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龙应台有感而发
作者:腾日熙博

  最初接触龙应台先生的作品应该是2009年9月。当初记得很清楚,与我在网上频繁联系的一位哈佛大学客座教授向我推荐了一篇文章《请用文明来说服我—-给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初读后,对她产生的抵触心理还是蛮强的,可以说有些观点几乎是对立的。按耐不住滚烫的热血,加之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强烈的荷尔蒙刺激,随后不久便在自己的博客写了一篇反驳龙应台先生的文章即《文明的讨论》,还愤懑的用电邮发给了那位哈佛大学的教授,并急切恳求通过他的关系网转呈给龙应台以表达我的愤怒。现在回头想想,真是令人汗颜至无地自容的地步了。且说这都是09年9月的事情。

  时隔一年多,在2010年的11月,还是跟这位启蒙我的老师互致email的时候,老师在邮件中给我发了一本龙应台先生的《大江大海1949》电子版书籍。当时我正一心备考历史专业的研究生,好在专心致志的看了一段时间的历史数据,对历史在某些方面也着实存在着狐疑。但一直苦苦找不到答案!恰恰是这本书,狠狠地撕裂了伪装者得虚假面具,还历史一个本来的面目。

  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把龙应台先生这本号称“准备了九年,闭门写作一年多”的《大江大海1949》给通读了下来。已经读过这本书的朋友应该很清楚,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阅读期间我数次落泪,悲叹不止。因为,它不是言情趣事,不是风花雪月,不是故事小说。而是,它是一部饱含悲难的血泪史,在里面你可以听到那震耳欲聋的枪炮声,看到惨目忍睹血肉横飞的战场,你甚至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从山东出发南下的学生,像一只只无助的幼鹿而等着被一一诛杀而你对此却无能为力,空生惊愕。

  一场只在乎争夺政权的战争,它无关乎正义与否,无关乎生灵涂炭,无关乎铁骑之下滚躺的头颅。人民应该怎么样去合理的评价它,而这正是龙应台先生带给我们的最重要的疑问!

  阅读此书时,厚重的历史就如一块巨石狠狠地压胸口,不会把人立刻压死,只让人延口残喘,苟活着一口气。不能承受之重让我此刻的思维如此清晰:历史是什么?我们应该如何过活仅仅属于自己的历史?

  从小学、初中到高中直至大学,我们接触到的历史基本属于大历史。也就是一个又一个王朝的家谱,或者一位又一位名人(达官贵人)的传记。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从来都不会涉及到寻常百姓,就算有,也只是为了更好的衬托那些权贵阶层,彰显他们地位如何显赫,执政如何体恤民情。个体永远被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下,像无名的流沙,只是浑浊了河水。

  而龙应台先生给我们一个视角,一个解读历史,认识历史,记录历史的新思路。我暂且称之为“小人物,大历史”。历史的构成离不开普通百姓的参与,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不是几位“伟人”的三两句口号就能成功的。革命的最终胜利是,战场上堆积的那些不计其数而又默默无闻的个体的尸体换取的。他们的尸首到现在可能都不知被埋在何处,但是我敢肯定的说,今天的我们是站在先人的头颅之上,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卖力的讴歌那些极具龌龊的政客。他们惯用的伎俩让我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我们仅是一个个体,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人。那些大历史,大人物,明君贤相,昏君庸臣都不关我们事情,如何在历史中体现个体,如何沿着历史的脉络去描写或者是记录个体。这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历史不应该由抽象的时间、地点、人物、变法、、革命组成。历史应该由生活中的油盐酱醋茶,一个家庭的离散聚合,一对情人永不分手的誓言,一个有着恒温的生命体来组成的。

  让我们转变固有的认识与看法,用怀疑的眼光对一切事物进行再重估,不再相信权威。只做自己,只对自己负责,跳出狭隘的集体意识,用爱去包容攻击的你的人,用自信去面对质疑你的人,用文明来打败野蛮。

  突然想到了一句话:你有禁止我“说不”的权利,我可以用“不说”的自由来击倒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