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

周有光的发明,帮助了无数挣扎在汉语学习中的人。

周有光主持编制的汉语拼音令无数在汉语学习中遇到困难的人受益,然而周有光的故事却很少被国人所知。

这或许是因为这位现年106岁的老人不愿意接受过多的赞誉或其它来自共产党的好处。

周有光对当今中国的执政党保持清醒批判的态度——而他也有足够的资历不去在乎他的言论可能带来的危险。

周有光在其装修简洁的家中对来访的BBC记者说,“他们能怎么样?把我带走?”

周有光被称为“汉语拼音之父”,他主持编制的国际通用的“汉语拼音方案”不仅成功为汉字注音,而且极大地提高了中国的识字率。

笑谈往昔

周有光的一生经历了中国近代以来的几次重要变革,包括从满清皇权统治到新中国改革开放的不同历史时期。

1906年出生自一个富裕家庭。他的家庭分别在清朝、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文化大革命中经历了三次家道衰败。

然而,困境没有动摇周有光对获取良好教育的追求。在19世纪20年代,他在当时顶尖的上海圣约翰大学主修经济学。

周老早年曾在美国为一家中国的银行工作,他笑道:“那是华尔街一号——帝国主义的中心。”

周有光生性乐观,总是把笑容挂在脸上,“再糟的事情都总有它的好处。”然而这位百岁老人的一生其实并不顺利。

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周有光被打成“反对学术权威”,下放至宁夏平罗的“五七干校”接受改造。在此期间,他不到六岁的女儿因为阑尾炎去世。

周有光回顾那段经历时笑着说,“那是浪费时间,我做不了别的事情。”

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周有光从美国回来参加国家建设,当时他担任了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

随后,他应邀请担任汉语拼音方案委员会委员,并于1955年赴北京参加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

尽管他一度表示自己没有相关专业经历而推辞加入,却最终在好友的劝说下参与了会议。而这个决定无意中救了他。

几年后,毛泽东开始了第一轮政治清洗,很多从美国归来的知识分子都被关押起了。

周有光说,“反右运动,美国回来的大学教授都是‘右派’,有的就自杀了;我的好朋友都自杀了……我逃过了一个上海反右运动。”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周有光在讲到这段的时候表情严肃。

看淡未来?

而在那一次改革委员会中的工作,不仅帮助周老躲过了一场灾难,更为汉语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当他开始研究汉语拼音的时候,85%的中国人不会读写。而现在,这个比例已经很小了。

历史上曾有很多次对中文与罗马字母之间转换的尝试,然而只有周有光和他的同事们发明的“汉语拼音方案”真正被大多数人所应用,并获得国际认可。

周有光说,“我们花了三年时间搞成功这一套。人家给我们讲笑话:26个字母搞了三年,你们太笨了!”

周有光在学术上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结交了许多中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最为周老津津乐道的是中国的末代皇帝溥仪的故事。

在凭票吃饭的困难时期,粮票紧缺,家人经常吃不饱饭。当时政府对政协委员和政协工作人员还是照顾的,在政协食堂吃饭不收粮票。于是周老带着夫人在食堂吃饭,把粮票省给家人和保姆。

“每天我到那里吃饭,总有一个老头坐在我的对面,也是带着夫人来的,”他说,“那是溥仪,中国的末代皇帝。试想一下,连皇帝都得在那地方吃,因为他没有足够的东西吃。”

在经历了中国百年沧桑后,周老认为共产党无法永远统治中国,“中国将来必须放弃共产主义,只要中国一天离不开共产主义,中国的前途就无法摆脱黑暗。”

这是一位85岁退休之后仍坚持读书写作的长者眼中的中国,也是一位因为相信共产党领导人将为中国带来民主而回到祖国的有识之士眼中的中国。

他会因为他当初的决定后悔吗?

周有光说,“我们都相信他,都相信毛泽东这话,要搞民主的,不知道他上台以后搞了最最坏的专制。”

“但是我没有后悔过回来。后悔干嘛?”,老者脸上又一次挂着笑容补充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