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免职之后,中国政府是否有钳制左派言论倾向的问题引人关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在第一视频网站上的《孔庆东有话说》节目星期一停播,再次引来议论纷纷。

“这是一个用行政办法能够处理的案子吗?这样的人还不拉出去毙了,还干什么?”

这是中国第一视频网站3月16号播出的《孔庆东有话说》节目。在这个节目中,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评论的是新疆查处美国公民非法测绘案。《孔庆东有话说》节目为一小时,本来每周一至周五中午12点30分在第一视频网站上直播。》注意到,3月15号新华社发布了薄熙来被免职的消息之后,孔庆东在当天的节目中宣称,罢免薄熙来会让其他人不敢唱红打黑,等于是公开发动反革命政变。孔庆东在节目中回答网友提问时,说重庆唱红打黑是最大意义上的打假,打的就是假共产党、假政府官员和假公仆,但现在竟然让打黑、打假的英雄受影响,此话给人以挺薄熙来的印象。《》报道说,星期一第一视频通告表示由于设备升级部分节目暂时停播后,《孔庆东有话说》的3月15号这期节目就遭到删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二打电话到北京的第一视频网站客服中心,该中心人员证实,《孔庆东有话说》确实暂停直播,但以前的节目还可以在网上看到:

“目前咱们这边是相关的技术设备升级,所以直播的电视节目目前都没有办法收看。”

记者在第一视频网《孔庆东有话说》栏目查找,确实找不到3月15号的节目。与此同时,记者点击该节目网页的孔庆东照片,也无法打开孔庆东博客的链接。当记者问到《孔庆东有话说》3月15号节目、即涉及到薄熙来被免职的节目是否遭到删除时,第一视频客服中心工作人员表示该问题不属于客服工作人员熟悉的情况。

原《中国海洋报》杭州记者站站长昝爱宗先生表示,他不同意孔庆东有关薄熙来被免职的观点:

“孔庆东认同薄熙来。我认为他有那种文革思维的,用文革的方式、搞运动的方式来治理社会。有一点孔庆东抱薄熙来大腿的感觉。薄熙来这棵树倒了以后,孔庆东有点悲哀,替他说话。”

但是,呼吁中国实行新闻自由的昝爱宗先生认为,孔庆东说话的权利不应该被封杀:

“我捍卫他说话的权利。无论他代表左派也好,执着也好,他说话的权利应该保障的,应该让他说话。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

昝爱宗先生表示,薄熙来原来在重庆搞的是文革式的运动,现在中国将薄熙来免职还是通过搞运动的方式,二者同样令人反感:

“薄熙来本人现在又找不着了。中国的事情很有趣的,言论不自由。无论是掌权的、被失踪的或者被闭嘴的,他们都没有言论自由。网上说,以前重庆唱红歌,街上都插国旗,现在开始把国旗拆掉。这也是搞运动的方式。”

中国宣布免去薄熙来职务之后,左派网站乌有之乡等一度打不开。这个星期,乌有之乡又可以登录,但是原来“重庆经验”专栏的内容不再显示,只是一片空白。谈到孔庆东的言论自由,美国中文媒体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说:

“如果要将言论自由的话,当然孔庆东有他的言论自由,这是肯定的。但是你不能只给孔庆东言论自由而不给其他人言论自由,比如说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如果你抱着这样一个态度说不应该封杀孔庆东的话,那么中共封杀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这些访民等等日子已经很久了。如果你要给言论自由的话,应该让大家都说话,而不应该只是说孔庆东有他的言论自由。”

曾在美国中文媒体连续发表多篇有关薄熙来和王立军事件评论的章天亮先生认为,除司马南、孔庆东以外,将来可能会有更多人物被牵连到薄熙来事件中去:

“因为温家宝提到的是文革和改革开放的这两个路线之争,这种情况下,它实际上是靠路线来划线了。你是跟薄熙来站在一块儿的。哪怕你跟他没有一个直接的利益纠葛,但是你从意识形态上跟他是一条线的,我估计这种人很可能将来会遭到清算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