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立凡 | 渝州归来记

2012年03月20日 18:50:28

  

渝州归来记

   渝州,抗战之陪都,民主宪政运动之发祥地也。胜利前夕,国民参政員褚辅成、黄炎培、冷遹、傅斯年、左舜生、章伯钧访延安,毛与黄作“窑洞对”,标榜“民主新路”,四年而得天下。越一甲子,薄节度使出镇渝州,唱红打黑,天下震动,复以“唱、传、讲、读”四字治渝,俨然延安圣地也。
   半月前,接获渝州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请柬,邀请光临三月廿九日之开馆仪式。瞻仰抗战陪都,凭吊“民主之家”为平生夙愿,顺便可观“红色文化”,遂应之。查其日程安排:廿八日报到,廿九日上午开馆式,下午解散,自由活动。余以事繁,决定偕内子“打飞的”一日往返。遂购不可更改之打折机票,意在为主人省钱,毕竟乃纳税人血汗。
   廿八日下午登机时,得知公务舱已全满,薄使君、杜工部携各大官帽瓶同行;心知有热闹,原以为是一普通开馆式,此回必升格。乘务小生窃喜曰:此航班必不误点。果然正点起飞,提前15分钟落地。登机舱桥下警扈云集,戒备森严,使君偕众大员于专梯拾级而下,登车绝尘而去。然后乘客放行,纪念馆有人来接,同机抵达者致公党陈其尤两公子及孙女、台盟苏子衡公子、九三许德珩孙及邓稼先子(两家为姻亲,许女即邓夫人)。
   因机场高速路维修,交通堵塞,历二小时至上清寺东方花苑宾馆下榻。晚餐后索嘉宾名单观之,有李济深、沈钧儒、邵力子、张奚若、许德珩、陈其尤、周培源、谢冰心、鲜英、范朴斋、康心如等后人,集第三方面遗少之大成,二代多已龙钟,我最少也;三代或较年轻,然亦有长于我者。复得知,原定日程表已全部更改,廿九日上午改为参观三峡博物馆,下午二时三十分集体乘车往纪念馆如仪,当晚设有火锅宴招待,次日自由活动及返程。又闻薄使已派人索阅名单云云。
   此番改动盖专为使君故,余之私人活动计划全部打乱,不得不重新安排。当晚,作家Z女士来访,携其同访老友W君,与米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郭岱君女士,《蒋介石日记》及蒋、孔、宋档案把总关人宋曹琍璇女士(宋子安儿媳)晤面,畅谈两朝文献掌故,曹女士述蒋夫人后事甚详。
   廿九日早餐后,嘉宾集合,步行前往人民广场三峡博物馆参观,馆体似一大坟,展品无甚可观者。不知何故,馆内采光尚好而阴冷异常,内子连呼“阴气太重”,于是提前出馆,与渝州画家T君会合,同回酒店小叙。此行观览街景,除曾见一“老社长知青火锅店”外,未睹“红色文化”风采,心存憾然。画家云,“唱传讲读”皆官方行为,于民间日常生活无特殊影响。
   十二时偕内子往三楼午餐,同席者周培源女、范朴斋子、康心如孙、沈钧儒孙女及同机之陈其尤家属,其中康先生、沈女士乃旧相识。席间各报家门,周女士马上叫出我名字,余曰:我曾是令堂大人的学生,她留给我的仍是当年十分美好的形象(周老夫人以一代美人闻名遐迩,晚年瘫痪二十余年,年九十九而终)。范先生则云曾有信致余,甚认同余对民主党派史之观点,其创建理念传承已断。余答:清明将至,本人此行只为凭吊先辈们消逝之民主宪政理想。
   下午二时许,众嘉宾提前集合大堂,乘大巴赴开馆式会场。因政要云集交通管制,车行如龟,余乘机在座位上打一小盹,醒时已达,历时约半小时。从酒店至陈列馆,步行只需十分钟。盖为保安故,嘉宾改为集中车运,实乃脱裤放屁。穿越警戒线,至馆门前指定区域立定,薄使率众大员至,拾级上至阶顶平台,使君华丽转身,以优雅风姿挥手致意,群呼鼓掌。莅会者,除中枢杜工部(全称统一战线工作部)、渝州黄藩司外,尚有八大官帽花瓶党、商会及无党派之一二品魁首。
   黄藩司主持仪式,杜工部、薄使君及官帽大瓶代表先后致辞,甚冗长,嘉宾不耐,遂相率于原地结伴拍照,李济深、周培源女公子,范公子、康少爷等先后共余夫妇合影。其间邵力子孙婿孙先生,携致民革周铁农主席之大信封及《江南诗词》杂志一叠,欲上阶呈送,为警卫所阻,大愤,高声斥责渝方有失待客之道,怠慢高龄嘉宾云云,纪念馆工作人员婉劝之,犹争执不已。
   高官致辞毕,入馆内参观,众亦蜂拥而入。使君等例听讲解,行进甚缓,余等不耐其慢,遂接受冰心之女吴教授建议,乘电梯直达四楼,自上而下参观。参观中遇鲁迅之孙周君,彼亦将返沪,匆匆握别曰:还原历史,我等之工作相同(本人名刺眉书“还原历史,奉献常识”)。
   走马观花到二楼,使君等尚在徐行中,遂至二楼平台,入特园旧址参观毕,至一楼大厅,劭公孙婿孙先生犹抗议未已。余夫妇返宾馆,孙亦被劝回,渠因激动过度心脏不适,馆方已延医出诊。索其《江南诗词》杂志阅之,主文为《邵力子与中国共产党》,有一定之史料价值。以劭公之中共创党及国民党元老双重资望,子孙献书或无不可,无奈即便其祖述尧舜宪章文武,扈从只认纱帽不认人。
   于是登楼入客房稍息,携行囊至大堂登车,逃席火锅宴。顺抵机场,误点半小时起飞,准时平安抵京,全程往返计廿九小时。归家次第上网、入睡,一夕无话。今日无事,遂记之;又剥李太白诗,题曰《冷观》,附录于此:
   双飞往返白云间,千里渝州一日还。
   两代炎凉观眼底,共和犹隔万重山。
   公元贰零壹壹年叁月叁拾日 记于京师风雨读书楼
    

上一篇: 不可复制的“南巡讲话”(足本)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20日, 10:19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