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 | 四川灾后重建村民到省政府投诉捐款被侵吞遭推诿(图)

省信访局门的大型的警用客车,车子一直发动着,里面坐着警察

武警从政府门口列队经过,政府门口戒备森严

(维权网信息员刘雅婷报道)36日上午830左右, 四川省彭州市军乐镇玉皇村村民代表26人,来到四川省人民政府投诉:军乐镇玉皇村非法截留红十字捐款一事及该村非法倒卖集体土地的事情。一辆大型的警用客车一直发动着,停在省政府门口附近,车上窗帘是拉起的,无法看到有多少警察。
在省政府信访部门递交了投诉信后,军乐镇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廖明忠该村现任支书何斌(电话13980498269),吴学义(驻村干部)等五名官员来到省政府门口,对村民说,村委会会在本周周末给大家一个答复。但村民代表们认为,已经向他们反映情况这么久了,一直没有给答复,现在这样说,明显是推诿,因此村民们拒绝离开,见村民们不离开,1030左右,廖明忠书记带领一同来的官员,开车到附近的一个饭馆喝酒,将车停住楼下的路边,上去后不到五分钟,就被交警的排障车拖走。
村民们认为:今天廖书记和何斌等人带人来只是走过场,向他们的上级表示他们来维稳了,至于村民们反映的问题,估计他们已经想好了对策,摆平了相关部门,因此他们并不害怕。说白了,今天何书记就是出来混维稳费的。 
据了解:军乐镇玉皇村灾民红十字捐款被侵吞一案,被海内外媒体曝光之后,村书记黄世勇被停职(未见书面材料,指派了原镇党委副书记何斌来该村担任村支书),已追回捐款70余万元,已经分别发放给了村民。
但余下的70余万元,该村村委会向村民出具了一张盖有公章的收条,内容是用于“缴纳土地权属金和税金”,毫不掩饰他们截留红十字捐款的行为。
村民们对此表示质疑,村民们认为:国家并未规定要收取灾后重建“统规自建”人员的土地权属金,而且,村民们也没有看到村委会代村民缴纳了什么“税金”,向村委会要相关文件,村委会却拿不出来,为此,村民们联合向镇、市相关部门反映了情况,但各相关部门至今未给出解释。
据村民们说,今天还到了省纪委去递交材料,但纪委信访接待人员只做了记录,并未出具收到材料的书面文书。
在这段时间里,村民们自己又调查出村委会违规倒卖集体土地等众多问题,以及“建设玉润芳苑小区”时涉嫌贪污导致豆腐渣工程等问题,并形成了文字向各级相关部门反映。
附投诉书全文:
投诉人:王元虎/苟仲军/易少蓉 /祝庆华等1000多位彭州市军乐镇玉皇村村民
被投诉人:黄世勇   职务;玉皇村党支部书记
投诉事项:克扣红十字会给村民的捐款,利用职权,中饱私囊.把给灾民修的灾后重建房修成豆腐渣工程。
事实理由:彭州市红十字会捐给村民用于灾后重建的建房补助款每户15000,被黄世勇侵占挪用后,村民通过网络曝光,媒体给予了密切的关注,得到上级领导的重视,现黄世勇已离开了书记岗位,捐款又追回了48万元。加上上次发放的每户2135元,共计211365元,现合计追回红十字捐款691365元已发放给村民,但还有793635元红十字捐款去向不明。镇领导解释说是用于土地权属金的补偿,但村民们不认可,我们认为:我们原来的宅基地被政府免费收走,现在给我们灾后重建的人均面积远远低于原来的宅基地面积,政府不仅不给我们补偿,还让我们支付土地权属金,我们相信不是政府的规定,如果彭州市确有这样的规定,请出示相关文件,否则,我们认为还是个别领导将这部分捐款挪用了。
在村民对黄世勇网络举报后,黄世勇指使李华邀约不明身份的人,将村民代表苟仲均打伤住院,报案后,警方据不立案,也不依法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书,让苟忠军去做伤情鉴定,这中间有什么猫腻请领导查明给群众一个交代。
近期,本村村民对黄世勇进行调查发现,黄世勇在位期间利用职权,中饱私囊,现将村民调查的相关情况向领导反映,请领导调查核实,给老百姓一个交代。
12001年左右,玉皇村的专业队约20亩土地,在全体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卖(租)给了不明身份的人,用于开设租赁公司。所得款项也不知去向。
22008年,听村民们说大地震之前,位于一组土地上的小学约9亩土地(包括教室和操场),被黄世勇等人以38万的价格卖给了他人。一组的村民分得了其中17万左右,其余21万不知去向。
32004年,位于玉皇观的大队部,(即原来的村委会办公场所)是楼上楼下各三间的办公房,以及耳房院坝等,占地约1亩,那是当年政府拨款7万多修建的,被黄世勇等人以4万的价格卖给了本村村民张主良。
