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3月26日 10:40:36

      我发出博文“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后,在《财经》网上有读者问:“能不能听听高老师对这个问题的自我见解”?所以我想,再谈一谈吧。
       钱穆先生曰: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按:此之“道”,当与专业思想、学术研究,与所谓“业”者无关。在孔夫子看来,前者当然比后者——你有多少技术能力,写多少篇研究报告——更重要了!
       在孔夫子他老人家看来,仅图私人衣食温饱者为“小人儒”。“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是他的名言。为此,钱穆先生曾说:推孔子所谓小人儒者,不出两义:一则溺情典籍,而心忘世道;一则专务章句训诂,而忽于义理(《论语新解》)。我们身边这种人,或采取这种生活态度的人,恐怕太多了。
       又曰:
       孔子:“君子谋道不谋食。”
       中国儒、墨、道三家的共同点,都在讲如何做人之道。西方哲学家都不在此方面注意,学校中只教人如何做一公民、谋一职业、做一专门学者等。即便讲人生哲学,也只重理论,不重实践。讲做人道理,实为中国文化之精髓(《中国学术思想十八讲•先秦学术思想》)。
       又曰: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孔安国曰:“为己履而行之,为人徒能言之”(《孔子之学说》)。
       是为了实修,还是对外言说,为了一个“业”字(专业),就是其间的重大区别。
       让我们再举一个例子,据说:23岁的林书豪说,很多人打球的动机是金钱、女孩子和明星的生活方式,我也是人,也常被世俗所诱惑,但我知道我打球不是为这些。“我必须真正了解,我不是为球迷打球,不是为家人打球,甚至不是为我自己打球,我必须要为神的荣耀打球。当别人看到我打球,看到我打球的方式,看到我怎样对待我的队友,怎样对待我的对手,怎样对待其他人,这些都反映了神的形象,也反映了神的爱。这些都是我需要专注的,比赢球更重要的方面。”
       有趣的是,林书豪还曾表示,奇迹发生的时刻是一切都汇聚到一起。“很多次我在球场上的时候,我感到并不是我在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好像有人把我当作木偶一样,在比赛时,我每时每刻都把自己献给神,让他来使用我。”
       这可是大多数人难以体会到的经验了。
       林书豪说:“我(常常)需要检查自己,来发现我的自我定位在哪里,是定位在NBA球员还是定位在基督徒。这个时候我必须让神来检查我,也就是神令我感到谦卑”(2月27日发行的《》亚洲版,《林来疯!林书豪点亮整个NBA》,Linsanity! Jeremy Lin lights up the NBA)。
       能够“反省”(所谓“检查自己”),这正是中国思想的精髓。其关注的重心正是在“道”,而不是“业”。
       我不知道自己说明白了没有?
 

上一篇: 甚么人会得癌症?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