来。而这首先将中央三令五申的各项制度不折不扣落实,以堵住腐败源头。

    为了避免官员在大权在握时堕落腐化,有赖于现行司法、行政、社会三大监督体系真正发挥作用,尤其在当代社会,为舆论监督、网络监督开辟更广阔途径,保证公民基本监督权利,无疑可以极大降低贪腐成本。

     即使部分官员辜负组织及人民厚爱,走向贪腐之路,也当秉承法治精神,依据罪罚相当之原则予以惩处。至于个别贪官能将特权延伸至牢狱,获得额外照顾,则属于执法不严所致,与法律本身无关。

令官员戴枷办公。后明太祖一声叹息:为何贪官杀之不尽,如韭菜一茬一茬地生长? 凡官员贪腐,一般都与吏治存先天缺陷有关。首先在选拔上当尊重民意,公开公平公正,规避裙带之风,更要堵住卖官鬻爵之制度黑洞。封建社会显然难以寻到万全之策。现今已是倡导民主法治的现代社会,当有能力规避封建王朝无官不贪导致政权覆灭之能力,从源头上严格选官制度,将真正德才兼备之人才选拔上来。而这首先将中央三令五申的各项制度不折不扣落实,以堵住腐败源头。 为了避免官员在大权在握时堕落腐化,有赖于现行司法、行政、社会三大监督体系真正发挥作用,尤其在当代社会,为舆论监督、网络监督开辟更广阔途径,保证公民基本监督权利,无疑可以极大降低贪腐成本。 即使部分官员辜负组织及人民厚爱,走向贪腐之路,也当秉承法治精神,依据罪罚相当之原则予以惩处。至于个别贪官能将特权延伸至牢狱,获得额外照顾,则属于执法不严所致,与法律本身无关。 贪污50万就判死刑更与目前社会倡导的慎用死刑、保障人权的法治价值取向相悖。法治的之公平不在于严惩贪官,更在于对中国所

     贪污50万就判死刑更与目前社会倡导的慎用死刑、保障人权的法治价值取向相悖。法治的之公平不在于严惩贪官,更在于对中国所有公民一视同仁。否则仍是人治思维,无法震慑贪腐,以实现吏治清明。

     贪污50万就判死刑之说纯属盲目迎合公众情绪,使其视线从推动体制变革、健全依法行政、推进民主进程、健全社会监督之根本制度进程中转移,而没有这些制度进程完善配套,这项举措无异于哗众取宠,只为了博取公众廉价的喝彩。

     与其让那么多官员贪污50万被杀,不如努力推动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公开各级预算账本,遏制三公消费,健全日常监督体系,极大提升其贪腐成本。

令官员戴枷办公。后明太祖一声叹息:为何贪官杀之不尽,如韭菜一茬一茬地生长? 凡官员贪腐,一般都与吏治存先天缺陷有关。首先在选拔上当尊重民意,公开公平公正,规避裙带之风,更要堵住卖官鬻爵之制度黑洞。封建社会显然难以寻到万全之策。现今已是倡导民主法治的现代社会,当有能力规避封建王朝无官不贪导致政权覆灭之能力,从源头上严格选官制度,将真正德才兼备之人才选拔上来。而这首先将中央三令五申的各项制度不折不扣落实,以堵住腐败源头。 为了避免官员在大权在握时堕落腐化,有赖于现行司法、行政、社会三大监督体系真正发挥作用,尤其在当代社会,为舆论监督、网络监督开辟更广阔途径,保证公民基本监督权利,无疑可以极大降低贪腐成本。 即使部分官员辜负组织及人民厚爱,走向贪腐之路,也当秉承法治精神,依据罪罚相当之原则予以惩处。至于个别贪官能将特权延伸至牢狱,获得额外照顾,则属于执法不严所致,与法律本身无关。 贪污50万就判死刑更与目前社会倡导的慎用死刑、保障人权的法治价值取向相悖。法治的之公平不在于严惩贪官,更在于对中国所

     毕竟,纳税人的银子主要是用来支持政府替人民谋福利的,而不是用于支付越来越昂贵的反贪成本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19日, 8:3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