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體委(現稱體育總局)前隊醫薛蔭嫻向傳媒揭露中國體育界長期使用興奮劑、並以各種名目逃避檢查的做法,她的一套工作日記完整記錄興奮劑使用之普遍,透露當局美其名曰「特殊營養藥」以避人耳目。她兒子楊偉東早前被北京公安禁止出境前往美國參加一個學術會議,指他離境會「妨礙國家安全」, 而他本來正打算聯絡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Jacques Rogge)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主席法赫(John Fahey),向他們披露事件。明報記者

「我們不用就虧了」

「醫務處值夜班1985.1.22 體操班有2名男運動員自己帶來『絨毛膜促性激素』1000U/L,肌肉注射」這是現年74 歲的薛蔭嫻工作日記的其中一段,她原籍江蘇沭陽,1963 年畢業於北京體育學院(現北京體育大學)運動醫學系,是中共建政後第一批運動醫學畢業生,後進入國家體委(現國家體育總局)工作,先後任田徑、籃球、排球及體操隊等多個國家隊的隊醫。兒子楊偉東說,母親上世紀70 年代初曾到法國學習有關興奮劑的知識,發現「國外人人都在用,我們不用就虧了」,但外國的興奮劑使用一般是運動員的個人違規,但在中國則成了政府行為。

美其名「營養藥」避耳目

薛蔭嫻保留了一整套工作日記,詳細記錄了興奮劑使用的普遍, 包括「大力補」、「可的松」等,當時還將其稱之「特殊營養藥」,對外比較好聽,對運動員也比較能接受;此外還記錄了規避國際大賽檢查的辦法,例如提前數個月服用興奮劑,到尿檢時已經驗不出,但仍有效果。或是用中藥合成興奮劑,用西醫的檢測方法很難驗出。其間雖然有部分運動員在國際大賽被測出違禁,但多數都沒有被發現。

中藥合成西醫方法難測出

薛蔭嫻的一些大學同學目前仍然在一些省市的體育界任職高層,據她獲知,當年使用的方法至今還一直在用,技術更高明、更難測出,因為一旦不用,成績就會下降,故只能靠不斷使用興奮劑來保持。楊偉東透露,一些80 年代拿過國際金牌的知名運動員也是靠興奮劑,都詳細記在母親的日記中,目前這套日記已經轉移到美國,他要把這套日記捐贈給位於瑞士洛桑的國際奧林匹克博物館。

自上世紀70 年代末開始,薛蔭嫻因為反對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受到單位不公待遇,原本也進入體育總局的幼子也無故被炒。2007年,丈夫楊克同剛剛動完手術,受國家體育總局來人上門圍攻,於12月2日辭世。

欲向奧委會披露事件  被禁出境   

據楊偉東自述,他外婆魏效春的妹夫呂鎮中的侄女呂繼英是李源潮的母親,所以他是李源潮的表弟,也就是說,薛蔭嫻是李源潮的姑媽,但李源潮(小圖)否認他有這麼一個表弟。

4 月18 日,楊偉東應美國民運人士楊建利的邀請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被北京通州警方在機場攔下,稱「根據國務院有關部門」的指示禁止他離境。「他們問我出去幹什麼,說我的邀請方是敵對勢力。」楊偉東強調自己是藝術家,與政治無關。

圖採訪薄網絡手機被屏蔽楊偉東早前向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主席法赫發出採訪邀請,邀請他們加入自己從2008 年拍攝的系列紀錄片《需要》,並向他們講述母親的故事。

今年2月,他剛剛發出對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採訪邀請,家中的網絡和固網電話就被切斷,至今未恢復,手機也遭屏蔽,現時家門外也被安裝閉路電視。楊偉東向中共九名常委都發出過採訪邀請,但並無回應。他已採訪過300多名中國左中右派各界人士,包括已逝的憲政學者蔡定劍、經濟學家茅於軾、左派評論員司馬南等,首批訪問集結成《立此存照:500 位中國人的心靈記錄(第一卷)》去年在香港出版,今年下半年將出版第二卷。

,《明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