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莫乃光 | 评论(0) | 标签:梁振英, 香港, 中联办, 唐英年, 行政长官, 泛民, 公投

三月二十五日,香港选出下任行政长官的大日子。选举日一般应该是充满期待、紧张气氛、改变和新的希望,不过,香港的这一天,却是令人感到沮丧、失落、无助、愤怒的一天 。一个人胜出了,但为什么好像其他人都输了似的?

一登上Facebook,充满对新当选特首梁振英的不满和讽刺,对整个制度的批判,也包括对泛民参与这小圈子选举的各种批评。怨声之中,更包括当天示威的报导,和「迎接」新选出特首的「第一喷」(胡椒喷雾),香港变天了,西环治港了,党人治港了,香港进入黑暗时期了,香港已死了。

好好一个中央部署了多年的特首「选举」,「点解搞成咁?」

剧本改了又改,还是早有预谋?

一切本来是妥善安排好了的。唐英年九年前已经进政府准备接棒,如果董建华二零零三年不是「脚痛」下台而曾上,本来剧本可能要唐更早就出场了;二零零七年过去,就二零一二年吧,岂料杀出一个屡劝不退的梁振英。天朝不是能安排一切,保证结果的吗?唐直到两个月前可能没有想过他可以不贏,但梁却早已算出一条在被操控的系统下突围的唯一方法,而颇为讽刺的是,这方法竟然是民望。

总之,一个太过「老定」,一个深谋远虑,香港前所未见的选举闹剧就开始了:先来的感情缺失,足令主角民望一蹶不振,然后再来一个「地下行宫」的致命一击,因为与前者不同的,是这是犯法的,更意想不到的,是竟然出现了「吊鸡车」这国际中外传媒触目的大场面,和当事人卸责於身边女人的公关错误,唐英年就成为不可能当选(unelectable)的负资產了。

本来可操控的失控了,还未能深究原因,是有谁是否抹黑了谁(说到黑,当然还要加映一场黑金介入的小插曲),加上中央也正值换届之前的政治混局和权力真空,註港机构中联办自然当仁不让,尽一切努力操盘转向梁,「成功爭取」选委支持。虽然梁振英也有自己的丑闻问题,但什么西九和城大的利益衝突,普通人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加上举证需时,总不如誹闻和僭建容易消化理解。

这是一早预备好的挺梁剧本,还是临时转軚,只有西环知道,连梁振英都一直坚持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努力「逐票」找回来。不过,到了最后这两星期,梁也难逃民望骤跌的现实。结果,香港就成为了这荒谬的制度加上中央丑陋加笨拙的介入的受害者。

政团听话转軚,人民不可忘记

只顾结果的中联办,仍然以为可以操纵民意,让各大小政团和那些所谓专业团体出来表態支持,就可以製造黄袍加身的祥和景象,市民便可接受现实,选委亦可以安然地「西瓜归大边」。

不过,市民看见的反而是丑陋的干预和转軚:忽然归边还振振有词的新民党(昨天在电台上才被周梁淑仪爆出在转軚挺梁前的贬梁「害人」言论,好戏连场)、坚定跟隨中联办路线的工联会、面有难色地建议党员支持梁的民建联、讲了等於无讲但肯定转軚的乡议局,还有根据一个被受业界爭议的调查就全票给予民望不合格的「最高分」候选人的香港医学会(笔者只希望他们不是用这样处事態度医人的),市民看在眼里,怒在心中; 只望市民能记在脑內,不要忘记这些政团出卖香港民意的恶行。

甚至连表面上不被中联办影响,声称党核心投白票,建议其他党员投给被放弃的唐英年的自由党,也一如既往,左摇右摆,但却带点可爱地把不能说的话总说了出来: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在选举日证实中联办的確有游说选委,但就认为这样做「无可厚非」,很是无奈。

笔者不知道这种行为是否涉及未得候选人同意而导致选举开支,又有没有其他候选人打算就此投诉或要求田主席作证,不过,肯定结果是不了了之。但至少市民是可以把这些乐於被操控的政团的恶行记住,未来票债票偿。

人民公投控诉,选委强姦民意

本来,这些都是预算之內,但中联办的操控却有点意外地遇上了他们最大的敌人:真正的民意,和以实质数字反映这民意的公投。

这不是以补选替代而议题不清的五区公投,而是摆明车马的特首选举民间全民投票。举办这活动的港大民意调查计划主任钟庭耀博士,在中联办口伐笔诛下坚定地为香港市民製造了这个表態的机会,实在是令人钦佩。结果,香港人也不负眾望,无惧黑客入侵阻挠电子投票,就是要排队两小时也要投这下这不能影响结果的一票,怎不令人敬佩?

廿二万多人的表態,超过一半的白票的控诉,这是香港人表达我们捍卫香港核心价值的重要的集体回忆之一,重要性可说等同一九八九年和二零零三年的大游行。结果,梁振英得票只得17.8%,相比於唐英年的16.3%和何俊仁的11.4%,不过,可惜因为电子系统遭受攻击和市民的热烈反应令公投的结果要延至选举日的凌晨才能宣布,选择违背民意的政团和选委,便把这民意表態方便地置之不理。不理会还算了,工联会还在选举日批评这些投白票的市民,「只反映亲泛民人士的意见」,令人无语。

结果当然大家都知道了,是梁振英以六百八十九票低票数、低民望当选。廿二万多香港市民在前一天表態,选举天不足一千二百名选委中这不足六百人却代表中联办表態,以行动选出这不足香港人支持的特首,褫夺了香港人法律下容许的流选的机会。

喉舌报《文匯报》可以说以下的火星话:「今次特首选举过程公平公正公开,市民的参与程度之广泛,充分体现了港人当家作主的精神,选举的结果也符合广大港人的期望。」但这个选举的丑恶,经已全球侧目,香港在全世界卖多少形象广告都无补於事。

选前稳中求变,选后维稳变红?

当年董建华公关能力弱、管治能力差,今天曾荫权EQ低兼最近被揭发贪小便宜,梁振英表面上都比他们优胜,不过,梁政纲中的「稳中求变」,其实是怎样的变,是否「维稳」和「变红」?

昨天,梁更公然不理民意,坚定不移地到走进中联办这未来五年香港权力中心,他说不是谢票,不过,总之是进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香港人看见的,是他高调地清楚表达谁是主人。选后的梁振英,还会否像选前的「包容」?从第一天看,我们不敢乐观。

无疑,香港真的进入了黑暗的时代,只有我们人民才能保证我们不再继续沦陷。眼见中联办和北京对唐英年之用完即弃,香港各建制政团出神入化的飘移转軚,香港人绝不可以忘记,人民要向他们好好秋后算帐才好。

民主是要人民自己爭取的,我们不能放弃,无忘公投结果,这个特首合法选出但並不代表我们,他没承诺低门槛、无筛选的二零一七行政长官「普选」,我们怎能相信他会为我们爭取?

未来五年会是艰辛和危险的,並且新特首已经差不多讲明他想要玩足十年。香港人能不能团结一致,为保卫核心价值再战,此刻正是考验我们的意志。

原文刊於信报论 2012.03.27

http://www.hkej.com/template/forum/php/forum_details.php?blog_posts_id=83038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