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老愚 
张德江主政重庆后,薄熙来的老搭档黄奇帆接连表态,要支持新人的工作,但当他这样说的时候,人们还是很不适应:“要时刻绷紧稳定这根弦,确保不出任何乱子,让中央放心,让全市人民满意。要在以张德江同志为班长的市委领导下,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好势头,倍加珍惜心齐气顺、风正劲足的好局面,不动摇、不懈怠、,努力做好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
“时刻绷紧”,“确保”,“让……放心”,“让……满意”,这是修辞第一序列,都是极端词汇,堆在一起令人产生很不真实的感觉:你能做到吗?你们跟薄熙来滚打摸爬数年,在巨大的转折面前,仿佛没有任何不适,还是如此团结一致,精神饱满,好像只是听命于机头的高铁车厢,可以跟在任何一辆机头后面,一直走下去。黄奇帆市长其实想说:我们只是一个技术团队,谁带队跟谁走。——这是在柔韧地将军:我们是执行者,一枚小小的螺丝钉,一切听决策者的,若有差池,怨不得俺们做小的,找老大去!
看似向中央和钦差大臣表忠心,实则暗含机锋:你让我们往哪儿走都行,但走不动抑或走错了,请自裁吧。话满得好像能溢出来的高八度表态,不过是个政治免责声明而已。
第二段更直接,称张德江为“班长”。在中国的语境里,组长,这个最小的军事组织单位,却是最大权力拥有者最喜欢的职衔。做一件事必设某某领导小组,亲任组长者往往权倾一方,他们似乎有超越政府法定职权的权力,可以迅疾调动社会资源,达成某一本应由政府职能部门完成的任务。众所周知,毛泽东发动的摧毁中华文明根基的文化大革命,凭借的就是所谓“中央文化革命小组”,他们一声令下,便能让千万人遭受厄运。班长,似乎比组长略大一些,“领导班子”总要有掌门人,“班长”便是最大的那个。这个词听起来相当亲切,有自家人的意思在里面。黄奇帆市长拈出此词,一定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把钦差大臣捧得高高的,又不至于让大伙儿产生够不着的感觉。有智慧型市长之称的黄奇帆,确实有过人之处,他把一个谁也不会用的俗词激活了。
我猜度,他的潜台词是:你是老大,你说了算;重庆能否符合中央预期,就看你派来的领头羊有无本事。——如果有问题,请找责任人。看上去,拱手将权力让渡给一个人,但同时也免除了其他人的责任。以棉花对刀剑,太极高手是也。
第三段绵里藏针,用一连串积极的和谐词汇,表述了自己的政治立场:重庆并无问题,“心齐气顺”“风正劲足”“好局面”,我们只是面临“倍加”的问题,他是在拷问新来者:我们错了吗?“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三个不字词组铿锵有力,是坚定地自我肯定,是对温家宝总理要求反省的决绝回应:你如果想要稳定,就得承认重庆的既成事实,绝对不能泼冷水,否定我们这些年的功绩。
这个讲话,极易被误以为是低眉顺眼的拍马,实则是有力的反击——你不信任我们可以,但你得罪不起这个庞大的官吏系统,你更得罪不起得到好处的老百姓。谁若敢将我们置于不义的境地,我们也不是好惹的。我以为这是战书,是宣言,也是沉没前的呐喊。
黄奇帆的表态,遵循的是心知肚明的官场逻辑。以无辜示人,便可以东山再起。假装无辜,便解除了道德桎梏,获得了随意浮沉的自由。被正派人鄙夷的无人格生活,看似苟且偷生,里面确有无穷的快乐。在回避死亡话题的人群里,官场是一切,怎么不被意外甩出晋级轨道,才是最重要的修行。他们自有快乐在其中,以谴责贪腐做幌子的官场小说,告诉的便是被折磨的乐趣:泥潭,是的,那是一个泥潭,但在里面待得久了,也就具备了获取快乐的能力,局外人是无法获知其中的妙处的。别让我下去,千万别把我丢下!我似乎听到了面临选择题的官人们所发出的惊天动地的呻吟。
官员无规则地升迁沉浮,造成下属忐忑不安的状况:跟谁走才能算正确?又怎能保证看似风光的人不走背运而能庇护自己更长一段时间?权力来源的不正当性,使官吏的选择变得非常艰难,这是做官的最大难处。来去之间,多少人侥幸升天,多少人无辜受累。不透明,不受制衡的权力变局,不断制造恐慌和卑贱者。
黄奇帆一百一十一字的表态,把官场修辞推向极致,他为官人提供了一个不可仿制的摹本。除非有意外发生,他还会有一段平稳的官场生活。好做强人的薄熙来黯然谢幕,他现在应该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跟你站在一起的,未必就是你的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