42005年,又将大队部的原来的酒厂部分,连同厂房和院坝共约5亩,以总价3,5万元的超低价,拍卖给了黄世勇书记的弟弟黄军,而出更高价的人却没有竞拍到。这种拍卖显然不公平,里面有多少猫腻只有请上级部门调查处理。
52008年,政府又在酒厂后面的僻静路边,出资4万为村上修了三间办公房瓦房。地震后这几间房屋却被以500元的价格卖给了黄书记的弟弟黄军,占地约1亩,包括围墙铁大门等等,即使卖废旧材料都不止500元。
6、村民按照政策把自家的老宅基退耕后,统一换到政府规划的新小区去建房时,却被收缴土地权属金每人2300元,这笔款项到底是政府规定收取的,还是黄世勇巧立名目收取的,请政府调查,给村民一个书面交代。
7512大地震后不久,政府给玉皇村的每户灾民200元的过渡安置费,所有玉皇村灾民都签了字,却至今没有领到钱?这笔钱到底到那里去了?
8、政府规定:统规统建和统规自建的灾民,每户拆迁还耕后政府补助每户3200元,这笔钱至今村民都没有领到,到那里去了?
9512大地震后搭建临时安置简易棚时,政府补助了每户2000元,有部分灾民领足了。很多家庭只领到1000元,更多的灾民却是分文没领。
10、地震后国家给每户下拨的维修加固费5000元,然而,我们村每户实际上每户只拿到低于3000元,其余的2000元甚至更多到那里去了?
11原址重建的灾民,由村支书黄世勇等人指定施工人员签字,方可发放救灾款,但却要收取每户两百到三百元不等的签字费,这笔钱到底是政府征收还是黄世勇收的?
12512地震后,全国各地的同胞送来了很多各类救灾食品,实际上领到的只有平均每户不足1瓶的矿泉水,且是大地震发生12天之后。这期间书记黄世勇以村民的名义领取了多少救灾物资,请上级领导给我们一个交代。
13、玉润芳苑的基础设施费用,每户2万元由村委会集体安排开销,即小区共有198万元基础建设资金!据军乐镇纪委书记兼党委副书记廖明忠曾告诉我们,我小区的最初的基础设施费用不够,又向上级申请了基础设施追加资金60万元。这些至今到底是怎么使用的,用在了那些地方,请上级领导进行审计,向村民们做个交代。
142009年夏天,统归自建的灾民,每平米灾民支付给村委会745元,可施工方却只拿到了625元,包括材料费,而材料却是由镇党委副书记廖明忠和村支书黄世勇购买,并且在修建中,房屋就出现严重的偷工减料,剩下的120元到那里去了?
152009年夏天,黄世勇请来的施工队在为灾民修新家时,多项修建指标都严重违规,村民们眼见自己家的房屋被建成了豆腐渣,村民进现场阻止豆腐渣工程成型,却被施工方暴打。村民们当时就联名向各级部门反映豆腐渣情况,被黄世勇书记以各种方法阻止下来了。请上级领导对玉润芳苑房屋质量进行鉴定,确保不会再次出现5.12地震的悲剧在这里重现。
16,小区的下水道工程已修好了几年了,却至今没能投入使用,每到雨季,就会有很多地方,村民家房子附近的下水道开始渗漏倒灌污物。
17、玉润芳苑小区的中心广场是由彭州市建设局援建,整个小区的绿化树的工程是由彭州市林业局捐赠栽培的。皆不属用基础建设的专款。然而,20115月份左右,村党委会书记黄世勇要求灾民们在自家住房周围移植小树绿化,说绿化节省下来的钱可以分给各户。玉润芳苑小区房前院后的小树都是村民们自己栽的。而节约出来的彭州市林业局、彭州市建设局援建款项在那里?
18、玉润芳苑的小区内的路灯是彭州市电力公司捐赠,安装前强调过无需灾民出钱,后来,却以每盏路灯2000元的价格向小区住户报账,这些钱到底到那里去了?
19、军乐镇纪委书记兼党委副书记廖明忠曾向小区灾民解释,小区内的室外埋地线,60万元由某单位捐资,不从基础设施专款内拨款,那么基础建设费是否扣除这部分款项?请领导组织审计。
20、玉润芳苑的灾民的原来的房屋宅基地被政府免费征收,灾民必须把它还耕且向村委会交每人每年10元的租金。我们的包产田都没有向国家交费,人家还耕的土地国家还要补助,为什么我们还耕后的土地还需要交钱,这是政府规定还是村支书黄世勇自己做的?
21、玉润芳苑小区设了清洁工一名,村委会的清洁工的工资支出与清洁工作人员所领工资差距实在太大。李秀干了6个月每月工资700元,王久全干了一月领了月薪900 黄士元干了一个月月薪也不足1000元。此后没有再设公共清洁员工!但实际上村委会的报账却是好几万元,这笔钱到底支付给谁了?
22、灾民们搬进玉润芳苑小区的新家也住了快两年了,房屋的丈量,核实等工作早就结束,听说相关产权方面的证件也早就办了,却怎么迟迟发给我们?以上提问都请做出书面答复为谢!
此致
四川省人民政府
控告人:彭州市军乐镇玉皇村全体村民
20123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23日, 7:18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