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重庆,最近似乎成了网上最热门的词之一。对于这个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伴随它经历了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默默无闻如夏日骄阳中的黄桷树,居然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虽然不是重庆人,但在重庆的这么多年里。不管是它夏天的火热和冬春的阴雨,都潜移默化地融入我的生命中。我始终把自己当做一个重庆人,并以此为荣。“我早想写一些文字”正如鲁迅先生说的那样。我也很想把自己这么多年的经历记录下来,希望这些真实的字可以让你认识一个城市的变迁,或许更是一个时代的变迁。

  那个城市就是我所深爱的——-

  我是想到哪说哪。首先说说重庆的黑社会,论坛里面说到的那个李俊(也就是跑到英国喊冤那位),也算是重庆的知名人士了。他开的金龙玉凤大酒楼就在沙坪坝区天星桥到石碾盘之间,靠近沙坪公园。开了应该有20年左右吧?我也曾经去吃过,菜品一般,巨贵。酒楼后面是洗浴城,这就是全沙坪坝都知道的“娱乐场所”,小姐很多,这个地方就没去过了。原来周末的时候那里简直生意好得不得了。停不少公车,警车,甚至军车都有。后来据说李为了洗白,开发房地产去了,有个“龙凤云州”就是他的楼盘。据说李很有背景,一直平安无事,直到10年,王才将其拿下。具体大家可搜索重庆“金龙玉凤”,好像沙坪坝某副区长因此锒铛入狱。所以,李为货真价实的黑货,喊冤?我呸。。。

  关于重庆模式。我个人认为,应该叫“新加坡模式”更恰当一些。因为重庆的公租房制度就是借鉴新加坡的。而且重庆的严刑峻法的措施也是借鉴的新加坡,新加坡的法律之严格,去过的人都知道。不信你去新加坡随口吐痰试试?法律从本质来说就是一种强制措施。重庆还有一点,也是借鉴新加坡的,那就是对公务员的严格管理。这点网上说得很少,不知道是不是有规定?所以我也不好说明白,有网友形容重庆是“官不聊生”,这点我是赞同的。

  关于李庄,怎么说呢?自从李庄出事,法律界一片哗然,连重庆的西南政法大学也在帮李庄说话。其内幕据公安的朋友说,李庄出事是李庄大意了。原来律师会见嫌疑人的时候是不能有公安的人在场,更不能录音录像。但当时由于案情重大,公安的人装了监控(当然这也许有点违法),结果李庄教犯人怎么怎么翻案的内容被逮个正着。遇到王,李庄立马倒霉了。

  关于王,他应该是个传奇。开始绝大多数人都没关注到这个人。没想到就是这个外来的人居然掀起了打黑的高潮。其贡献其实不在于消灭了多少黑社会,而在于摧毁了一个制度 ,一个警匪一家的制度(或者叫潜规则?)。在重庆,不要小看警察。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酒吧,洗脚城,夜总会,没警察罩着你敢开?不是黑社会砸场就是警察查房,弄死你。重庆黑老大里有个陈坤志就是警察出身。我旁边一派出所的。王在警察中不太受欢迎,首先,据说他有失眠的毛病,经常睡不着觉出来夜访,查到谁不在岗谁立马就地下课。还有他建立的交巡警制度,几乎所有的原来坐办公室的警察都改了交巡警,交巡警平台是露天的,重庆夏天那才叫一个热哦,我们看着都受不了,还必须全副武装。交巡警真是很辛苦的,当然老百姓都很满意,夏天经常有市民去送饮料啊什么的,的确是发自内心的。说一件真实的事,我一个熟人的孩子在老家突然肚子痛,县医院处理不了,只好连夜往儿童医院送,到了主城找不到路,只好去问交巡警。结果交巡警立马警车开道把孩子及时送到了医院。那个熟人说起这件事的表情我现在还记忆犹新。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只有两个字,震撼。所以我逐渐的开始关注警察,关注打黑,关注王。如果没有王,警民关系像现在这样近是不可能的事情。

