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驻华大使馆原定今天为中国藏族作家唯色和她的朋友们举办小型颁奖宴会,但因主角缺席而告吹。获荷兰克劳斯亲王奖的唯色被中国政府软禁家中。在她北京寓所楼下的一辆车里坐着国安人员。唯色外出必须得到批准。

今天唯色还能通过电话告诉记者:“如果我要买东西就会有两个国安跟着去。”荷兰使馆显然是她的禁地。

会长遭拒签
为了阻止这一小型文化盛会在荷兰驻华使馆的进行,中国政府还拒签了克劳斯亲王基金会会长的来华签证。此外,中国政府还要求荷兰驻华使馆不要将该奖项颁发给唯色。

不仅唯色自己非常失望不能去荷兰使馆领取奖项,而且她的朋友们也为此失望不已。唯色的朋友“阿花”在新浪微博上写道:“我好不容易有机会穿一穿漂亮小礼服,这样的机会就这么没了。一切不让美女穿漂亮衣服的人都是邪恶的坏人。”

“算不了什么”
唯色的丈夫作家王力雄劝慰她说:“想一想你的族人那么多自焚的、被捕的,这么一个领奖晚宴和一个月的软禁算不了什么。”唯色和她丈夫都是针砭时弊的作家,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紧张气氛。国安人员也是他们家附近一家茶馆的常客。

文化奖
克劳斯亲王奖是一个文化奖项,不是人权奖。荷兰方面本来希望,中国政府不会像对待倪玉兰女儿前往荷兰为母领奖那样进行干涉。尽管荷兰克劳斯亲王基金会知道,颁奖给为中国藏族呐喊的作家会引起中国政府不悦,可是因政治干预而发不出奖却是没有料到的事。

博客
唯色用她的博客描写自焚的藏人,并配有图片。从去年开始的藏人自焚事件,迄今为止已有23起。其中至少有15人因伤势过重而死亡。尽管国际舆论对此表示担忧,可是中国政府对此并没有做出什么评论。

中国政府封锁了西藏地区。基于西藏地区的紧张形势,国安人员对唯色的监视也越来越严。唯色在两个月里4次被请去“喝茶”。


然而唯色不是唯一受到严控的人:“两会”即将在这个周末拉开序幕。找常规在这期间北京的安全措施会加码。只要你和人权有点瓜葛都会受到监控。正如作家唯色之言:“像我这样也就是三月这个月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