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山饭店

严长寿是台湾观光产业发展重要的推手,长期以来,他一直对台湾的观光发展,向政府提供建言

上周监察院邀请亚都丽致饭店董事长严长寿演讲,严长寿发出警语表示,目前台湾在人才上和经济上,都在吃昨日存粮,过去台湾由农业、制造业、科技业赚进了三桶金,但未来要找到第四桶金的机会不太多,他认为要从培养人才、更国际化的方向走出困境。

严长寿是台湾观光产业发展重要的推手,长期以来,他一直对台湾的观光发展,向政府提供建言,这一次他应监察院之邀,对台湾的观光发展、未来竞争力与发展策略发表看法;他直言批评,政府目前施政着眼比较重视短期利益,未能看到长远的永续发展。

台湾人才严重流失

严长寿所提出来的「人才荒」与「政府短视近利」,近年来,许多人都有同感;新加坡、大陆这几年对于台湾的高科技研发,或是特殊制程的专业人员虎视耽耽,除了开出优渥的条件外,还欢迎他们全家移民。

高科技界如此,学术界也一样,中研院在过去五年内,有超过六十人辞职,其中有一半是被新加坡、、大陆挖角。

台湾薪资偏低,当然是造成人才留不住的最大原因,尤其公务部门与学术界,薪资更是不如香港、新加坡,对于外籍人士来台工作的限制,也比其它国家来得严格;这些问题马政府其实不是没有注意到,马英九甚至为此还开过国安会议,要各部会正视此问题,从制度面着手改革,想办法留住人才、吸引人才。

但是,马政府看到了问题,却没有拿出办法来解决问题。以学术人才而言,一些政府出资成立的研究机构,董事长的薪水不能超过政府单位部长级的薪水,十八万五千元;技术人员薪水也不能超过次长级的薪水,十六万一千元;去年工研院就有一位经理被大陆某民营公司以年薪一百五十万人民币挖走,这个薪水几乎是他在台湾所领薪水的五倍之多!

政府过度短视近利

但是如果公家机关要加薪,肯定被民众骂翻天,立委那关也过不了,于是大家都不敢做这种会引起民众反感的事,高阶人才的薪资就一直提不上去;现有的人才流失,未来的人才也不见得能吸引到,就以开放陆生来台这项政策来说,原本可以吸引大陆优秀的学生来台,相互刺激,但政策执行层面却设下障碍,一位陆生来台,光是办手续备齐各种证件,就要跑超过十个机关,更不要说,陆生来台念书毕业之后,还不能在台就业,这不是与吸引人才的精神背道而驰吗?

会有这样的现象,当然与政府的短视近利有关。严长寿在演讲中,以开放陆客观光为例指出,政府重视的,不应该在光是建旅馆、买游览车、计算来台人数等,应该思考的,是以新的文明、文化深度,来让陆客感动;他同时指出,台湾愈来愈本土化,在经济上,难得找到国际上有眼界的人来参与评估,加上受限于采购法,求取假性公平,评审、公务员、承包厂商都不国际化,做不出国际性的产品,也做不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开发与规划。

与马英九相当熟稔的律师陈长文,最近在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他举出了许多政府该处理的敏感性议题,在改革的过程中,总是会碰到许多责难,换来民调的重挫,他要马英九「该做就做,民调是一时的,不要担心报纸社论、论坛投书、网络评论有多少文章在骂他」,甚至连他写的这篇文章,「看过后都丢到垃圾筒吧!」、「只要想想二十年后的台湾,需要在今天打下什么基础,把蓝图想好,坚持你认为正确的事,勇往直前去做就对了!」

忘掉民调忘掉批评

虽然有些人担心,马英九会过度「自我感觉良好」而一意孤行,做出错误的决策,因而不赞成陈长文要马英九「忘掉批评、忘掉民调」的说法;但是期待马英九在没有连任压力下,为二十年后的台湾竞争力打下基础,承担起这个过程中,必需承担的痛苦,应该是所有人对马英九连任的深切期许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