  关于“五个重庆”,五个重庆的提法大概是09年提出来的。网里有很多人反对重庆,我觉得反对要有反对的理由,请哪位反对者帮我把“五个重庆”先说全了我再说。毕竟你连反对什么都不知道,那你还反对个“铲铲”啊?(重庆话,不算骂人的)。

  关于薄总。我和同事现一般都习惯称呼他为“薄总”。薄总刚到重庆时,影响也不算大,虽然知道他在大连很受欢迎。估计官场上大多数官员的看法也一样,“舞照跳,马照跑”。后来的几件事情彻底地震动了官场。首先是一次薄总给某局局长打电话,问他在哪,在干什么。这个局长据说当时正在吃饭还是在夜总会,随口撒了个谎。薄总说:限你一分钟内用最近的座机给我打过来。这个局长回拨的电话号码被查实后,立马下课。

  关于文强,“二哥”的故事已经流传很广了,大家可以去搜索搜索。说几点别人没说的。二哥发迹于巴南,也就是原来的巴县。其实二哥在巴县名声很不好,早在我在巴县读书的时候就有人大代表举报他贪赃枉法。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却越升越高。估计是跟对了线。先简单说一下重庆的地理划分。重庆有主城和区县的说法。主城是指:渝中,江北,沙坪坝,巴南,九龙坡,大渡口,渝北,高新区这些地方。北碚也算主城,但离主城远一些,算主城和区县的结合部吧。而江津,万州,涪陵,合川这些就属于区县了。说也奇怪,原来在主城的官员中,区县的却很多。我个人觉得,区县官场的风气很不好。我有个同学,在某区县当镇长。该县副县长是他老婆的哥哥,检察院的检察长是他老婆的弟弟。一个县的官员里面十之七八沾亲带故。你说说,这个县岂不是他们家开的了?地方势力极其强大。薄总来的时候,估计要面对的这也是一个问题。所以空降了王。从打黑的角度看,主城基本完成了,但区县还没怎么开始。“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是广大老百姓觉得很遗憾的一个地方。

  关于民生,这是大家关注得比较多的。据我个人的看法,中国民生之艰难,在三座大山:医疗、教育、住房。先说说医疗,08年有了孩子以后,感叹医疗费用之昂贵,也找了几家保险公司,想给孩子买个医疗险。可一谈之后才知道,医疗保险也不便宜,一般都要2000元一年,而且赔付条件也很苛刻,纯粹属于盈利性质的。刚好重庆市推行城乡合作医疗保险,也给孩子保了一个。全年缴费120元,每年还返还几十元(50还是80,是我妈办的,不确定),未成年人最高可报 85%,而且先天性心脏病,白血病等大病也包含其中,每年最高可报20万元。原来一个病就可以让你倾家荡产,现在参加医保,几十元就解了后顾之忧。你说老百姓不支持吗?当然支持。我老婆家里06年的时候她老爸和婆婆都没有医保,看病都不敢去,现在都有了医保。而且现在社区医院都不收挂号费,服务态度也不错,基本每个社区都有医院。我小孩出生到现在,所有的儿保和强化免疫的疫苗都是免费的。只需要到社区领一张卡,到指定医院,全部免费。不花一分钱(当然也有收费疫苗,自愿的,我没有选)。这是医疗方面我感受最深的地方。

  刚才有个朋友说道领低保打麻将的事情,确有这样的现象。但是你要知道,低保不过280元左右(好像,各区县不同),有目标有追求的人会这样做吗?据我所知,经常打麻将的无非下面几类人。一是原来城中村的农民,由于城市改造,他们全部转成了居民。但是原来土地和乡镇企业的收益按年发放。这些人一年坐在家里,什么不做,分红人均也有好几万(多的据说有7-8万,少的也有2万以上),而且家家都有房,房屋出租的租金也足够生活,他们没有生活压力,文化素质也不高,不打牌怎么打发时间?二是转户的农民,重庆推行户籍制度改革,很多区县的农民都进城了。他们的土地补偿好像是10万元一亩,也就是说每户都有几十万。为了稳定,大部分都办了低保,同上的理由,打牌也是打发时间。三是部分年龄偏大的人员或者不想干的人员,哪里都有这样的人,不管怎么样,给他们低保还是必须的吧?总不能让人饿死,对吧?总之,这些人是少数,大多数重庆人还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在为家乡的变化添砖加瓦。

