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是病,不是灾难,你看,我又可以主持节目了。抑郁症是可以治愈的,你看,我又被评为CCTV先进个人。抑郁症是可以反复的,你看,我最近又‘炮轰××’了。”

编辑不知道是第几次催稿,我很尴尬,编辑更是。其实稿子早就写好又撕碎了。写得太真实,看得自己头皮发麻。

抑郁症离我很近,近得像亲兄弟,书上描绘的大部分病症我都具备了,还有即兴发挥的部分。差不多有四五年的时间,我抑郁并活着。虽然国家GDP每年都增加,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满脑子都是极限运动。抑郁症病人有多苦,不说也罢。

我的优点是热爱科学,包括医学科学。所以,我去医院看医生,我一五一十地说,医生一把一把地开药,我一天三顿、三顿地吃。坚持了两年,太阳又从东边升起。

抑郁症是病,不是灾难,你看,我又可以主持节目了。

抑郁症是可以治愈的,你看,我又被评为CCTV先进个人。

抑郁症也不是谁想得就得的,不高兴不一定就是抑郁,看个笑话,如果还笑就没大事。要警惕目前涌动的抑郁泛滥的现象,很多朋友一皱眉头就被送进医院被人摁着大把吃药,乐坏了卖药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心里想,三个疗程治不好才叫酷呢!抑郁症是可以反复的,你看,我最近又“炮轰××”了。

抑郁症在中国是新鲜事物,心理医生不会雨后春笋般涌现,培养一个心理医生比治好一个抑郁病人要难得多。业内人士从理论上讲,合格的心理医生总数不会超过梁山好汉的总数.可以想见,现在李鬼、郑屠户、西门庆、潘金莲都穿着白大褂给人下药,他们的执照是谁颁的?

对抑郁病人恶语相向是不礼貌的,也不文明,不像奧运会主办国的公民。对待这样的人你可以采取两种方式,一是不理,二是对骂。

希望因为抑郁而得到别人尊重的想法是不理智的,也不现实。说明你病得不轻。既然抑郁了,就不怕别人批评指正。

抑郁就像当官,当得好好的,忽然被降了一级,天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没得说了。

 

,主持人。原文链接:https://cochina.org/2012/03/%E6%8A%91%E9%83%81%E7%97%87%E6%98%AF%E7%97%85%EF%BC%8C%E4%B8%8D%E6%98%AF%E7%81%BE%E9%9A%BE/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