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周刊杂志

3•11一周年前夕,日本周刊杂志纷纷探寻福岛核事故真相,追究政党、政客、官僚责任。

一年前3·11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海啸、核电站事故的结果,令宫城、岩手县两大灾区与核电站所处的福岛县现在的状况很不同。宫城、岩手两县主要面对的是如何复兴的课题,但福岛县面临的却是不知何时才能完结的核辐射灾难。因为泄漏核辐射的四座事故原子炉需要40年时间废炉,而这40年期间事故原子炉与已泄漏的核辐射还不知危害多深远。

朦胧的事故真相

福岛第一核电站在3·11东日本大地震后原子炉相继爆炸时的内部真相是什么、记录的数字是什么,一年来并不像地震、海啸那样随着很多灾民提出录像、证言越来越清晰地公开在世人面前,核电站事故真相反而越来越朦胧了。

核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就遭到福岛灾民和中国等周边国家指责事故真相与处理手段不透明。今年1月日本更揭发出,首相官邸当时召开的“原子力灾害对策本部”15次会议中,10次没记录,更引起日本社会哗然。

这个问题其实去年5月前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已在记者会上说过,只不过日本社会想不到负责“原子力灾害对策本部”事务工作的政府“原子力安全保安院”此后仍没记录。

美国公开的记录

2月21日,美国核管制委员会NRC公开了三千页3·11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后10天内与日本讨论应对处理的会议与电话记录,不但说明了隶属日本政府经济产业省的“原子力安全保安院”事故后束手无策的慌乱,而且说明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原子炉心可能一开始就已融化、其中存放4号炉使用过的核燃料棒的池水已干,令美国决定疏散核电站半径80公里内的侨民。

2月28日,日本政府委托调查的福岛核事故民间独立调查委员会也发表了调查结果,说明他们经过调查事故当时的前首相菅直人、前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前经济产业大臣海江田万里、内阁原子力安全委员会委员长斑目春树等国内外300人,结果虽也批评保安院等官僚责任,却也指出菅直人的直接过问“可能更造成处理事故的现场混乱”。

事故罗生门

几周来,菅直人、枝野、斑目等几乎每个涉及记录或事故调查报告的当事者都纷纷露面辩解,各自阐述事故处理经过与自己的判断理由。

核事故责任的罗生门乱象横生中,福岛县灾民越来越不知道他们无尽的苦难该追究谁的责任。

日本政府设定核电站半径30公里为灾区,政府与东京电力公司的赔偿案也锁定该范围内的灾民为对象。且不论灾民如何不满痛失家园的赔偿额,因核事故不能捕鱼、不能种地、不能畜牧的30公里外的民众要求的赔偿大部分还没着落。

而真相朦胧最令人不安并促发臆测,不少日本传媒、舆论开始怀疑不是没记录,而是真相太恐怖。新一期的《周刊朝日》封面标题就是“被隐瞒的福岛核电辐射污染图”,引述东电高层人士透露,核事故第一天1号原子炉心就已裸露,说明远至北海道都被污染了。

日本的核专家们把福岛核电站事故称作是广岛、长崎后的第三颗原子弹。传媒、舆论现在正追究菅直人等政客、斑目等官僚的责任,也开始质疑自民党制定核电政策、开设保安院等政治、行政的责任。

网络上更是充满“追究甲级战犯菅直人责任”、“枝野幸男你不是说没事吗”等言辞。但对大部分福岛灾民来说,最忧虑的还是核辐射危害多久、几代人不能重返家园的生活前景。家宅在核电站30公里以内、被迫避难的48岁农民铃木丰说:“只要让我回家,我什么援助也不要,我自己种粮食、种菜、养牲畜,我就能自给自足,就是死了,也能死在自己家里、埋在祖坟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