  关于制度问题,说老实话,我个人是倾向于两党制的。毕竟两党之间互相监督比一党执政,什么都藏着掖着好吧?但是从历史的角度看,这还需要一个过程。比如韩国,台湾都有这样的例子。我曾经跟美国的友人谈到这个问题,她居然说,别学台湾,那叫一个乱哦。那么,新加坡怎么样呢?为什么我老提到新加坡,因为我觉得所谓重庆模式很大程度上就是新加坡模式。我们期盼公正、民主、自由。同样我们也期待共产党的自我更新和完善。当然好的制度还必须有好的人来执行,否则一切还是空谈。香港的公平公正在世界上是排名靠前的吧,那你看看廉政公署产生的历史。最好还去看看《雷洛传》,刘德华主演的,完全真人真事改编。看看当时香港警察的黑暗。对比重庆,你会发现,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当雷洛远遁台湾之后,一个崭新的制度出现在香港人的面前。今天虽然我们已经出发,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王没有把这个任务完成,这是我始终觉得遗憾的地方。

  关于教育,因为孩子读幼儿园的事情也了解了很多。原来读幼儿园,特别是好的幼儿园都要收赞助费的。多了要1万多一年,少的也要几千元一年。后来江北区政府出台了一个“普惠制”幼儿园,好像第一批批准有几十个幼儿园(具体大家可以搜索一下)。不收赞助费,保教费450封顶。政府每年每个孩子补贴1000多元。现在这个制度已经在全市推广了(我的孩子早读了一年,没有享受到)。关于外来人口入学的问题,重庆不存在。因为重庆各个区县都指定了农民工子弟学校,指定的学校很多还是重点学校,比如渝中区的人和街小学,农民工子弟可以就近上学,还免受学杂费,更没有什么赞助费的说法。这点我是非常赞同的。还有择校费的问题,据说,重庆市教委已经指定了一个目标,在2015年全面取消择校费,如果真能实现,这将真是民之大幸。而且现在学生还有什么蛋奶工程,每天一个免费鸡蛋,一盒免费牛奶。农村学生更是全面取消学杂费,书本费,也就是说真正的免费教育。而且据说贫困学生更有免费的营养餐,这将从根本上改变农村教育的现状。据说江北区教育预算率先达到4%的目标,而且全市将在两年内达标。这都是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关于重庆的“官不聊生”,好多朋友不了解。我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保密的,暂时不说。说说可以说的。薄总主政这几年,重庆落马的贪官可以说是最多的,比前几届的总和还要多,几乎各个区县,部门都有人因贪腐落马。另外还有许多内部规定,比如:逢年过节,生日宴会不能收受礼物,酒宴不能超过多少桌,宾客的数量,哪些人不能请等等,很细,能够量化。如果违反,一经举报,下课那是必须的。所以有次重庆市发了个文,要求所有官员在限期内上交“红包”,期限内上交,不算受贿,超过期限必受严惩。结果,两天,上交了6000万,想想看,没有逗硬的决心,下面会把吃进去的吐出来吗?当然不会了。而且重庆市处以上干部都是24小时待命,受纪委监督。没有哪个城市会这样。另外,据我所知,重庆市还发了个文,准备试点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估计一旦实行,举国震动。但现在由于种种原因,还没有公布,内部还是纪委在搞。另外还有公车制度改革,已经在搞了,很多部门的公车都被收回由专门的部门统一调度,文件网上看到过,如果违反,其下场是一样的—–下课。

