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是缅甸民主运动的象征

昂山素季是缅甸民主运动的象征

缅甸在民主之路上能走多远?4月初的议会补选成了一个举世瞩目的风标。BBC记者豪利最近去缅甸度假,近距离体验“昂山热”,看缅甸人喜迎民主之春……

缅甸从前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一个人牙疼得要死,到临近的泰国去看牙医。牙医问他,“难道你在缅甸就找不到牙医吗?”

缅甸人回答,“当然有。问题是,在缅甸,人们不准开口。”

现在,缅甸人可以开口了。经历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军人统治之后,4月1日,他们将在投票箱前表述自己的声音。

当然了,这次投票并不能改变缅甸的权力平衡,但是,几乎没有多少人怀疑,如果投票自由、公正的话,昂山素季将进入议会占据一个席位。

倾巢出动

一个可喜的巧合是,我们在曼德勒落地前不久,昂山素季和竞选班子也刚刚抵达这一站。

我们的感觉是,当地人“倾巢出动”来看昂山素季。带着尖顶草帽、从稻田里抽空出来的乡村妇女,城里的白领,以及骑着摩托车、头皮青青的和尚。

缅甸流行乐队的潮男也来给昂山素季助威

缅甸流行乐队的潮男也来给昂山素季助威

甚至还有一支摇滚乐队!留着长发、穿着黑色恤衫、仔裤的潮男,也在等待着看上一眼这位更加灿烂的大明星。

最后,我们总算到了酒店。在酒店里,我碰到一位年轻人。他是一位宝石商,在美国住了12年,去年回到缅甸。

他说,“一切都变了。原来我们这儿有独裁者,现在,我们有议会了。”

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相信政府。一个缅甸人形容,缅甸还是“旧瓶装新酒”。

在仰光的一座佛塔前,一位67岁、牙齿七零八落的老者神色紧张地打量着四周,看看有没有通风报信的人。他告诉我,过去,这一片的寺庙中好几百和尚被当局逮捕,他还向我诉说了他对缅甸人所说的“夫人”昂山素季抱有的希望。

许多人担心昂苏素季的安全。她身边没有装备齐全的军人守卫。缅甸总统到风景秀丽的茵莱湖参观时,我们看到,成船的士兵随同前来保卫总统。

但是,昂山素季拥有的是人们的尊重。成千上万的缅甸人敬仰昂山素季,迫不及待地要把手中的选票投给她的“全国民主联盟”。

在民联总部外,大批支持者争先恐后地购买印有昂山素季图像的T恤衫和钥匙链。几个月前,这样的行为会让他们锒铛入狱。

缅甸的历史与文化吸引来大批游客

缅甸的历史与文化吸引来大批游客

昨日重现

突然间,缅甸到处都能看到游客了。缅甸有历史悠久的寺庙、流光溢彩的菩萨、热情温柔的人民,现在,政治改革总算起步了,这一切,都在招揽着大批游客。

反对派鼓励发展“负责任的旅游业”,而不是那些“一揽子旅游”项目。他们认为,后者更有可能让政府及其亲信受益。

但是,游客也必须当心。在缅甸,想上网,需要有虔诚的佛教徒一般的耐心;必须带够现金,因为找不到取款机;手机也不能用。

来缅甸度假,仿佛昨日重现。停电是家常便饭,自来水对许多缅甸人来说仍然是奢侈品。

在缅甸期间,我犯了牙疼,因此,也有机会领教缅甸的医疗体制。

从慈善机构开办的一家诊所,我拿到了抗生素。在这里,我听人说,缅甸人去医院甚至要自己掏钱打麻药。

缅甸的将军们爱玩高尔夫,住在仙境一般的新首府内比都,看来还没有找到足够的钱花在人民身上。

就是在从前的首都仰光一些时尚地区,也能看到污水在路旁漫流。

路灯少得可怜。有人提醒我们晚上出门要自备手电,免得掉到坑里。

如果你想问,为什么仰光几乎看不到什么摩托车?有人告诉我,2007年,一辆摩托车撞上了一位缅甸高级将领的车,这位将军当场下令,封杀摩托车。

茵莱湖畔的日落景观

茵莱湖畔的日落景观

你真有福气!

但是,,也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国家。有仰光流金溢彩的瑞光大金塔,也有堪与柬埔寨的吴哥窟比美的千年古城蒲甘。

我们坐下来,欣赏日落的美景。夕阳给古寺披上橙色的轻纱。傍晚,伴随着凉爽的轻风拂面,我们和导游一起骑自行车返回酒店。一路上,欢快地唱起一曲“乡间小路带我回家”。

现在我已经回到了英国。带回来的,是我的记忆。渔民,茵莱湖上的水上花园,赤裸着双肩的和尚大清早从寺庙中走出来,端着漆碗向人们化缘。

我还带回了缅甸人的热情、善良。

行程中亮点多多。最难忘的是,一个面带微笑的陌生人同意让我们搭车前往昂山素季在曼德勒举行的集会。

后来,一位住在湖边偏僻寺庙中的和尚告诉我,你亲眼见过昂山素季?真有福气!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