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

每年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提议新闻立法

l中国当代几部宪法都规定,中国公民有出版自由也即新闻自由的基本权利。然而令人叹惜的是改革开放卅年了,控制新闻的做法有增无减。

报禁、刊禁、网禁、书禁(出版禁),令人咋舌。国内发生的一些引人注目的新闻事件,国内官方或不报道,或报道得与海外一流媒体报道南辕北辙。

反右派过去五十五年了,文革过去四十六年了,有关的书还不让出版,禁锢得登峰造极也。这也证明着,主政者多么不自信,多么怕人民知真情也。

美国一位深负众望、世界景仰的总统说过:宁要没有政府的新闻,也不要设有新闻的政府。这就是美国政府之所以得人心的核心价值,也是美国之所以成为美国的根本原因。

习近平日前访美,表示中国与美国做朋友,互利双赢。这是对的。但我们的另一些高端公仆,为什么不屑学一学人家总统的把新闻自由的视作重如泰山、要如命根子的传统呢?这一真经如果学不来,中国一万年也难赶上美国!何况,咱们老祖宗早就,有“民为本,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老传统呢?

改革开放卅余年,每年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提议新闻立法,彻底改变以人治管新闻、出版的落后的愚昧的不得人心的做法。但总是被主政者一味置若罔闻,弃之若敝履。令人寒心。

二0一二年三月两会前夕,又有李锐、、杜导正等近一千五百位原副部长以上高官,新闻出版界原高端人士,以及高、中级知识分,子,普通公民,联名写信给两会,再次呼吁尽快出台新闻立法。

我希望,对这一次的呼吁议案,再也不要视作耳旁风了。这一呼吁,说出了全国人民,包括工农商学兵知识分子的心里话。(谁若有疑问,不妨实行全民公决。)

新闻立法,主要是保证宪法规定的公民出版权利即新闻权利能得到保障、落实。不被任何个人或组织所侵犯或剥夺。新闻法是保障公民新闻、出版自由的工具,而决不是钳制新闻~出版自由的工具。

中国正处在大变革的前夜,让人民行使宪法上规定的基本权利,开放新闻,开放出版,是政治改革的不可或缺的必要一步。

究竟是什么势力在阻止新闻法的出台呢?《》在两会前夕罕见地发表评论《宁要微词,不要危机》,直指既得利益阻碍改革的风险,可见端倪。文章把现实情况描述为:“或是囿于既得利益的阻力,或是担心不可掌控的风险,或是陷入‘不稳定幻象’……这些年来,一些地方改革久议不决,一些部门改革决而难行,一些领域改革行而难破,莫不与此有关。”

大潮将临,主政者是主动开闸放水,开放改革,采取唯一正确的举措,还是再继续堵下去,去冒彼动地被潮捲走的风险?那就是彼动的被革命了。

注:BBC中文网对此文有所删减

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