  关于住房,这个重庆是被提及最多的地方。我也就不再多说。根据自己个人的体会说一说。重庆的房价在全国比起来,应该算是很低的了。有外地的朋友来重庆,谈及房价时,经常惊呼:哇,你们重庆的房价好低啊。我笑笑,不说话。因为重庆位处西部地区,收入也是很低的。我个人认为,一个地方的房价和收入比才是衡量房价高低的标准。外地房价虽高,但当地的收入水平也高很多啊。我是07年买的房,当时房价在3500元左右(套内,重庆房价当时都是算的套内面积),如果换算成建面,大概2900多,接近3000元这个样子。而我当时的收入一个月可以买一个平米。而现在重庆房价已经翻了一番还要多,而我现在大概要接近两个月才能买一平米了。从这个角度看,重庆的房价还是高了。但从我了解的情况看,重庆的房价不仅低于成都,更低于贵阳,昆明等西部城市。这样对比,重庆房价也算是低的了。对于调控,据说已经使很多地方的财政出现困难。因为房地产,土地收入在这些地方财政所占比重很大。但重庆不一样,重庆房地产土地的收入在财政收入中所占比例低于20%(好像是15%不到,不确定),所以重庆的调控还是照常进行的。更何况,由于政府公租房的大量上市,重庆的房价基本是稳中有降。从这点看,重庆的住房政策市成功的。

  还有公租房,好多外地的朋友不清楚。其实重庆的公租房不仅是可以租,而且是可以以成本价购买。现在购买的成本大概在3000多的样子。基本是市价的一半不到。对于低收入群体,夹心层,甚至刚毕业不久的学生来说,这简直就是福音。公租房的政策大家可以搜一下,看完你就明白了。

  最近网上争论最凶的就是“”。其实我个人认为还是叫“重庆探索”好,毕竟所有的这些才刚开始起步,要形成一个完完整整的模式还为时过早。我现在所希望的是,大家不要再提什么重庆模式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炒得这么厉害的结果是,王走了,薄总也要走了。至于什么乌有,我到他们网站去过一次,再也不去。所谓五星论文全是关于毛的。毛是伟人不假,但如果什么都要按毛的所谓思想办,那就太假了。WEN GE是错的,大跃进也是错的,无需讨论。重庆沙坪坝公园里还保留着一个目前全国唯一的“文革墓园”,里面埋葬的全是文革武斗中死去的红卫兵。建议大家可以搜索一下。如果有机会来重庆,可以去看看。重庆在WEN GE中是武斗最厉害的城市之一,血的教训下,如果极左想在这里复辟,门都没有。但是为什么重庆人这么拥护薄王呢?这就说明薄王搞的根本不是极左的那一套。我个人觉得其更接近于“新加坡模式”。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给薄(当然最好还有王)黄以充分的时间和极大的支持,让他们把这些探索制度化。那么,重庆模式才是真正的模式,有制度保证的模式,才是更具生命力的模式。从这点看,自认为右派的功萧教授是值得尊敬的。

  另,据最新消息。重庆某区原教委主任因贪腐被双规。这说明重庆的反腐倡廉工作并未受到王事件的影响,这才是我们所期望的制度保证下的重庆模式。

  那天我乘坐公交车,在沙坪坝天星桥制药三厂附近临街两旁的房屋,工人们正在做外墙清洗或者美化工作。在我后面的两位50岁左右的大妈就开始讨论:这些年重庆确实漂亮了许多了,还是薄书记和黄市长有魄力,他们都是有能力的人啊!另一个大妈接着说:这么好的一些人,不知道怎么老是有人说别人这不好那不好,我活了几十年,都很少见到这么好的官!

  我本人在重庆生活了十年,也有切身感受,环境变美了,治安变好了,交通更加畅通了。唱红打黑,很得民众支持,为什么这么好的政策总有些人要乱说呢?什么叫WEN GE复辟啊?你知道什么是WEN GE吗?我相信,某一天薄书记升迁的时候,肯定有很多老百姓自发的去送行!

