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 | 极端故事里寻常的问题

2012年03月26日 08:41:58

  一个网友的评论说:“家里蹲的人真是大有人在,高不成低不就,等着啃老!”另一个网友写道:“庙堂之高,齐桓公也是饿死;江湖之远,更是一笔糊涂账,我们中国人本来就是自生自灭。”二位分别从个人修为与社会管理的角度审视这个新闻故事的普遍意义,说到了点子上。               
   

极端故事里寻常的问题

  

 
   《长江商报》3月18日刊载一篇报道,说湖北省十堰市郧县杨溪铺镇刘湾村6组的村民,3月12日发现,本村第一个大学生王小林——这个毕业后放弃工作、14年来不做事甚至不愿做饭的“宅男”,不知哪天去世了,疑是饿死。
 
   这个新闻故事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引起各种议论。有网友在我微博留言:“鄢老师,传言这则新闻又是湖北媒体瞎编造出来的啊”,并说“湖北媒体基本喜欢编造假新闻”。对此,我这只“九头鸟”并不着恼。这篇报道说“在村民眼中,王小林就像野人一样生存着”,这使我想起关于郧县附近神农架林区发现“野人”的报道,早有人说湖北人喜欢瞎扯。
 
   且不管这个新闻故事是真是假。清人剧本《桃花扇·孤吟》中老赞礼说:“当年真如戏,今日戏如真。”即便这篇报道中,王小林的行为忒乖张忒极端,记者有戏剧化的夸张,但是它表现的社会问题却是相当普遍存在的,令人警醒。
 
   一个网友的评论说:“家里蹲的人真是大有人在,高不成低不就,等着啃老!”另一个网友写道:“庙堂之高,齐桓公也是饿死;江湖之远,更是一笔糊涂账,我们中国人本来就是自生自灭。”二位分别从个人修为与社会管理的角度审视这个新闻故事的普遍意义,说到了点子上。
 
   从个人修为角度看,现在确有不少年轻人,自我中心,不会处世,不肯吃苦,经不起挫折,没有远大志向,没有意志力,既缺乏家庭责任感,又缺乏社会责任感;放纵自己,似乎理直气壮,稍不遂意,不是怨天尤人,就是自暴自弃。这个王小林是被宠坏了!父亲早逝,姐姐为供他上大学早早辍学,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专任教,对工作安排心有不满就甩手不干回乡了,他想过这对得起父母和姐姐吗?在家为干活的事与母亲争吵,甚至将母亲打成骨折。这样的逆子不是孤例。近期有报道,上海那个在机场刺伤母亲的留日学生被判刑;早些时有报道,广州有个女中学生,为逼索买时尚用品的钱款经常打骂父母,一次与母亲发生争执,被忍无可忍的母亲无意间捂死。
 
   “啃老”是个社会问题,缘由各不相同。以我之见,说到底是本人怕吃苦或怕“丢人”,有依赖心而无良心。这个社会不要说“端盘子”、送货,就是拾废品,一般也不致饿死。我特别不理解,动辄有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跳楼自杀,他们为生养自己的父母亲人想过吗?有什么过不去的火焰山?他们既不是张国荣尝够了人世况味且无牵无挂,又不是贪官污吏要以一己之死保全家庭财产!
 
   从社会管理(关怀与救助)角度讲,王小林的命运并非偶然与孤例。从前我们看《白毛女》,说“野人”喜儿的命运表现了“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显然是歌颂之词。这篇新闻故事并没有说明王小林为何抛弃公职回老家,姑且假定没人欺负他,是他对工作心灰意冷;但是,他回乡这14年,有谁关心过他的喜怒哀乐与生死存亡?
 
   说到当今中国的社会型态和管理模式,我不禁要用“古不古、今不今,中不中,西不西”来概括(当然,你可以说,这正表明中国处于社会“转型”期呀)。在古代中国,是宗法社会,王小林家族的人和宗亲一般不会对他不管不顾;王小林也不敢忤逆,干出“打爷骂娘”的事,否则会到宗族祠堂罚跪。在古代,是“乡土中国”,一方面土里刨食是他必须接受的宿命;另一方面,也有乡亲、同龄人与他为伴,世代相沿的人际交往模式没有陌生感。
 
   改革开放前,传统社会被“革命”,建立了人民公社制度,农家子被束缚在土地上,生产队长不可能让王小林不出工;“有本事”考上大学吃“商品粮”的,是“单位人”,也总是有人管的。如今,“故乡沦陷”,年轻人纷纷出外打工,村里多是自顾无暇的老弱妇孺,王小林形影相吊谁在乎?村委会的人怎么不管他?——村委会在没有企业的乡村,多是名存实亡的空牌子,基本工作就是配合乡镇干部编造真真假假的花名册领种田补贴。他的母校没有义务也没有兴趣睬他——同学们各奔前程,母校一般很势利,当官有权批钱的、经商有钱赞助的,才是有人关心的“校友”和座上客;他所辞职的单位更是懒得理他——又空出一个事业单位编制可以安排关系户,求之不得呢。公安部门除非他犯了大罪,不想理他,“有事找警察”也就是一句根本就难以兑现的宣传口号。民政部门呢?我写此文中间读到新闻,安徽涡阳县有个女高中生被歹徒袭击遗弃,当地派出所民警不愿救治和破案,把她当傻子交镇民政办处理,民政办用车把她开到邻县扔在路边沟里。
 
   说“西不西”是指,不仅王小林,在当下中国,全社会绝大多数的父母与子女都缺乏成年子女应该自立的意识。在这个“拼爹”成为潮流的社会,王小林这样穷人家的孩子不愿自立,怪父母没本事;“李刚”的孩子们、“卢美美”、“周美美”们则不以炫权炫富为可耻。王小林这样的青年从小所受的教育,没有宗教情怀,也没有牧师(神父)做倾诉内心隐秘的对象,得不到开导,更不可能享有心理咨询师的帮助。
 
   现在一众网友都在为南京某高校大四女生“走饭”的自杀哀惋不已。她得了抑郁症,总在电话中对妈妈哭诉,微博中也早流露出挥之不去的不开心。她本应该早就得到心理干预呀!她这还是身在大都市南京的大学校园;王小林在穷乡僻壤孤独地死去真是太“顺理成章”了。今天(20日)的《新快报》说,广州重性抑郁障碍终生患病率达4.42%。中国还没有实现现代化,现代城市病却已不可忽视。“个体本位”/“陌生人社会”是现代社会的特征,心理干预必须早早展开……
 
   总之,王小林个案是真是假不重要,它所折射的社会问题应当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
 
   2012/03/20
 

上一篇: 同情—滥情——民粹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25日, 7:4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