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值得总结的,不是政府如何应对民众的群体事件,而是民众如何应对政府的体系。 选举年中的意外事件. 第一个是媒体的新闻判断问题,与汪洋没有关系,但他可以善意提醒;第二个是中国官员惯用的伎俩,与其说是对外媒的诛心术,不如说是对国内民众的障眼法;第三个是他真正需要对媒体澄清的事情。 汪洋如是说:“我们经过初步了解 就在乌坎事件发生之后,广东省各级政府也在以过去的方式,而不是所谓的“乌坎模式”镇压各种维权活动。 因此,从政府既有的思路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