  评语:这就是一个真实的重庆,我也是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一份子,这些我都有真切的感受。希望多一些人来写真实的重庆,不要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来妖魔化重庆,借此来打击为重庆做出巨大贡献的人。

金融时报:重庆人看今天的重庆
(2012年3月31日)   

    在重庆市人民公园内,一段树荫掩映的台阶顺着陡峭的山坡延伸向上,俯瞰着长江。路旁竖起了一块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请勿大声喧哗”。此外,你还能看见其他一些提倡文明行为的标语。

  对于重庆市民来说,这些标语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免职所引发的政治风波的一个缩影。这起事件在过去两周震撼了整个中国,同时也对中国共产党的未来提出了20多年来最为严峻的问题。

  在公园与朋友闲聊的龚立斌(音译)老人说:“这说明唱红歌的活动结束了。”

  “红歌”(已故领导人毛泽东提倡的宣传歌曲)和政治宣传教育活动已经成为薄熙来的一大标签,也是更大范围的重提毛泽东思想的活动内容。这些活动在为薄熙来打响知名度的同时,也促成了他的垮台。

  3月15日,北京方面宣布由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接替薄熙来出任重庆市委书记。此后,中国问题观察人士一直在讨论,薄熙来受到整肃是否涉及了一场权力斗争,抑或属于一场更大范围、有关中国未来道路的党内意识形态之争。

  “他走了我们都舒了一口气,但关键问题是,接下来会发生什麽。”当地的一名律师说,“问题在于,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党手中。一旦市委书记滥用权力,事情就会变成一场噩梦。”

  重庆的知识分子们说,薄将重庆变成了一个“警察国家”,没有人敢反对他,因为在人们眼中,身为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并不是地方官员,而是中央一级的官员。

  薄的另一个标签是“打黑”。在这场持续了两年的活动中,数千人因涉嫌参与有组织犯罪而被定罪。尽管“打黑”活动为薄赢得了“打黑斗士”的贊誉,但律师和学者指责其滥用司法,迫害政治批评人士,打压竞争对手,并打击企业家。

  法律学者童之伟在一份关于“打黑”的报告中指出,“重庆地方党委及其所属机构与官员强力介入了具体司法过程,在打黑中的活动明显超越了宪法和法律容许的范围”。

  重庆新任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何挺本周表示,要全面加强公安队伍建设,还敦促公安机关把思想认识统一到中央决定上来。

  法律学者和维权主义者表示,薄熙来在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曾允许警方大量使用不经审判就关押公民等手段。一位法律维权人士称:“这属于行政措施,可以利用行政手段轻松撤销,因此我们可能会看到大量此类案件被重审。”

  然而,律师对于一些知名案件被重审的可能性表示怀疑。在薄熙来担任重庆市长期间,重庆一些最富有的企业家被判死刑或终身监禁,他们的财产被瓜分并被充公。

  “他们的罪名都包括贿赂和有组织犯罪,因此在政治上,要翻案极为困难,”一位律师表示。“我们最后很有可能像以往的政治运动过后一样……用沉默掩盖一切然后继续前进。”

  然而,薄熙来仍受到很多人的欢迎。“他是一位有能力的好领导人,”龚立斌老人表示,“他让我们的城市变得更干凈、更安全。”这位73岁的老人所居住的楼房去年由政府出资进行了修缮,现在看上去焕然一新。薄熙来还让这个城市变得更环保,去年在植树造林方面就花费了70亿元人民币。

  作为重庆市委书记,温文尔雅的薄熙来让重庆成为了外国企业直接投资的热点,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惠普(HP)和富士康(Foxconn)等科技公司迁入这里,福特(Ford)在这里建设了其第二大工厂。巴斯夫(BASF)也正在建设一家工厂,新工厂建成后,预计该公司1000多人的外国员工数量将增加三分之一。

  重庆市民特别喜欢薄熙来推出的可移动警务平台,包括穿着白色警服指挥交通的年轻、漂亮、化着浓妆的女警察。

  迄今为止,这一切还没有受到影响。“我们知道,张书记是仅仅代职,最终的接任者将在领导层换届之后任命,”一位外交人士表示,“在那之前,我们只好等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