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其新浪微博上建议取消各级政法委,其后他在高校的讲座活动被取消,疑中国官方下达禁令。昨日,美国卡托研究所宣布,茅于轼获得本年度弗里德曼自由奖。

3月27日,中国知名的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之一的茅于轼在新浪微博发出一条信息,鉴于政法委一直以来对司法的干预,建议中共当局取消各级政法委。他认为如果不取消,司法独立则为空谈。该条微博很快遭删除,但已经有多位网友转发并表示支持。

3月28日,茅于轼再发微博:”原定3月28日对外经贸大邀请我去的讲座,遭到校方的阻扰,被撤销了。大学尚且如此。这恰好说明了为什么中国人不可能在科学上有所贡献。”,网友疑中国官方因他发表”取消政法委”言论而向校方下达禁令。

另据”中国经济学人”消息,3月29日,美国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宣布,今年的弗里德曼自由奖(Milton Friedman Prize for Advancing Liberty)颁发给茅于轼,以表彰他对推动中国自由市场经济与个人自由的贡献。弗里德曼是《资本主义与自由》一书的作者,提倡将政府的角色最小化以让自由市场运作,以此维持政治和社会自由。该奖创立于2002年,旨在表彰那些推动个人自由的重要人士。

这是给中国所有促进自由的人的鼓励

卡托研究所表示,茅于轼是中国个人权利和自由市场的最积极倡导者之一,他倡导开放和透明的政治体制,并在中国从计划经济向自由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贡献了力量。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帕尔默(Tom Palmer)称赞茅于轼在研究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不忘推动公民权益,并把社会平等视为中国市场经济转型的重要内容:”他努力推动经济自由,让民众能够选择自己的生活。他还呼吁坦诚审视中国过去走过的道路,寻求改善政府问责制和尊重个人自由的方法。”

对于获奖,茅于轼向”中国经济学人”表示:”CATO给我这个奖,说明中国在自由争取方面有了很大成功。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比,中国在这方面的成功是很了不起的。其中有我们的一份力量吧,所以这个奖,不光是给我,也是给中国所有促进自由的人一个鼓励。”

1993年7月,茅于轼与其他经济学者共同创立天则经济研究所,该研究所目前成为最有影响力的民间智库。他参与的富平基金会及推行的”小额贷款”项目,致力于帮助社会底层公众。今年两会前夕他对外界表示,特权阻碍了中国经济发展,权力之手应该从市场拿开。

他在推动中国的自由和未来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对茅于轼发表的”取消政法委”建议表示支持:”中国现有的体制实际小一个政党凌驾于法律之上,政党控制着公检法包括政府,如果取消政法委作为整个进程中的一部分,不失为一个切入点。”

对茅于轼获得弗里德曼自由奖,江天勇认为茅于轼已经跨越经济领域,敢于在中国公共空间中质问特权及为弱势群体发声:”茅于轼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经济学家,不仅关注经济,而且关注公共层面包括政治、司法等多层面的议题,也为不属于经济领域的人和事去呼吁。他在推动中国的未来和自由。”

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陈志武表示:”向茅老师致敬!他的人格与道德高点是我们及其他后辈的楷模,他对中国社会的贡献既深远又长久。”

中国官媒:西方喜欢把政治奖颁给自由派人士

3月30日,就茅于轼获奖一事,《环球时报》发表署名”单仁平”的评论文章,称”茅于轼获得的是西方政治奖,近年来,中国国内的著名自由派也以特殊方式从国家发展中获益。”

该文认为,茅于轼是朝着””方向猛跑并不太顾及其他的代表人物之一,而西方给予中国人的政治化奖项,选的基本都是自由派人士。西方显然愿意他们代表的自由主义思想主导中国社会。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也就此发出微博:”这个奖既是美国人给茅于轼的,更是中国给他的。因为中国强大了,美国对中国自由派才有了特殊关注和兴趣, 茅于轼这样学术成就一般但政治上活跃的人,才有越来越多从西方获奖的机会。他们是中国强大另辟蹊径的受益者。我相信茅于轼很清楚这个因果关系。 “

网友就此评论,《环球时报》对茅于轼的评论与对艾未未的评论如出一辙,对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环球时报》永远不明白其意义。

来源:德国之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