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 | 中国的就业不平等形式主义

中国的就业不平等形式主义

 

顾则徐

 

 

《公务员录用体检操作手册(试行)》规定妇科检查要搜集月经史和检查白带,“主要询问月经初潮年龄、周期、出血量、持续时间、末次月经时间,有无痛经,白带性状”,较之《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规定检查淋病、梅毒、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艾滋病等,更为极端。《操作手册》这一规定被舆论普遍认为是对女性的歧视,是涉及女性隐私。我以为,这只是我国普遍存在的就业歧视的一个反映,只是在这种普遍歧视中经常会被公众注意到的女性歧视问题而已。

 

普遍就业歧视的根本是缺乏平等和公平观念,是建立在不平等制度上的。这种不平等一方面是把职业等级化,另一方面是把就业者等级化,从而使两个方面进行配套。在就业者等级化方面,又分社会背景的等级化、资历的等级化和健康、外貌的等级化。社会背景的等级化在今天就是表现在“拼爹”这一社会现象上,资历的等级化在今天则集中体现在简单化的文凭取舍现象上。健康等级化突出体现在乙肝表面抗体阳性歧视上,外貌歧视在我们这个形式主义最顶峰造极的时代更是普遍。尚不需要议论其它社会不平等,仅仅这些不平等,就已经构建出了社会的普遍就业不平等。

 

做一个中国人,现实就是生来不平等的。还在娘胎里时候,已经有了“拼爹”,出生了有户口的不平等,吃奶时候就有农村、城市之分,即使城市还有大城市、小城市之分,读个幼儿园就有了贵族、非贵族之分,等等,一路成长到就业前夕,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一生命运已经基本被决定,属于什么等级的人就做什么等级的活。形式主义的社会需要等级这一形式配套,每个人都属于社会等级形式中的填空因素。

 

当然,这种形式主义是非现代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愚蠢的。设计《操作手册》规定的人未必就是要歧视女性和试图干涉女性隐私,其用意应该是保证公务员队伍的健康,但是,即使《通用标准》的大量内容也未必合理。无论是《通用标准》还是《操作手册》,制订者都忘记了一个逻辑:既然健康要达到一定标准才能够是合格的公务员,那么,现有的公务员如果不能达到相应的健康标准,还是不是合格的公务员?还能不能继续担任公务员?如果能,那么同样有健康问题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做公务员?如果不能,不符合《通用标准》和《操作手册》的人不能成为公务员,那么,现有的不符合标准的公务员会不会给予辞退?

 

至于特别检查女性月经、白带就更其荒唐,在逻辑上更无法自圆其说。女性月经、白带不正常就不能做公务员吗?从女性来说,生理的不正常莫如青年就绝经之严重,长征结束时女红军们基本都绝经了,这些女性继续做女八路不一样可以完成任务吗?辩护者说女性有其特殊的健康问题,检查月经、白带是必要的,那么,男性就没有特殊的健康问题了吗?为什么不给参加录用的男性检查阳痿、早泄呢?既然阳痿、早泄的男性可以成为合格的公务员,月经、白带不正常的女性怎么就不可以成为合格的公务员呢?所以,根子上还是不平等意识,是不看能力而看表面的愚蠢的形式主义。

 

从职业上讲,讲究健康、体格的莫如军人,即使如此,中国历史上还是有大量在常人眼睛里不适合做军人而却成为优秀军人的人。辛亥革命时候有“北吴南蔡”之说,“北吴”是吴禄贞,“南蔡”是蔡锷,他们两人被公认为中国最优秀的军人,但吴禄贞是个十分矮小的人,蔡锷是个非常瘦弱的人。国民革命军最优秀的将领之一胡宗南,解放军的粟裕大将,都是身材很瘦小的人。朱德总司令红军时候长期跟在身边的一个非常勇敢的警卫员,是个身高才一米四出头的贵州人。可见,即使是军人,合格与否也并不在于表面的健康、外貌,而是在于其志向、能力。如果是在今天这个就业普遍不平等的形式主义环境下,这些突出人才根本就是不可能产生的。

 

 

2012-3-21

发表于2012-3-22《南方都市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3月23日, 2:4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