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丰子余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2010年3月初,北中国还乍暖还寒的时候,温家宝曾说:“一些企业见利忘义,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损害整体利益,企业家的身上应该流淌着道德的血液。”那时,我们一片讽刺之声,却不想一语成谶,成了现代版的《推背图》,直指两年后的毒胶囊事件。

毒胶囊涉事企业至今未有一家冒出头来说句道歉,修正药业更是玩起了乾坤大挪移与四两拔千斤,愣是将责任一骨脑地推给了供应商。或许,当官方查到供应商的头上时,他脑壳上会挂着个“临时工”的牌子。如果这些企业有过道德血液的话,那么他们的道德与良心肯定被辗成粉末,砸成碎渣,用脏兮兮的黑手装进了毒胶囊里,顺便卖给消费者让他们吞服了。也许,此时,你我的血液里正流淌着他们的良心,而他们的血液里正流淌着我们的健康。

九家药厂举着他们高傲的头颅,如同大胜归来的君王,视百姓健康于粪土,视人民愤怒如空气,一样的欢歌一样的继续着伟大的毒胶囊事业。九家企业确实是药企里的九王至尊,官不究枉民冤。他们垄断着你的健康,逼迫着你在毒胶囊与病菌之着二选一,而他们既不会被淘汰也不会被封杀,是所有药企联合体的唯一。无论你怎样二选一,他们都有十足藐视你我的底气。

三聚氰胺事件给所有商家打了针醒神剂,不是毒胶囊牌的。他们学会了如何处理与官方的关系,懂得了消费者只是个屁,而握住他们喉咙的官僚才是上帝的道理。几年后的毒胶囊已经足够他们游刃有余地处理官与商的关系,足够他们请出“”的尚方宝剑以留住自己项上的那颗没有道德与良心的头颅。

或许我们曾还期待法律能够带着五星红旗给他们带去些良知,却不知当执法人员未到之时,他们已经把毒胶囊烧烬在毒空气里,在这个有毒的国度里逃之夭夭了。你有明枪,他有暗剑;你有过墙梯,他有张良计;你能明修栈道,他可暗度陈仓。如果你还不明白,那么,我可以说得更直白。他们只不过玩了出二人转,你我只是被玩得团团转。自古未有官不勾商不结之事,诸位君明了否?

曾经十三太保史流传,如今十三毒胶囊使人惨。然,企业无良心,人可有良知?蒙牛害人无数,三万员工可有一人辞职?修正药业员工八万可有人受良心遣。你我道企业无良,却不知企业不过是个臭皮囊,有千千万万个人在里面藏。只需每人奉献一点点良心,这个企业便不会曝出如此的新闻。也许,当我们说企业坏掉了的时候,自己的良心也未曾完整过。

有时,我们无法扒开毒胶囊去拯救别人的灵魂,有时我们却可以停住冷漠的脚步拯救自己的心。你若开小吃摊,是否用地沟油?你若围观落水者,是否伸出个援手或者打个110?你所在的行业是否有昧良心之事,你是否有过忏悔?社会再大,个人再小,也抵不过万众一心。良心与道德,你我不坚守,再大的组织又何信它会坚守?

勿论企业,勿论政府,勿论国家,哪一个不是你我他组成的,哪一个不是因为你我他的良心先为亏损而亏损的?或许,当我们看到他们的良心被装进毒胶囊的时候,自己也要反思一下自己的良心又装到哪里去了?是否我们整个社会便是一个巨大无形的毒胶囊,它正在吞噬着我们的良心与道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