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舒立 | [一席谈]徐淮忆父别样情

如果在办公室或是社会交往中,你绝对无法想象,这个庄重、文气而干练的中国照明学会秘书长,曾经有过那样一个老革命的父亲,有那样惨痛的经历。

屈指算来,徐淮快65岁了。她生在上海,记事的时候正是新中国成立。当时,她的爸爸徐雪寒,1926年参加党的老革命,先后担任着上海铁路局局长和国家外贸部副部长,一位咤叱风云的人物。不过徐淮8岁时爸爸就再也没有回来,十年后她在北京轻工学院读一年级时爸爸回家,已经是刑满释放的反革命分子。以此未几,便开始了那场红色革命。可以想知,爸爸徐雪寒和她,在那样的年月里遭受的屈辱会有何等深重。徐淮只能以”往事不堪回首“来说了。

11月4日,徐雪寒百年纪念会。徐淮的发言使许多人泪流满面。”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纵是亲朋好友,又有多少人知道这段别样父女情呢?

******  阅读全文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15日, 1: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